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末世第七城笔趣-934 江湖路許進不許出閲讀

末世第七城
小說推薦末世第七城末世第七城
路上一台疾驰的雪佛兰迈锐宝上,坐着夏天宇夏天宙两兄弟,以及胡良和一名干活的马仔。
在半个小时以前,他们通过多方打听终于知道了安子家住何处,正在以最快的速度往天沙区进发。
年轻的马仔开着车,表情有些烦闷的夏天宇坐在副驾驶上抽着烟,他能够理解袁承要求将安子父母先拿在手里,至少也能为安子把罪扛下来加点筹码的做法,但是对于袁承对手下太过冷血的习惯,还是有几分抵触。
虽然夏天宇之前的安保公司隶属于袁承,但那时候安保公司资金啥的至少还是单独核算,夏天宇在绝大部分情况下,还是掌握着极大的自主权。
但现在,他仿佛被一夜打回了解放前,再次成了被袁承呼来喝去的底层马仔。
关于今天他强行为小良出头保命,虽然袁承表面上什么都没说,但夏天宇还是从对方的眼神中感觉到了一丝愠怒。
他知道这样的事儿,自己做不了几回就会彻底惹怒袁承,所以才心情烦躁。
“宇哥,你打算一直跟在袁承身边吗?”
忽然间,后座上小良有些突兀的提问传来。
夏天宇回头,将目光转向对方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已沉思良久的小良,最终还是鼓起勇气开口道:“宇哥,我说话直,我原来是跟你办事儿的,现在跟着袁承我心里不舒服,伍叶这把活儿如果顺利办完了,我想撤出去。”
夏天宇一愣后,很快恢复了平静,语气平淡的问道:“怎么走,想好了吗?需不需要我帮你整条路?你要都想好了,回头我给你拿点钱。”
“想好了,我都已经找朋友打听过了。宇哥,这几年我没少跟着你挣钱,我兜里还有四五十万,要是做点小生意开个小餐馆便利店对付生活的话,也都够了。”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末世第七城 線上看-934 江湖路許進不許出相伴
面对自己的大哥,小良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一口气便将自己的计划全盘托出。
“咋地,这是准备回归正常人的生活了昂?”夏天宇强打起精神,咧嘴一笑。
小良附和着笑了笑回道:“混了这么多年了,也想明白了,乱世中能有口安稳饭吃,我就知足了。”
“……”
谁也没有提小良想退出,如何通过袁承那一关,似乎是选择性的遗忘了。
迈锐宝车上再次归于沉默,只不过气氛上要比之前还略微压抑。
将近一小时后,到达造纸厂职工小区。
车里,夏天宇夏天宙熟练的将仿六四插在后腰上,棒球帽黑口罩,并带上了不留下痕迹的绒线手套。
四人准备就绪后,夏天宇头一个拉开车门下车,夏天宙小良和马仔紧随其后。
进入单元门时,小良迈步向前,却被夏天宇一把拦住,温声道:“你既然都打算推出去了,那能够少掺和一点就是一点吧!”
结果小良一把将夏天宇的手推开,态度执拗的说道:“哥,只要我来了,就没有让你走前面的道理。”
两人对视一番后,夏天宇一声轻叹,还是选择了让出位置来。
“踏踏!”
走到入户门口,小良通过眼神示意,那名马仔很机灵的就从口袋里掏出了几个小铁丝。
对于底层马仔来说,溜门撬锁或许算是个技术活,但也属于他们的必备技能之一,毕竟要是混到连吃饭都成问题的那一天,再不济他们还可以客串一把“梁上君子”,最少也能对付口吃的。
老旧的职工小区里,大多数用的就是普通的A级锁。
A级锁包括一字锁,十字锁,月牙锁里头大部分就是一排简单的弹珠结构,对于小良带来的马仔来说,并不是什么太大的挑战。
用润滑油剂涂抹后,再将细铁丝轻轻地插进了索性,一阵捣鼓后,“咔”的一声门就开了。
小良左手举着一把短刀,右手推着门把手,轻手轻脚地就走进了房间。
安子父母这套房,就是最简单的两室一厅,小良走到客厅里,除了房门紧闭的卧室外,其他地方几乎一目了然。
“宇哥,人好像不在家。”小良刻意压低声调说道。
“没事儿,先检查一遍,如果确定还没回来,我们可以守株待兔,况且还有可能抓到几个对伙。”
夏天宇的思路可谓是相当清晰,冥冥之中与易达不谋而合,只不过他唯一算漏了一点的就是,光年一方已经提前掌握了线索。
小良点点头,就主动朝卧室门摸了过去。
“咯吱——!”
