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tiuw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傲世寵妃:王爺別亂撩 愛下-第235章 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鑒賞-1uffm

傲世寵妃:王爺別亂撩
小說推薦傲世寵妃:王爺別亂撩傲世宠妃:王爷别乱撩
柒月谷内。
七月的风秋高凉爽,阳光烈而不热。
今天刚好是七月七,正是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日子。
夜羽辰从山上捡了些柴火,一个人来到雪屋里升起了火炉。
眺望窗外,依旧是仙气飘飘的雪池,浅蓝色的池水中开满了妖艳的雪莲花。
虽是夏天,这里却依旧如冬天一样,白雪皑皑,银装素裹,给柒月谷披上了一层雪白的婚纱。
满是竹子香气的雪屋内,多了几十幅画,那画全是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
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雨嫣。
这两年来,夜羽辰每隔一个月就会来一次柒月谷,每一次他都会在这里作一幅画,画里他把深情与等待表现的淋漓尽致。
美食 獵人 小說
人人皆知,夜羽辰一直都在等待那个改变他一生的女子,他爱得深沉,无法自拔。刚开始他只是日夜买醉,想要逃避现实,后来他清醒了,试着振作起来。
两年的时间,他完成了家国霸业,给予了百姓最幸福安康的生活,于是他拂袖而去,退下帝王之位,册封一个仅仅只有五岁的孩子为太子殿下。
好在小槿这个孩子是天生的帝王,他也是真心想要造福人民,处理家国政事成了他最大的兴趣爱好。
夜羽辰就这样离开了皇宫,离开东灵,他来到这一片世外桃源,只为在这里等待自己心爱的妻子。
“婆娑……”外面的风吹的树叶和河水沙沙作响。
夜羽辰起身来到屋外,忽地瞧见了一只惊弓之鸟从树上掉下来,他一个轻功飞上去接住了这鸟儿,瞧着鸟儿腿上有伤,便寻了根树枝绑在它的腿上。
将鸟儿带回雪屋,夜羽辰第一时间将它放在了一个棉花垫上,让鸟儿好好养伤。
转身走向火炉,夜羽辰瞧见了桌子上有一盒子,他下意识的观察四周,发现空无一人,他快速的打开盒子,是一条花环项链。
夜羽辰的心脏猛地颤栗,这是……他送给雨嫣的花环。
异世武魂风暴 御剑仙流
将项链捧在手心里,夜羽辰的眼眶瞬间湿润起来,他拿着项链走出屋外,激动地嘴唇都开始颤抖,大声喊道:“嫣儿,是你回来了,对吗?”
“嫣儿,你快出来见见我好不好,你知不知道我一直都在找你,我真的好害怕你去到那个什么二十一世纪就再也回不来了。”
“可是你回来了为什么不见我呢?嫣儿我求求你你快出来好不好?”
“我真的……快要撑不下去了。嫣儿!”
一番深情嘶吼没有得到任何回响,夜羽辰双腿发软,单手撑在地面上,泪珠从他的眼角滴落在冰冷的地板上……
一向镇定自若的他,在一瞬间彻底失去理智痛哭起来。
突然,夜羽辰被一束光影笼罩,他低眸看着那影子,他的手颤抖着想要去触碰,可是他好害怕这个影子会消失,于是他缩回了手。
謝 家 皇后
带着满心期待,慢慢抬眸,一个婀娜多姿的女子闯入他的视线,占据了他的心。
修真民 叶狂
“嫣儿?”
拽丫头与校草恋爱
“真的……是你吗?”
夜羽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嫣儿真的回来了,他等了整整两年,终于等到她了。
“是我,辰……”这一称呼十分亲昵,这还是她第一次这样叫他。
夜羽辰起身一把抱住雨嫣,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让他们永远都不会再分开。
“你终于回来了,你知道这两年来我有多痛苦吗,我真恨自己两年前没有紧紧抓住你,是我把你弄丢了,对不起,嫣儿。”
武灵战 一口面包
夜羽辰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他不怪那道无情的雷电,只怪自己无能。
霸爱成瘾:总裁入错房
雨嫣紧紧搂着夜羽辰,这两年来她又何尝不活得痛苦,只是她觉得这一切都是老天爷在命运作弄他们,她恨的是上天的不公。”
雨嫣泪如雨下,用极其温柔的声音在夜羽辰的耳畔边说着:“别这么说,你从来都没有弄丢过我,要怪就怪那该死的上天。”
夜羽辰松了松手,捧着雨嫣的脸颊,温柔的抹掉她脸颊上的泪珠,道:“别哭,我最舍不得看你哭了。”
雨嫣吸了吸鼻子,撑处一个笑容道:“那我就笑给你看。”
夜羽辰眸色暗沉,害怕地问道:“嫣儿,这一次你不会再离开了,是吗?”
