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mjy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txt-第520章 棋子齊了熱推-ojuag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怒海爭鋒艾泽拉斯怒海争锋
天灾战争谋划失败,克尔苏加德陪同阿尔萨斯一起坠入噬渊。
在这暗影聚合的罪恶之地,只有阿尔萨斯一人灵魂得到了优待,其他所有进入噬渊的灵魂,均被紊乱的逆流,冲进了罪魂之河。
克尔苏加德在聚魂之河中挣扎,试图寻找出路,但漫无边界的灰白迷雾,遮挡了一切视线。
狂风卷积的聚魂之河,只有一声声痛苦的哀鸣和自身灵魂的厚重喘息声。
当然,灵魂是不用呼吸的,那些厚重的喘息,是灵魂被剥离产生的恐惧之声。
不过克尔苏加德从来不认命,他在看清了巫妖王耐奥祖的谎言之后,决心依靠自己的意志夺取力量。
很快,克尔苏加德在聚魂之河发现了散落的痛苦灵魂,他依靠自己相对强大的灵魂力量,将流亡的灵魂一一吞噬。
吞噬灵魂,即意味着捕捉心能。
克尔苏加德发现了这种特殊的能量供应,他依靠心能逐渐重塑了身体,并在聚魂之河,找到了扭曲怪物灵识,开启了心能视觉。
拥有视觉后,克尔苏加德分析出聚魂之河的流向,他在游荡了两个天穹交换光影的时间后,找到了出路。
克尔苏加德走出聚魂之河,却发现,有一名陌生的生物在等他。
体型高大,衣着华贵服饰的皇室,将他的魂体,装入到满是冥殇的容器中。
眼前一黑,克尔苏加德再次恢复神识的时候,已经来到了灰暗色调的贵族城堡中。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克尔苏加德被枯瘦的温西尔贵族,丢入到满是泥泞的地下洞穴。
莫命启妙 尛墨沫
克尔苏加德用灵魂的回声,询问抓捕他的人想做什么。
但宽敞的大厅,只有他的回响,没人应答。
被关押在这漆黑之地,仿佛城堡地基之下的洞穴中,克尔苏加德开始捕捉城堡内的心能。
出奇的,这里的心能非常充裕,甚至比聚魂之河,还要充裕。
时间在这里没有概念,黑暗遮挡了一切,克尔苏加德只能凭借泥板上侧的水滴声音,判断过去了多长时间。
大约过去了四天时间,克尔苏加德突然从泥潭中听到了一丝响动。
“你怎么没有罪碑?”
泥潭突然钻出一个蓝色巨人,他背着一个巨大的罪碑。
克尔苏加德本能的做出防御,但他是灵魂之体,对方伤不到他,他也伤不到对方。
“这里是哪?”
对方眼神古怪,抓起克尔苏加德灵体,沉默不言。
与克尔苏加德同处一室的怪物叫做泥拳,他在这里出生、长大,偶尔会跟随大帝外出城堡,但那只有在庆典举行的时候。
泥拳的智商不高,在人类世界就是憨憨。不过他的力量非常强大,发怒狂暴的时候,撞向石柱,会把整个城堡都震的摇摇欲坠。
虽然泥拳知道的东西不多,但克尔苏加德还是用不少有趣的戏法,得到了泥拳的信任。
通过泥拳的讲述,克尔苏加德得知此地是雷文德斯,以及许多有价值的情报。
特别是关于德纳修斯大帝。
大约一个月时间,德纳修斯大帝派遣芙莱达女男爵前来诏安克尔苏加德。
“好俊俏的人型生物,你的灵魂仿佛充满了罪孽,难以置信,你竟然没有留在噬渊。”长裙款款,身材凹凸有致的芙莱达女男爵,看到克尔苏加德,笑得花枝乱颤。
灵魂形态下的克尔苏加德,依旧是肯瑞托魔导师的模样。
对于芙莱达女男爵的赞美,克尔苏加德没有放在心上,毕竟他在天空议会的时候,就是有名的帅哥。
毫不夸张的说,年轻时的克尔苏加德,那可是一等一的海王。
“泥拳不让你带他走!”沉闷的声音从淤泥中响起,泥拳警惕的看着芙莱达女男爵,一脸警惕。
芙莱达女男爵嫌弃的瞥了泥拳一眼:“这是大帝的命令,你这蠢货!”