卧室门没锁,只是顺手带关上的,小良很轻松的就推开了一条缝隙,当他反头看向夏天宇点头后,抬腿进屋。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末世第七城討論-934 江湖路許進不許出推薦
“噗呲!”
谁知道小良才第一只脚刚刚进屋,门后头就是一把军刺递了过来,精准无误的插进了他的心窝。
瞬间,小良瞪大了眼睛,瞳孔涣散,鲜血从嘴角不断溢出。
来的路上还琢磨着要退出江湖的小良,没想到自己不太平凡的江湖路就终结在了这间极其普通的两室一厅内。
走在小良身后的夏天宙眉头一皱,下意识的就摸向了后腰,结果手还没伸到位置,额头上就被一把冰冷的金属物顶住。
“乖乖的往外退,要退要么死。”举着勃朗-宁的东子眼神淡漠,语气中不带一丝情绪。
好看的小說 末世第七城-934 江湖路許進不許出熱推
“哒哒…”
夏天宙看见卧室里除了东子以外,还有四五个人正拿着长枪短炮对准自己的脑袋,也知道这次行动是遭了人家埋伏,并没有逞一时之勇,心里琢磨着先退出房间,再做打算。
站在客厅的夏天宇被弟弟遮挡,虽然没有看清房间里的情况,但东子的话还是一字不差的听进了耳朵。
他和弟弟动作一致的试图往后摸,就听到房间里的人再次警告:“别试图抵抗,死得很惨,没得很快!”
“你吹你M牛逼呢!”小良带过来的那名马仔,或许是想把握住这个表现自己的机会,几乎没有犹豫地的就把手里的仿六四举了起来,谁知道手臂还没能够和肩头齐平,客厅内就传出了一声闷响。
“亢!”
那名马仔都还没有整明白是什么状况,胸前就被打出了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血洞,整个人轰然倒地,抽搐了几下后,咽气了。
地上则是很快形成了一大滩血迹。
装着消-音器的枪管上硝烟味逐渐消散,如果鬼魅一般,悄无声息从入户门外走进来的老狮,在一枪结果了马仔后,他的表情没有丝毫的波动,枪口正对着夏天宇的后脑勺,后者不敢乱动丝毫。
东子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副手铐,随口吩咐道:“人绑走,活干完了,老狮你分两个人把卫生打扫了一下。”

ovdx0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末世第七城》-917 北山豪車博覽會閲讀-kbmcv

末世第七城
小說推薦末世第七城末世第七城
相比于曾锐的“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老马那边可谓是相当不顺利。
在工业区蛰伏多年,并不代表他就销声匿迹了,相反在城区这边,他其实还是挺多朋友的。
陌上谁心知 莫小北
毕竟老马在工业区也算是独一号的大哥,平常城区这边的朋友到工业区去办事儿,提前跟他打个招呼,他也没少伸手帮忙。
可让老马没想到的是,这些个不讲究的社会大哥,都是些用人的时候马大哥,没用的时候小老弟式的选手。
自己这电话打出去要么是无人接听,要么一听到对伙是光年伍叶,直接就给电话挂了。
连打了五六个电话,马腾飞愣是连一个小摇子级别的人,都没整过来。
唯独他和刘宏发聊天的时候,人家多给他说了几句。
“老马啊!你是挺久没到城区这边来了,人家光年属实铲的挺硬,咱都是有家有室的人,你要和他们干,犯不着啊!那边伍叶也联系我了,你要觉得没啥事,我可以给你俩做个中间人说和说和,冤家宜解不宜结嘛!”
你瞧,人家刘宏发这话说的多有水平。
既给了老马台阶下,又表明了自己愿意帮忙,但仅限于调节的态度,愣是逼的老马说不出话来。
《虞美人》 暗香飞花
野望
联系来联系去,最终在城区这边也只有一伙和老马同样年纪的老混子表示,自己会过来帮忙。
而其他人,连“过来瞅一眼”的想法都没有表露。

十五分钟后,最早给曾锐回信息干黑彩的小大哥到达了现场。
两台奔驰V级7座商务车,大大方方地停到了两方人所站位置的中间马路上。
“哗啦!”
