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o8o好看的玄幻小說 前方高能 線上看-第九百九十三章 人鬼分享-b2sdl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哗啦啦!’
流涌而下的江水被推开,船身在黑气的簇拥下疾速逆风前行。
前方浓雾翻滚,雾中像是有若隐若现的鬼影。
黑船越行越快,船内涌入的一些水流,以及残碎骨骸在极快的速度下不停翻滚,发出响声。
到了最后,船身半侧而起,像是前面有一双无形的手,拉着船前进,速度快得像是要起飞。
‘呼——’
呼啸的风响声中,黑船‘嗖’的一声腾空而起,在众人的尖叫之下钻进了浓雾之内。
四周传来不绝于耳的冷笑,像是有万千阴魂不怀好意的围绕着船上的众人。
“啊……”
惨叫声中,船身‘扑通’落入水中,荡漾不止。
那疾风已经消失,但脸上仍残留着如同针刺般的痛觉。
冲进黑雾之后,黑暗已经消失,天色竟然转明。
大家在黑暗之中呆的时间长了,冷不妨接触光明,都觉得十分不适应,眼睛酸疼得很。
“嘶……”
有人捂着脸,双手环胸,双目紧闭,还发出心有余悸的惨叫声。
赶车老头儿等惊魂未定,不多时就听到吴宝山喊了一句:
“道长,你们看!”
他语气激动,这会儿挺直了腰背,手指着一个方向,话中带着惊疑未定。
众人听他喊话,又惊又怕,强忍眼睛的不适,挣扎着将眼睛睁开一条缝隙,顺着吴宝山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沈庄!”
船上的一个女人喊了一声。
听到这女人的话,吴婶更是心急如焚,用力闭了两下眼睛。
泪眼迷蒙之中,她隐约看到不远处的江岸果然出现了一座熟悉的码头影子。
“果然是沈庄……”
她一面牵了衣袖擦眼泪,一面惊叹了一声。
谁都没有想到,这船在江上漂移了多日时间,这一穿过浓雾,竟然就已经进入了沈庄的河域范围。
此时的沈庄与宋青小在百年之前看到过的沈庄并不一样,护城河已经被人填平,修成了高而宽阔的码头。
最引人瞩目的,那修建在城墙之外的一排排长得极为茂密的高大而粗壮的桑树,形成了沈庄独有的风景。
码头之下,停泊了大大小小的船只。
令人吃惊的,是这些船上、码头处竟然都有人!
宋青小放开了神识,发现这些人气息虽说因为受到了阴气的影响,而变得极度的微弱,但却都是活生生的人。
“这,这是怎么回事?”
老道士等人也接二连三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了远处的情景,都发出惊呼之声。
前往沈庄的路途上并不太平,众人一路历经艰辛,遇到了妖怪、僵尸,好不容易才保住了一条命。
原本以为进入沈庄之后,必定是阴气森然,鬼影重重才是。
甚至吴婶因为先前回过沈庄一次,遇到了早就已经死亡的母亲,后面又招惹了鬼魂,险些丧命。
她本以为沈庄如此凶险,庄内的人恐怕已经凶多吉少。
甚至抱了这一次回来,极有可能是替兄嫂等人收尸的奔丧打算,却没料到进来之后,看到沈庄竟然还有活人!
码头上虽说不像以往一样的热闹,但人来人往,倒也不算冷清。
“这是人,”吴婶想起自己之前回娘家的‘遇鬼’事件,不由抱紧了怀中的孩子,吞了口唾沫,小声的问了一句:
“还是鬼?”
她问话的时候虽说没有指名道姓,可一双眼睛却仍飘向了宋青小,显然是在等宋青小的回应。
船上的众人听了她这话也感到十分害怕,却又不敢出声。
黑色豪门宴 疯子兮
就连宋长青,也不由自主的转头看了一眼宋青小,等着她的回应。
“有人有鬼。”
宋青小答了一声。
码头处有活人,也有死人,鬼气与微弱的人气掺合在一起,形成一处诡异的人鬼‘和谐’相处的情景,实在是怪异无比。
她话音一落,伸手一挥。
那围绕在船舱之中的七颗星辰便飞了回来,盘绕在她的身侧,转了两圈之后,缓缓化为光点,争先恐后的涌入她的身体里。
“啊!”