泥拳气的冲向石柱,撞的上层宫殿,巨石横飞。
克尔苏加德摆摆手,用水雾和冰霜,制作了许多玩偶泥拳,安抚泥拳的情绪。
“这里是城堡最深处的地宫,换句话说,就是密不透风的监牢。大帝将我从噬渊抓来,我想不单纯为了关押我吧。”克尔苏加德说道。
芙莱达轻轻飘出前厅,飞落地基上方的囚室。
“你说的没错,施法者先生。介意做下自我介绍么?”
“克尔苏加德。”
一番简单自我介绍之后,芙莱达拿出了一块罪碑,递给克尔苏加德。
罪碑的模样跟泥拳的那块一模一样,唯一的差别,就是体积不同。
一番简单寒暄之后,克尔苏加德得知来者是德纳修斯大帝手下的议会官员,也算是雷文德斯高阶统治者核心之一。
不过,至于为什么要在核心之地关押他,做的如此掩人耳目,克尔苏加德还不清楚。
但克尔苏加德大致猜到了一些消息,王庭有对抗德纳修斯大帝的势力,而且这势力的影响力还不小。
“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你仅仅通过一个笨蛋,就能知道这么多,不愧是大帝亲手抓回来的灵魂。我是大帝派来考察你的官员,你合格了,克尔苏加德阁下。”
克尔苏加德冷笑,拒绝芙莱达女男爵的邀请,漠然说道:“只有这些?”
“哦,克尔苏加德阁下,你只是从噬渊抓来的一缕罪恶之魂,没资格跟我们大帝谈条件的。”芙莱达女男爵例行公事,威胁道。
芙莱达很在意这些罪孽深重的人型生物,他们身上的罪孽,品尝起来,相当美味。
或许大帝有一天会将他放逐,届时自己将他抓回来,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克尔苏加德摊开手:“我孑然一身,什么都不在乎。如果又能让我翻身的机会,我自然会努力争取。告诉德纳修斯大帝,我知道他看中了我身上某种能力,但请他给我足够的尊重。”
芙莱达可怜的克尔苏加德,无奈摇头。
“大帝对王子之外的人,可没有那么仁慈。”
芙莱达将消息送回王宫后,德纳修斯却没有采取下一步行动,他暂时搁置了这个来自艾泽拉斯的灵魂。
直到德纳修斯大帝再次前往噬渊之前,吩咐议会和伊涅瓦·暗脉女勋爵再去找克尔苏加德谈判。
这次谈判,德纳修斯大帝开出了足够高的价码。
克尔苏加德应允,开口说道:“我愿意再度成为巫妖,可我需要看到你们的诚意。”
这个诚意,恰好就在海拉哪里。
德纳修斯大帝行宫。
海拉一直没搞明白德纳修斯大帝下一步的安排,他在噬渊的诸多行动,看似很有章法,但实际上,没有任何实际上的作用。
诸如德纳修斯大帝在罪魂之塔单独羁押的灵魂,那些灵魂看似强大,但都不是可以轻易炼化的魂魄。
他们很有可能在浪费诸多心能和扭曲之火以后,变成残魂,让大家的投资变得功亏一篑。
“这个时间,阿尔萨斯应该给你发来了通知。”德纳修斯走出灵魂之镜,询问海拉道。
海拉点点头,笑道:“你倒是挺了解那个家伙,的确,他的耐心已经耗光了。”
“很好,我这边也说服了那个亡灵法师。”
“你是说我推荐给你的那个艾泽拉斯魔导师?”海拉诧异的问道。
德纳修斯吩咐芙莱达女男爵将克尔苏加德带来,耐心的向海拉解释说道:“不要小看了这名人类,他可是在现实世界,就完成了巫妖晋升的凡人。马卓克萨斯之力,非常适合他。”
“可你不是说,兵主的力量已经被阿尔萨斯吞食了一部分?”海拉不明白,克尔苏加德明显与阿尔萨斯是一丘之貉,德纳修斯为什么要帮敌人的盟友。
德纳修斯挥手凝聚一片影像,光影之内,是马卓克萨斯五大密院为争夺心能而大打出手的场景。
巨大的浮空城投射出无情火炮,亡灵大军兵刃相向,暗影国度的护卫之地,一片混乱。
“什么意思?”海拉依旧不懂。
德纳修斯轻笑:“当然是打的还不够热闹,我们要瓦解马卓克萨斯的力量,还要用他们的力量,进攻其他暗影界的区域。所以,我们就需要一个可以继承兵主衣钵的新晋男爵。”
原来是要搞渗透,找一个二五仔?