车门打开,一名梳着飞机头,穿着黑色皮夹克,造型06版《H社会》酷似L家辉的青年迈步下车,一双鹤眼炯炯有神,举手投足间给人以干练稳重的感觉。
一见到曾锐,青年立马收起了那一脸冷峻,笑着打了声招呼道:“伍老大!”
曾锐也主动迎了上去,笑呵呵的回道:“孔哥,您还亲自过来一趟真是给足面子了昂!”
干黑彩的小大哥叫孔立,也算是子承父业,虽然年纪才堪堪三十,但无论是财力还是能力,都算城北排在前列的。
因为孔立年龄与曾锐相近,两人交流起来阻碍也较少,平常在群里和曾锐唠的最多的就是他了,这不,出了事儿人家也是第一时间过来。
“就那伙老瘪犊子昂?”孔立指着不远处那台奔驰S300,毫无顾忌的说道:“来都来了,咱不直接开干呗,还等啥啊?”
孔立话一出手,他身后这群小兄弟也纷纷从车中拿起了趁手的家伙,杀气腾腾。
能干黑彩的,除了有过硬的官方背景外,那手腕手段绝对都得够硬,孔立的手上也不缺能劈堚(切口:杀人)的狠角色,所以对上这名从工业区来的老马,完全没当一回事儿。
曾锐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力洛克回道:“不急,之前说好的十二点,还差十五分钟呢。”
战神联盟之枳生橘
“伍哥,你说这么大个老板,带的都是啥玩意啊!我那前两天收了快全新的绿水鬼,回头给你送过来玩玩吧!”
一听曾锐还没打算动手,孔立也就和他唠起了闲磕。
我就是卖猪肉的 洞中狐
又是十五分钟过去,这条原本就不过双向四车道的马路上,完全被摆的满满当当。
隔远看整的跟豪车博览会似的,能停在中心位置的,除了孔立的两台V级奔驰外,最次的都是刘胖子开过来的XC90了。
凡人 修仙 传 仙界 篇
无名配角
“怎么着,时间也到了,伍老大,咱干完回去睡觉了呗?”大腹便便的刘胖子打了个哈欠,有些睁不开眼的朝曾锐问了一嘴儿。
刘胖子是个“提篮子的”但自己很少参与社会上的事儿,今天能带两个小兄弟亲自到场,也算是给足了曾锐面子。
曾锐一看已经到了时间,便点点头应了声“好”,带头往对面马路走了过去。
“踏踏踏!”
这半个小时之内,“乞讨者联盟”群里二十来位大哥,总共来了十一位,各式车辆开了三十几台,由于不少开的都是商务车,人数更是接近两百余人。
马腾飞刘平等人一见曾锐这边的人干了过来,那自然是如临大敌,纷纷紧了紧手中的家伙,而孙尧达周少等人更是躲到了奔驰车后头去了…
梦魇之树 望玥君
这其实也不但怪这帮衙内胆子小,毕竟才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场面就已经完全逆转,原本自己这边人声鼎沸琢磨着一人一口痰都可以给雷晓虎给淹了,整到现在自己这边总共加起来还不到五十个人,而对伙已经把整条街都堵了。
也不是谁都是小虎二发这种没心没肺,提刀就要跟人的二愣子,那两百来人凶神恶煞的看着你,带来的视觉冲击,属实挺渗人的。
“啪嗒!”
曾锐走到距离马腾飞不到三米的距离时,停下脚步,打开烟盒散了一圈后给自己点燃。
“呼!”
历史惊人的相似,只不过当曾锐吐出烟圈,烟雾笼罩了老马的脸庞时,他并没有如同之前小虎一般暴怒。
無極 劍 神
“我给了你半个小时的时间摇人,你总共就叫了这么几个都快能住疗养院的老比玩意儿过来,我都怀疑你是打算干仗呐,还是讹人。”曾锐的脸上挂着讥讽的笑容。
雁 過 拔 毛
马腾飞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咬着牙也没吭声。
“我艹你M的!老瘪犊子,你摆的场,装个几把哑巴呢?”
