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hne5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炮灰郡主要改命 線上看-第二百零八章 謠言四起讀書-j82q5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炮灰郡主要改命
乌龙事件经过徐名医号脉之后彻底解开了,他笑着说道,由于婢女传话说的含糊,又是这么晚来请自己,所以想的多了些。
“婢女?”李林皱起眉头,想起来明明吩咐去请李大夫,怎么换成徐名医了,也是不解,“惠香!?”
婢女急急忙忙走上前,并不知道一搭脉,徐名医便知丁潇潇不仅没有怀孕,还是处子之身,莫名道:“姑娘腹痛,这么紧急,自然是请徐名医来合适啊。”
李林还是不解:“我明明叫你去找李大夫啊,怎么你去请了徐名医呢?”
惠香有点慌了,赶紧推责任:“奴婢路上遇到林小爷,他世子爷是着急说错了,让我去请徐名医呢。”
李林瞥了一眼旁边看热闹的某人:“骏驰?”
林骏驰慌忙出列:“世子爷,这姑娘一进门就吐,现在又肚子疼,不是……”
“是你个头!”李林扶额转圈,像是被活活气晕了头。
丁潇潇瞥着身边这个慈眉善目好像送子婆婆长相的徐名医,心里却在盘算,这人治疗刀伤在不在行?
“你们去找徐名医,会有什么后果,不清楚吗!?为什么不问问我再做决定呢!”李林突然吼了一声。
在场众人都安静下来,只有徐名医最镇定:“弄错了不要紧,我虽然不精通其他,但是这姑娘脉象还算天平,顶多就是累着了,世子爷不用这么紧张。”
面对颇有名望的徐名医,李林还是很有礼貌的,他立刻收敛了怒气,吩咐人将徐名医送出去,再请李大夫过来。
惠香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林骏驰在她旁边一脸不解:“世子爷发这么大火干嘛呀,弄错便弄错了,咱们也是盼着世子爷早日开花结果啊。”
“你当我是枣树啊,还开花结果!”李林喷了一句,之后叹了口气,“行了,现在满城都知道我府里有人怀孕了,你们等着看吧。”
话音刚落,一个穿着很是华丽的下人走进世子府,所有人见了他都低头行礼:“苏公公。”
李林一副你看吧的神情,瞥了林骏驰和惠香一眼。
“奴见过二世子!”苏公公极其夸张的神情,就像是看见什么稀罕物种了一般,“王爷有命,寿辰在即,宣您与王妃后日一同过府饮宴。对了,您府里那个小娇娘也一并带上,王爷想要嫡孙也是好久了,那天双喜临门,想见见您的妾室。”
李林把门带上,将苏公公不断试探的目光关在门外。
“我没有什么妾室,更没有有孕的妾室。烦请公公回去通传一声,没有什么嫡孙,为了不让王爷伤心失望,我这个不孝子就不在他老人家四十大寿的日子上门添堵了。”
苏公公闻言没有丝毫意外:“二世子说笑了,您和王妃怎么能不参加寿宴呢?老奴已经传完话,这就告退了。请世子代问王妃安康,王爷很是想念王妃,记挂王妃。要是您这边也没什么要紧事,还想请王妃早些回王府。”
李林刚想讥讽几句,苏公公见好就收,立刻告辞。
“不过大寿在即,府中格外忙乱,二位在世子府歇歇也好,王府里的事交给老奴打点便是。那老奴这就告辞了,二世子见谅。”
掌家 琼姑娘
说完,苏公公掉头便往外走去。
丝毫不给李林留机会,吐槽几句。
丁潇潇摸到门口,竖着耳朵听了听外面的情况,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府里那个小娇娘”说的是谁。搓着下巴猜测着,这个李林金屋藏娇藏在哪里,或许也是个能打开局面的新出口。
殊不知,她现在已经是全城谈论的,世子有孕的妾室了。
送走苏公公,李林的神情显然难看了不少,他平日里总是一副痞痞的德行,突然阴沉着脸,感觉就像是拿错了剧本似的,怎么看都别扭。
丁潇潇轻轻一跃回床上躺好,继续痛苦不堪来回翻滚。
“李大夫去清了么?”
林骏驰平日里和世子没大没小,但是见他如今的神情也是不敢造次。
“去请了,小厮已经出门了,世子殿下稍安。”
这句话之后,房间里陷入尴尬的沉寂,只有丁潇潇不屈不挠的哀嚎声,好似背景音乐一般,响个不停。
惠香用眼神询问着林骏驰,何时派人出去的。林骏驰瞪起眼来往下划了两次,重重的点了点门口。
意思是,现在还不快去,等着挨骂吗?
得到信号的众人默契的缓缓退出,只留下李林一个人在房中坐着,他手边有茶点,身边有娇娘,应该不需要其他人在伺候了。
丁潇潇看着鱼贯而出的人,恨不能把他们薅住,可是现实情况却是,她只能眼睁睁看着,房间里只剩下自己和这个大色鬼二世子。
李林喝了口茶,稍稍缓了缓脸色,终于把一层死灰的感觉抹掉了一些。
“还是很疼吗?到底是怎么了?”李林问道。
丁潇潇一边来回滚着,一边喃喃道:“可能是,可能是,马背上颠的。”
听了这话,李林手里的杯子顿了顿:“李大夫一会儿就到,你好好休息吧。”
说罢,竟站起身走了。
天下独尊
“留两个人在这听姑娘差遣!”到了门外,他喊了一声,“要是李大夫有了诊断,去告诉我一声!”
“是……”
半妖怜
怯生生的两个女子应了一声,丁潇潇觉得这不是刚才那个惠香。
她浑身是汗的躺平了休息片刻,只觉得装病真是个辛苦的工作,她一方面有点恼怒这个李林连歉也不道就这么走了,另一方面也是庆幸。
再抽一会儿,她觉得自己真的要抽了。
世子走了,两个婢女转身进来,都贴在门口,谁也不敢上前。
丁潇潇伸着半拉舌头,四仰八叉的摊在床上,模样也确实有点惊悚。
两个婢女看着她的样子有点害怕,谁也不敢上前,只盼着李大夫赶紧来。
“她怎么一动也不动了?刚才还又抽抽又喊的……”
“你去看看啊……”
“我不去,你去!”
二人争执着,也害怕着,时不时往门外看看,期盼着李大夫赶紧出现。
就在此时,一阵绵长而舒畅的声音丝丝绕绕的传了过来,两个婢女只感觉全身的汗毛都站了起来,顿时跳出房外去了。
累了一天的丁潇潇扯着欢快的呼声,已然睡得毫无知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