其他处于星辰包围之中的人一见她的举止,不由惊骇之下尖叫了一声。
大家这几日以来受星辰保护,在煞尸群的围攻之中全身而退,多日以来都感到无比的安心。
此时宋青小冷不妨将这星辰一收,众人没了那星光照耀,总觉得不大安宁。
“宋姑娘——”
有人急得挖耳挠腮,唤了宋青小一句,想要央求她再将这星辰放出,但在她气势之下又不敢将这话说出来,面上却露出不大乐意的神情。
宋青小不管这些人的想法,手掌对着水面虚空一拍——
‘哗!’
灵力拍落江面,江水被推出层层涟漪,船身在这股力量的推移之下,如离弦的箭矢般往沈庄的方向飞快驶去。
“这,这不是前往沈庄的路吗?”
人群之中一个年轻的男人见船开始前行,不由惊呼了一声:
“快倒回去——”
“那怎么行?”老道士轻轻的咳了两声,看了他一眼:
“我们好不容易进入沈庄,哪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可是,可是沈庄之中有,有鬼啊……”那年轻的男人哭丧着脸:“宋姑娘刚刚不提了么,这里有人有鬼,已经变成鬼城了,我们何必进这里去送死呢?”
“不进沈庄,又能退回到哪里?”老道士看了这年轻人一眼,皱了下眉:
“后路已断,城中的厉鬼根本没有给我们留后退的机会。”
更何况,城中还有活人,以老道士的性格,在知道沈庄人未死尽之后,又哪里愿意见死不救呢?
除了家在沈庄,城内还有至亲的人外,那些寻亲、访友的都不大愿意进去。
老道士一直以来就坚定的要进沈庄,此时自然反对。
可在一部分人心中,宋青小、老道士都非凡人。
既然宋青小敢独身前往红雾,进入百年之前的场景,解决了李国朝留下来的不死僵尸队,那么此时带着众人退出沈庄,对她来说也并非难事。
“我家有亲人,还请道长垂怜,带我们离开这里。”年轻男人说话的时候,还以眼角余光去看宋青小,摆明了这话是借老道士的口,说给她听。
半路之上,大家已经央求过一回,可遭到了老道士的拒绝。
可多日的相处下来,大家已经几乎摸清了老道士的脾性,他面冷而心软,且又心怀正义,若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极有可能会令他回心转意。
有他开口说情,说不定看在师徒份上,宋青小会愿意护送众人。
“胡闹!”
只是在众人心中好说话的老道士此时却再一次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这年轻人,他大声喝斥:
“就算我答应送你们回去,在上了牛车,踏上沈庄的途中,你们就已经沾染上了因果。”
他神色严肃:
“就算能平安回去,可因果不除,不止自身难保,说不定还会祸及家人,不要干傻事。”
“可——”众人见他拒绝,有些不满,还想痴缠。
但话还没说完,就听宋青小道:
“闭嘴!”她喝斥了一声,“不进沈庄的人可以选择立即下船!”
她态度强硬,半点儿没给众人缓和余地。
其他人敢跟老道士争执,却不敢跟她顶嘴,一听她发话,顿时就蔫了下去。
船很快靠近码头,已经可以看到停靠在江边的船只上,许多人正在劳作的身影。
“有贵客来啦!”