脾气火爆的孔立,一杵子就杵在马腾飞的胸口,直接给他顶的靠在了车玻璃上。
“你啥意思啊?!别踏马给我动,说话就说话,再JB动手,我给你活劈了你信不信?”刘平一步上前,将大哥挡在身后,扬起手中的西瓜刀,威胁道。
“你跟我装尼玛门神尉迟恭呢?!”
曾锐大吼了一句,伸手一把就给刘平扒拉到了一旁,一脚踹在马腾飞的肚子上,后者捂着肚子就往后倒。
曾锐动作不停,将手中烧了还不到一半的香烟狠狠地砸在了马腾飞的脸上,瞬间马腾飞的老脸上就留下了一处被灼烧的红点。
“你踏马!”
被曾锐推开的刘平挥舞着西瓜刀,作势就要朝曾锐砍来,而他身后那群已经跟了马腾飞很多年的弟兄们也纷纷抄起了家伙,大战一触即发。

8on5x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末世第七城 起點-915 打敗你的不是同行和對手讀書-o9vsl

末世第七城
小說推薦末世第七城末世第七城
“马哥小心!”
侧身站在老马旁边的一名青年,见到捷达车的到来,心里就一股不安涌上心头,当他发现窗户摇下,露出的枪-管时,更是飞身朝老马扑了上去。
“嘭!”
老马摔倒在了一旁的地上,手里那把喷子也应声落地。
而扑倒他的青年,背后则是绽放出了一朵朵血花,捷达车副驾驶使用的也是把沙喷子,那密密麻麻的小钢珠打在青年的背上皮开肉绽,几乎没有一块儿好肉了。
她有一间时空小屋 蜀椒
“艹他血姥姥的,还有人敢玩枪?”
老马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有些整懵,久居工业区固步自封的他,并不知道现在的城北干仗,已经激烈到了什么程度。
在他的印象当中,城北的混子打仗还停留在镀锌钢管小片刀木方子的年代,能使个管杀大坎刀那都算是大手子了。
毕竟“禁枪令”一直是高悬在所有混子头顶的一把尖刀,老马并非是不服天朝管的选手,在工业区混归混,一向也很少逾越。
至于他与他手下兄弟,这些个沙.喷子半截猎,其实都是些老物件,真要刨根问底儿的算起来,估摸着它们的年纪比小虎都大!
像这种上世纪遗留下来的产物,别提什么保养啥的,拿在手里还不如钢管子好使,自然也响不了。
老马把这些家伙带来的原因,就是打算靠着这玩意儿吓一下海河这边的小混子。
谁知道自己带的东西是装模作样的,可人家的家伙用起来,那叫一个半点不含糊!
“保护马哥!”
虽然马腾飞带的家伙不太行,且观念有些落伍跟不上,但他身边的这群跟了多年的兄弟,还是相当可以的。
见老马倒地,很快就围了上来,且纷纷丢下了那些还不如火烧棍的道具,换上了雪亮的西瓜刀。
“小虎哥,你没事吧!”
前方有二发胡乱的挥舞着碎玻璃瓶,也大大的减轻了大发的压力,他和王腾一块儿将小虎从地上搀扶了起来。
望着自己已经血肉模糊的右手,小虎咬牙说道:“我有没有事儿不重要,今天这个老笔杆子,绝对得出事儿!”
“咣当!”
捷达车门拉开,两名戴着棒球帽黑口罩统一装束的男子快步下车,两人手里端着喷子,径直朝小虎走了过去。
王爷独宠穿越妃 紫沁玖
而沿路上的小摇子们,也一个个很自觉的给他们让出了道路。
仅仅两人似乎就碾压了千军万马!
“拿两把破铜烂铁,你跟我演踏马英雄本色呢?全给老子剁了!”
见局势被瞬间扭转,老马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扯着嗓子就大吼了一声。
如果说今天只是为了简单的接个活,挣几十万就走,那人家都已经动了响了,马腾飞确实没有再整下去的必要了。
可他本来的目的就是借着这个机会插足海河,如果说刚过来就让人家两把枪给吓退了。
那以后路上跑的评价他,最多也就是个经不起事儿的老篮子了。
作为一个路上跑的小大哥,如果说连名声都整没了,那基本上也算是宣告职业生涯的结束了。
所以老马他不能退,哪怕冒着被沙.喷子崩两下的风险,咬牙也准备顶上去。
“你剁你MB呢,海河这片轮得到你来插手吗?”
