7tyel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極品透視醫仙討論-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果然挺霸道的推薦-61kgj

極品透視醫仙
小說推薦極品透視醫仙极品透视医仙
刹那间,整个体育馆仿佛变成了人间地狱一般。
宠姬闯天下
每个人都很惨,原本容貌俊美的女人一个个的都破了相。
昊天传说 妖月天机
一道道尖锐的惨叫声划破虚空。
容貌对于每一个女人来说都非常的重要,对于一些女人来说,容貌甚至比生命还重要,她们可以接受死亡,但是她们却无法接受自己的容貌变得奇丑无比。
就像现在,很多女人都比她们死了更加的痛苦。
“小子,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你给他们带来了痛苦,你心里面是不是很舒坦?”廖萍冷漠的看着武煜然,沉声的问道。
“他现在估计后悔死了。”
“你看看,他的朋友都中招了。”夜美丽朗笑道。
“后悔?你错了,我这人做什么事都不会后悔的,不要在那里自作多情了。”武煜然淡淡的回应道。
“哦,你的朋友们要不了多久就会全身腐烂而死,你也不在乎吗?我还以为你是一个有情的人呢,没有想到你却如此的绝情。”廖萍意味深长的看了武煜然一眼。
武煜然的回答倒是有点超出她的预料。
“他们又不会怪我,他们应该怪你猜对,毕竟是你暗中下的毒。”武煜然淡淡的回应道。
夏流年的十色田园 我就要睡睡睡
“不,和你有关。今天你如果不进入体育馆,他们都不会有事的。这里的人之所以出事,其实都是因为你。我相信这一点你是清楚的。不要急着抛开关系。”廖萍淡淡的回应。
“哼,你的对手是我,为何要向其他人下手呢?他们都是无辜的。”武煜然看着廖萍,眼神总算是发生了变化,浑身上下散发着恐怖的寒气。
“他们是无辜的,只是被你连累了啊。要想对付你,只能这样。”廖萍看到武煜然终于是恼羞成怒,脸上不由的出现了笑意。
“你是挺厉害的,但是现在呢,你连站都站不稳了,现在你就是我们案板上的肉,想怎么切就能怎么切。你在我们面前,那可没有牛逼的资本。”看着武煜然,夜美丽也是不由的笑了起来。
还是廖萍厉害,虽然说过程有些麻烦,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让人很满意。
“就是,我们早就看你很不爽了,总是破坏我们的计划,总是让我们很不舒服,我们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收拾你了。”云珊珊也是朗声的笑了起来。
现在,她们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心里面的怨气也是消除了大半。
“不会吧,你们就这点手段想收拾我,想的太多了。黑宗和廖家的人不会都是弱智吧?”武煜然突然间笑了,爽朗的笑声响遍四面八方。
“嗯?”廖萍看着武煜然,神情微变。
武煜然现在竟然还能笑得出来,到底是虚张声势还是真的有底气呢?
他乡任我行 岐山老腰
“武煜然,你就别虚张声势了。你不要以为你现在发出笑声我们就会顾忌你,想的多了。”夜美丽冷漠的看着武煜然。
现在武煜然的笑意让她们感觉更不舒服了。
武煜然不应该悔恨,不应该是诚心的向她们求饶,然后,她们狠心的拒绝了武煜然吗?
这样她们将会更加的舒坦。
魔王的虐心娘子 云之苑
“就是,我们既然出现了,那就是收网的时刻了。你连挣扎的能力都没有了。”云珊珊也是随即附和道。
“林静,你怎么不说话?嗯?”夜美丽将目光看向了林静,沉声道。
林静的脸上尽是担心之意。
这让她很是不爽。
这个林静,肯定是有问题的。
在这个时候向林静发难,那是最好的时机。
“我们是不是有些太残忍了,很多人都是无辜的。”林静轻咬嘴唇,回应道。
现在的她,心里面很是矛盾。
她是相救武煜然,但是她已经是自身难保了。
她很弱小,根本就无力改变局面。
能保住小命那就算不错了。
“无辜?大人,这个林静果然不是好歹,竟然说其他人无辜,一定要收拾她。她之前向武煜然报信,证据确凿。现在说我们伤害无辜,说我们是歹人,绝对不能饶恕。”夜美丽不由的看向了廖萍,现在已经收网了,是该收拾林静的时候了。
“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这些人都是我的同学,看着他们如此痛苦,我就不由的心软了。”林静连忙的解释。
她知道,接下来她面对的局面将会非常的糟糕。
很有可能会小命不保。
廖萍这些人可都是心狠手辣的主,她不小心误入贼船,想脱身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你有没有这个意思是有我们来决定的,我们认为你有这个意思,那你就有这个意思。明白吗?你的利用价值已经没有了。为什么要留你?嗯?”廖萍扭过头,淡漠的看着林静。
林静的身体直接的瘫坐在了地上。
她知道,这次她真的完了。
“果然挺霸道的。”武煜然淡淡的开口。
“那是自然,因为我有这个资本,有本事你可以救她啊,没有本事就闭上臭嘴,这里还没有你说话的份。还有,别急,我们会好好的收拾你的。”廖萍狠狠地瞪了武煜然一眼。
总裁的私有逃妻
有些人真是好笑,马上都死到临头了,竟然还管闲事。
“就凭你?当真是好笑。你们的这点手段早就被我看穿了,还有脸在我面前洋洋得意。”武煜然说着摇了摇头。
“哈哈哈,真是好笑啊。你早都看穿了,然后你中计了,你骗鬼啊。”
“就是,你这个垃圾。明明都已经没有力气了,还在说着大话,不说大话会死啊。”听了武煜然的话,夜美丽和云珊珊都不由的大笑了起来,眼泪都不由的流了出来。
“武煜然,你就别搞笑了,你说的话,谁会信呢?你如果没有事,会看着你的朋友这么痛苦?可能吗?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的的。”廖萍也是不由的摇头。
她一直以为武煜然是一个不错的对手,但是现在却发现这个对手根本就不称职。
甚至可以说是相当的差劲儿。
自大狂。
“哦,是吗?你们就没有觉得我从来没有将你们当做真正的对手吗?”武煜然轻轻一笑。
“这话,说的那可不是一般的过啊。”廖萍冷冷一笑:“我不想听你继续吹牛了,现在就直接的解决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