看到黑船的到来,远处的一艘停泊的渡船上有一个身穿短褂的男人大声喊了一句。
听到他的呼声,几个面色苍白,体肢僵硬的男人拖着沉重的步伐上了前来,停在渡船一侧。
‘咚——’
黑船靠近江边,重重撞上渡船的船身。
两艘船体都重重的颤了一下,‘哗’的溅起大股江水。
那几个面色苍白的男人动作熟悉的捞起船上的缆绳,抛到了黑船之上,将船身固定。
宋青小率先从黑船之上跳进渡船之内,目光就落到了渡船的一角摆着的一排盖着的白布上面。
那白布长约十米,两米左右的宽度,下方遮搭的东西隐约露出身体的轮廓雏形。
一股泥腥夹杂着腐烂的尸臭味儿从那白布之中若隐若现的透出,下方淌出漆黑的浓稠汁液,像是化开的沥青。
在她目光注视之下,其中一侧白布角抖动了两下,掀开了一角,露出一只已经腐烂了大半的脚掌。
脚掌上大半的肉已经脱落,仅留下沾了腐肉的骨节,看起来有些瘮人。
兴许是察觉到了宋青小的目光,那脚趾骨抓了两下,像是有些害怕的样子。
“客倌——”
那先前喊话的男人像是意识到了宋青小的注视,极有眼力的凑了上前。
他在经过那排白布的时候,伸腿踢了踢那掀开了白布的尸骨,嘴里发出‘喝喝’的两声斥责,脸上却笑意不减:
“您是第一次来沈庄吧?看着有些面生。”
兴许是时常与鬼打交道,令他锻炼出了察颜观色的本领。
他似是察觉到了宋青小身上的强大威压,说话的时候也带了几分恭谨与小心,背脊佝偻了下去,双手以肚腹前交叠,十分乖顺的样子。
被他踢了两脚的那具腐尸像是有些害怕,脚趾勾了勾,将被它踢开的白布又‘抓’了回去,把它半腐的脚掌再度盖得严严实实。
船停稳后,老道士在宋长青的搀扶下也迈进了渡船之内,自然也看到了船上摆的白布。
宋道长没有看到白布底下尸体先前动弹的一幕,可他却看得出来这些布盖着的尸体的痕迹,再加上四周萦绕着不散的腐尸之气,他自然明白这里摆放的是什么:
“这是在干什么?”
他穿着灰白盘扣短褂,寸头都已经花白。
哪怕受了伤,看起来脸色不大好看,可修道之人自有一股不同于普通人的精气神。
再加上他常年与鬼怪打交道,自然对于妖鬼、邪祟有一定的震慑力。
几个拉船的男人对他十分畏惧,在拴套缆绳的时候,特意避开了老道士的身侧,绕了一大个圈,才上了黑船的。
“老先生是外乡人吧?”
虽说老道士身上透出的对妖鬼的震慑力很强,可相比起宋青小来说,那接待的男人却像是更愿意与老道士亲近:
“这是我们沈庄特有的产业——捞尸。”
都市超品小仙医
“捞尸?”
其他下船的人战战兢兢的应了一声,那男人就满脸笑意的点了点头:
“是啊。这永清河、洛河之中,对我们来说,可是藏有说不尽的财富呢。”
他看了吴婶一眼,眯了眯眼睛:
“这位应该是沈庄的人了,我闻得出味儿来,可是离家已经很长时间了吧?”
吴婶抱着孙子,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是该点头,还是该摇头才好。
大秦第一皇帝
按时间算,距她上一回前往沈庄还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可听这男人话中的意思,再加上这所谓的‘特有’产业,都令她陌生得很,仿佛已经很多年没有回过沈庄似的。
“河中有不少尸首,有些大部分是当年李国朝死在此地的部队。”
男人堆着笑脸解说道:
“这些尸体沉在河中也是可惜,我们便想法将其捞起来,将其洗剥干净,再送往城中的尸庄里,由专人炼制,可以变成特殊的劳动力,供我们使唤呢。”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他说到这里,像是有些得意:
“这样炼出来的尸体,力量大得很,又不怕苦痛、劳累,承担了不少粗重活儿,真的是好使。”
说完,他伸手一指那还在拴绳的‘三人’,努了下嘴:
“你们瞧,干的可起劲儿了!”
下船的众人有些因为进入沈庄之后提心吊胆,也有些因为船身撞上渡船之后还有些晕乎乎的。
看到那三个行动僵迟的‘人’后,初时并没有以为意,见他们面容僵硬,还以为是天生不擅言词。
一听这男人的话,竟像是这些人都是死尸炼制而成,当即吓得魂飞胆丧,险些哭嚎出声。
大家惨叫之中纷纷想往宋青小靠近,可越是焦急,那两条腿却像是棉花捻成,越使不上劲儿。
说话的男人仍是一脸恭顺的笑,像是并不知道这些人害怕的原因,热情的道:
“几位进了沈庄,倒是也可以雇佣几个炼尸,它们皮粗肉厚,又很好使,不需要钱、不吃饭,便能替你们干很多事。”
吴婶等人一听这话,吓得半死,哪里还敢应声。
男人说完这话,将手一摊:
“对了,您几位渡江而泊,拉船、停靠费,一共五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