就在此时,声若洪钟的质问声从不远处传来,只见一名穿着休闲服运动鞋的男子大步流星地就从街道口子上走了过来。
男子的话仿佛带着无穷的魔力,原本还蓄势待发的两方人,也几乎同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停下来干嘛,给老子砍死他们啊!今天谁插手,老子全给剁了!”
你笑不笑都倾城
气急败坏的马腾飞见手下人莫名其妙停了下来,也是骂了一嗓子。
“咕隆!”
老马手下的一名亲信嚅动喉结吞咽口水,用眼神示意大哥往自己身上看。
一脸茫然的老马皱着眉头往底下一瞅,脸色蓦地变得煞白。
如沫如歌 默清风
只见一个十分显眼的小红点,就停留在他的胸前一动不动,瞬间老马额头上冒起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在路上跑这些年,老马也算是经历了好几个时代,无论是冷热.兵器他也都有涉猎。
但是,像这种连大狙都用上了局,他确实还是头一次见。
像这种电影里才会有的情节,忽然出现在自己的身上,老马一时半会儿也有点接受不了…
“兄弟,你是拿哪家的饷啊?”
虽然已经被红点瞄中了胸口,浸淫江湖多年的老马还是强装镇定的问了一句江湖切口。
谁知道曾锐抬手就是一个嘴巴子,抽在老马的脸上。
官 符
“啪!”
被打的耳膜生痛嗡嗡作响的老马,缓缓抬头看向曾锐,不再言语。
至尊逍遥仙 花开的石头
“你踏马动了我光年集团的人,问我拿哪家饷?你踩到我城北的地板上,经过我允许了吗?”
曾锐指着老马的鼻尖,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臭骂。
在看见被众人围住的是小虎后,曾锐让晓雯先找了个楼层较高的位置躲好后,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
只是时间上比较匆忙,见小虎已经挨了老马好几下,也是难掩心头的怒气。
夺心总裁
对上老马,曾锐自然也没什么好脾气。
“嘭!”
见老马没了言语,曾锐高抬腿又是一脚踢在前者的胸口。
不躲不闪的老马被踹的向后连退了两步,也咬着牙没吭声。
“你不是挺能耐吗?要崩这个,要崩那个,老子现在站在你面前,你倒是崩啊!乡坝头的老篮子,跑到海河来装你妈许文强呢?”
曾锐用手指戳着马腾飞的肩头,虎着一张脸宛若骂儿女一般,毫不留情。
马腾飞眼睛珠子瞪得老大,偏偏就是一个字也不说。
“咋地,你是不是手里没枪啊?没事,你没有,我拿给你!”
曾锐顺手从小虎手中拿过了那把仿六四,“啪”的一下扔在了地上,指着地面喊道:“捡起来啊,没枪我借你,没胆子是不是也要老子借给你啊?!”
如果说换成十几二十年前,马腾飞还是和曾锐一般大的年纪,他绝对会啥也不想,从地上把枪捡起,对着曾锐的脑门就扣动扳机,爱谁谁!
可曾经啥也不是啥也没有的“马哥”,现在已经成了工业区有家有业小有名气的“马老板”和“老马”了。
来北山中心的路上,马腾飞确实想过自己对上目前城北最强的光年集团,会遇上怎样的阻碍。
有困难他可以接受克服困难,有麻烦他同样可以解决麻烦,即便是付出一些代价,他也并非不能接受。
但能够接受的代价里,绝对不包括自己的生命。
要他马腾飞拿着枪和曾锐对崩一下,他是真没这个胆。
如今的马腾飞自认为自己也算是有枪有炮小有资产,不再是曾经那个凭着一腔孤勇,就要去和罗正泰打擂的愣头青了。
结果充满信心到达海河后,他才如梦初醒,江湖早都已经不是曾经那个江湖了。
现在的江湖,不再跟他讲资历论段位,当红外线瞄准镜锁定在他身上的那一刻,人家骂他是个老篮子,他连个屁也不敢放。
有些人多年来都活在自己的世界中闭关修炼,在他自认为已经兵强马壮,足以马踏南山时,才惊讶的发现时代早已在悄无声息之间发生了改变。
正如某跨国企业前总裁曾在公开场合宣讲时说过:当今世界,打败你的可能不是同行,也不是竞争多年的老对手,而是这个时代。
当你不能顺应这个时代的发展并作出相应的调整时,就注定你会被时代所淘汰。
马腾飞正是如此,可他并不甘心,也不能接受自己卧薪尝胆多年,却被拦在成功的门外。
他想要证明自己廉颇老矣,但尚能饭否,自己还有能力奋力一搏。

g4cum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末世第七城笔趣-915 打敗你的不是同行和對手看書-i0kem

末世第七城
小說推薦末世第七城末世第七城
“马哥小心!”