海拉恍然。
“所以你才需要聚魂,强大他的力量?”
“没错,这也是合作之一。”德纳修斯大帝颔首说道。
克尔苏加德第一次走出泥拳的地牢,他在芙莱达的陪同下,来到德纳修斯大帝行宫。
“欢迎,克尔苏加德男爵,我们即将为你奉上大礼,希望我们接下来的合作,能够轻松,愉快。”
……
“时间刚刚好,夫人,小姐,我们该出发了。”
宫务大臣在旧城门等待,见寒夜夫人和瑟拉尔小姐出来,他笑着打招呼,顺便喊了一声后面的泥仆马夫,驱动马车。
说实话,寒夜夫人一行有些失落。
他们进入纳斯里亚王城待了大约有六个小时时间,在这六个小时内,瑟拉尔一行非但没有遇到麻烦,甚至连一个可疑的人都没看到。
在雷文德斯已经度过整整两周时间,一行人什么都没发现。
这里一样有心能枯竭的危机,而且对比暗影界的其他地域,心能匮乏的程度,甚至还要高不少。
“下一站就是堕罪堡,在行车的过程中,我们不会停留,还请谅解。除此之外,叛军很有可能在路上行动。当然,遇到袭击,大家也不要慌乱,我们的王子会在城外接应我们,而且德莱文将军还会驻守隘口,我们很安全。”宫务大臣嘱托道。
莓月吃着从王城买来的瓜,一言不发。
瑟拉尔看了一眼母亲,寒夜夫人颔首,示意继续跟着。
实际上,寒冬女王在炽蓝仙野给前往雷文德斯的探查任务,预付了十五天时间。
今天过后,就是最后一天。
炽蓝仙野依旧处于心能危机的威胁之中,大量问题亟待解决。她们不可能永远留在雷文德斯。
不过寒夜夫人也察觉到了怪异,在雷文德斯待了两周时间,大家竟然任何疑点和线索都没找到,这已经足以说明问题。
莓月拿到的心能蛋糕里面展示的景象说明,雷文德斯并不在太平。
但一路走来,雷文德斯被粉饰的十分安定,除去心能枯竭带来的负面影响,这里根本没有任何异常,包括宫务大臣所说的叛乱。
进入马车,瑟拉尔有些泄气,她在这里浪费了这么长时间,还不如留在艾泽拉斯,帮着罗文完成一些琐碎的任务。
莓月依旧没心没肺的吃着水果和蛋糕,这些富含心能魔药的食物,很符合莓月的口味。
“母亲,你说阿尔迪莫身上的信笺,是否跟雷纳索尔王子有关系,雷文德斯在噬渊的幕后黑手,会不会是他。”瑟拉尔发现一路上遇到的任何信息,都跟德纳修斯大帝没有关联,反而公务大臣的车队,处处跟堕罪堡的王子殿下有联系。
寒夜夫人若有所思,抬眼看着女儿的眼睛,四目相对。
“这是你的答案?”
“我更倾向于事实,现阶段,我们手里只有这些信息。”瑟拉尔回答说。
杠上宝宝,总裁爹地你下岗了
寒夜夫人微微颔首:“你说的对,现在的疑点确实指向了雷纳索尔王子,但在没见到真正的叛乱之前,我们最好不要提前下结论。还有最后一天,我想,会有盖棺定论的结局的。”
进入堕罪堡地界,雷文德斯一向黯淡的色调,在此发生改变。
从旧城区出来,循着西方天穹的光芒远远望去,依稀能看到天幕上悬挂的灼热圣光。
那些浑浊的圣光,穿透浓密的积云,刺入大地,将贫瘠的土地,烧的一片荒无。
“天呐,好多圣光!”莓月趴在窗前,惊呼一声说道。
瑟拉尔同样倍感疑惑,在这赎罪之地,为什么会有圣光存在。
然而瑟拉尔和莓月没有在雷文德斯的环境问题上纠结太久,很快,她们的注意力被别的事物吸引。
大量石裔魔从城堡区飞来,密密麻麻,像是鸦群一样,冲向南方灰烬荒野。
空气中多了些许焦土和烟味,诸多游荡之魂和石裔魔的残骸,散步在荒野之中。
“老家伙没有说谎。”莓月嗅到了空气中有心能和陈旧鲜血的腐味,明确的确有叛军存在。
瑟拉尔白皙脸蛋,神色凝重。
寒夜夫人却是如释重负,脸上难得浮现一抹笑容:“看来,我们有帮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