侧身站在老马旁边的一名青年,见到捷达车的到来,心里就一股不安涌上心头,当他发现窗户摇下,露出的枪-管时,更是飞身朝老马扑了上去。
“嘭!”
老马摔倒在了一旁的地上,手里那把喷子也应声落地。
而扑倒他的青年,背后则是绽放出了一朵朵血花,捷达车副驾驶使用的也是把沙喷子,那密密麻麻的小钢珠打在青年的背上皮开肉绽,几乎没有一块儿好肉了。
“艹他血姥姥的,还有人敢玩枪?”
穿越之你别跑 司空亦眠
老马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有些整懵,久居工业区固步自封的他,并不知道现在的城北干仗,已经激烈到了什么程度。
在他的印象当中,城北的混子打仗还停留在镀锌钢管小片刀木方子的年代,能使个管杀大坎刀那都算是大手子了。
毕竟“禁枪令”一直是高悬在所有混子头顶的一把尖刀,老马并非是不服天朝管的选手,在工业区混归混,一向也很少逾越。
至于他与他手下兄弟,这些个沙.喷子半截猎,其实都是些老物件,真要刨根问底儿的算起来,估摸着它们的年纪比小虎都大!
像这种上世纪遗留下来的产物,别提什么保养啥的,拿在手里还不如钢管子好使,自然也响不了。
老马把这些家伙带来的原因,就是打算靠着这玩意儿吓一下海河这边的小混子。
谁知道自己带的东西是装模作样的,可人家的家伙用起来,那叫一个半点不含糊!
“保护马哥!”
虽然马腾飞带的家伙不太行,且观念有些落伍跟不上,但他身边的这群跟了多年的兄弟,还是相当可以的。
溯源仙迹
见老马倒地,很快就围了上来,且纷纷丢下了那些还不如火烧棍的道具,换上了雪亮的西瓜刀。
“小虎哥,你没事吧!”
前方有二发胡乱的挥舞着碎玻璃瓶,也大大的减轻了大发的压力,他和王腾一块儿将小虎从地上搀扶了起来。
望着自己已经血肉模糊的右手,小虎咬牙说道:“我有没有事儿不重要,今天这个老笔杆子,绝对得出事儿!”
“咣当!”
捷达车门拉开,两名戴着棒球帽黑口罩统一装束的男子快步下车,两人手里端着喷子,径直朝小虎走了过去。
線上 言情 小說
而沿路上的小摇子们,也一个个很自觉的给他们让出了道路。
仅仅两人似乎就碾压了千军万马!
“拿两把破铜烂铁,你跟我演踏马英雄本色呢?全给老子剁了!”
见局势被瞬间扭转,老马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扯着嗓子就大吼了一声。
如果说今天只是为了简单的接个活,挣几十万就走,那人家都已经动了响了,马腾飞确实没有再整下去的必要了。
可他本来的目的就是借着这个机会插足海河,如果说刚过来就让人家两把枪给吓退了。
那以后路上跑的评价他,最多也就是个经不起事儿的老篮子了。
作为一个路上跑的小大哥,如果说连名声都整没了,那基本上也算是宣告职业生涯的结束了。
所以老马他不能退,哪怕冒着被沙.喷子崩两下的风险,咬牙也准备顶上去。
“你剁你MB呢,海河这片轮得到你来插手吗?”
就在此时,声若洪钟的质问声从不远处传来,只见一名穿着休闲服运动鞋的男子大步流星地就从街道口子上走了过来。
男子的话仿佛带着无穷的魔力,原本还蓄势待发的两方人,也几乎同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停下来干嘛,给老子砍死他们啊!今天谁插手,老子全给剁了!”
气急败坏的马腾飞见手下人莫名其妙停了下来,也是骂了一嗓子。
打眼
“咕隆!”
老马手下的一名亲信嚅动喉结吞咽口水,用眼神示意大哥往自己身上看。
一脸茫然的老马皱着眉头往底下一瞅,脸色蓦地变得煞白。
只见一个十分显眼的小红点,就停留在他的胸前一动不动,瞬间老马额头上冒起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在路上跑这些年,老马也算是经历了好几个时代,无论是冷热.兵器他也都有涉猎。
但是,像这种连大狙都用上了局,他确实还是头一次见。
像这种电影里才会有的情节,忽然出现在自己的身上,老马一时半会儿也有点接受不了…
“兄弟,你是拿哪家的饷啊?”
虽然已经被红点瞄中了胸口,浸淫江湖多年的老马还是强装镇定的问了一句江湖切口。
谁知道曾锐抬手就是一个嘴巴子,抽在老马的脸上。
“啪!”
逼婚成宠 苏打夹心
被打的耳膜生痛嗡嗡作响的老马,缓缓抬头看向曾锐,不再言语。
“你踏马动了我光年集团的人,问我拿哪家饷?你踩到我城北的地板上,经过我允许了吗?”
曾锐指着老马的鼻尖,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臭骂。
在看见被众人围住的是小虎后,曾锐让晓雯先找了个楼层较高的位置躲好后,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
只是时间上比较匆忙,见小虎已经挨了老马好几下,也是难掩心头的怒气。
總裁 騙 妻 枕上 寵
对上老马,曾锐自然也没什么好脾气。
“嘭!”
见老马没了言语,曾锐高抬腿又是一脚踢在前者的胸口。
不躲不闪的老马被踹的向后连退了两步,也咬着牙没吭声。
“你不是挺能耐吗?要崩这个,要崩那个,老子现在站在你面前,你倒是崩啊!乡坝头的老篮子,跑到海河来装你妈许文强呢?”
曾锐用手指戳着马腾飞的肩头,虎着一张脸宛若骂儿女一般,毫不留情。
马腾飞眼睛珠子瞪得老大,偏偏就是一个字也不说。
最后的十年
“咋地,你是不是手里没枪啊?没事,你没有,我拿给你!”
曾锐顺手从小虎手中拿过了那把仿六四,“啪”的一下扔在了地上,指着地面喊道:“捡起来啊,没枪我借你,没胆子是不是也要老子借给你啊?!”
如果说换成十几二十年前,马腾飞还是和曾锐一般大的年纪,他绝对会啥也不想,从地上把枪捡起,对着曾锐的脑门就扣动扳机,爱谁谁!
可曾经啥也不是啥也没有的“马哥”,现在已经成了工业区有家有业小有名气的“马老板”和“老马”了。
来北山中心的路上,马腾飞确实想过自己对上目前城北最强的光年集团,会遇上怎样的阻碍。
有困难他可以接受克服困难,有麻烦他同样可以解决麻烦,即便是付出一些代价,他也并非不能接受。
但能够接受的代价里,绝对不包括自己的生命。
要他马腾飞拿着枪和曾锐对崩一下,他是真没这个胆。
如今的马腾飞自认为自己也算是有枪有炮小有资产,不再是曾经那个凭着一腔孤勇,就要去和罗正泰打擂的愣头青了。
结果充满信心到达海河后,他才如梦初醒,江湖早都已经不是曾经那个江湖了。
现在的江湖,不再跟他讲资历论段位,当红外线瞄准镜锁定在他身上的那一刻,人家骂他是个老篮子,他连个屁也不敢放。
有些人多年来都活在自己的世界中闭关修炼,在他自认为已经兵强马壮,足以马踏南山时,才惊讶的发现时代早已在悄无声息之间发生了改变。
正如某跨国企业前总裁曾在公开场合宣讲时说过:当今世界,打败你的可能不是同行,也不是竞争多年的老对手,而是这个时代。
当你不能顺应这个时代的发展并作出相应的调整时,就注定你会被时代所淘汰。
马腾飞正是如此,可他并不甘心,也不能接受自己卧薪尝胆多年,却被拦在成功的门外。
给末世的自己发qq
他想要证明自己廉颇老矣,但尚能饭否,自己还有能力奋力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