雨嫣轻声道:“不会了,永远都不会了。这一次,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雨嫣深深记得,这一次她不是被雷公电母给劈回来的,而是当她吻上夜司爵的时候,她就又回到了这里。
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奇怪的现象,但是雨嫣非常确定,以后她再也不用怕雷雨天自己再被劈回去了。
夜羽辰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心里终于尘埃落定,他捧着雨嫣白皙细嫩的脸蛋儿,深深地吻上了雨嫣的芳唇。
雨嫣本能的搂着夜羽辰的脖子,两个人吻的热火朝天,忘乎所以。
夜羽辰的脑海里涌上一段奇怪的画面,画面里他看到一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那个男子一头短发,一身西装革履,气质非凡,高傲自大,与他甚是相似。
他看到了夜司爵与雨嫣之间的一切,看到了夜司爵死在了雨嫣的怀里,看到了雨嫣吻了夜司爵。
猛然睁眼,夜羽辰抚上雨嫣的双臂,认真严肃地问道:“那个男人是谁?”
我家地球连诸天
雨嫣困惑问道:“什么男人?”
夜羽辰一字一句的说道:“夜…司…爵……”
雨嫣激动道:“你怎么知道,你能感应到他吗?”
夜羽辰神色冰冷道:“我都看到了,你们……”
雨嫣一听这语气就知道夜羽辰这是吃醋了,而是吃的还是自己的醋,她立刻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夜羽辰杠道:“那是怎样?我分明看到你吻他了。”
總裁 大人 請 離婚
雨嫣无奈道:“二十一世纪夜司爵,就是你啊。”
夜羽辰眉头紧锁,不是很相信,这种荒诞的事情他从未遇见过。又或许是因为他是古人,所以思想还是刻板了些,一时间变通不过来。
軍神
雨嫣又道:“这么说吧,这个时代的楚雨嫣和你,就是二十一世纪的我和夜司爵,之前将军府的那个楚雨嫣因为自尽而亡,所以我才阴差阳错的来到了这里,其实我与她,本来就是同一个人。”
夜羽辰思索片刻,钻牛角道:“那夜司爵现在死了,按理说我不是应该穿过去吗?为什么又是你穿回来了?”
雨嫣仔细一想,夜羽辰说的还挺有道理,不过她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只好道:“这个我也没办法解释,是挺奇怪的。”
夜羽辰想了许久,觉得自己能够看到这一切一定不是偶然,他跟那个夜司爵,或许还真是有些联系,但也只是联系罢了。
毕竟他是天之骄子,是一国之君,而那个什么夜司爵,跟他根本不是一个格局的,所以他并不觉得那个夜司爵是他。
或者说,他认为夜司爵不配成为他。
夜羽辰道:“依我看,定是因为你爱的人是我,所以这份真情感动了上天,才又把你送回我身边,至于那个咽气了的男人,不重要,反正死都死了,忘了他吧。”
雨嫣扑哧一笑,夜羽辰这波操作真是不得不让人信服,一个大男人竟然看不起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明明就是一个人,却还死不承认。
不过夜羽辰就是这么唯我独尊的德性,反正顺着他说就行了。
而且他说的话也不是不无道理,如果夜司爵跟夜羽辰不是同一个人,她最爱的人一定是夜羽辰。
她之所以会在最后一刻去吻夜司爵,也是因为对夜羽辰的那一份深情,所以这次能够穿越回来,或许就像夜羽辰所说,因为不管在古代还是现代,她心里最爱的,都是他。
事情解释清楚,夜羽辰拉着雨嫣进屋,对她说道:“你先坐下,我给你做好吃的。”
说完夜羽辰来到火炉边,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那些食材都是他从田地里摘的,十分新鲜。
雨嫣双手托腮,目不转睛的看着夜羽辰,他的姿势还有模有样的,一看这两年就是有特意练过的。
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帝王,如今在厨房里那些铁铲炒菜,这个变化,说出去估计都不会有人相信。
半晌过后,几道家常美食上桌,夜羽辰摆好碗筷。
雨嫣看着桌上几道令人垂涎欲滴的菜,有清蒸鸡、起面饼、凤尾鱼翅、莲蓬豆腐、宫廷小黄瓜。
虽然看上去都是家常菜,但也都是皇宫里御膳房的菜系,看来夜羽辰这两年是经常往御膳房跑没错了。
夜羽辰坐下来,夹起一块豆腐放到雨嫣眼里,说道:“快尝尝。”
雨嫣夹起那豆腐尝了尝,入口即化,清香细嫩,她还真是没想到夜羽辰有这一手,往后可真是有口福了,她竖起大拇指道:“好吃。”
夜羽辰笑逐颜开,两人边吃边聊着这两年的事情。
小槿如今已是太子,清风遇见了一个让他心动的女子,如墨和媚儿在凤灵山庄活得逍遥自在,安若尘和凝儿在巫女国造福人民,上官明轩和玲珑去年就诞下一对龙凤胎,凌香依旧在等待爱情。
听完所有人的故事,雨嫣感到很欣慰,看来大家都过得很不错,只是她还是很心疼小槿小小年纪就要担此重任,还好小槿对这方面颇有兴趣,这样也不会觉得有压力。
入夜,雨嫣和夜羽辰坐在雪池边,两人互相依偎,夜羽辰突然说道:“嫣儿,你好像从来都没有叫过我相公。”
雨嫣尴尬道:“这……很重要吗?”
夜羽辰道:“当然重要了,如今我已经不是帝王了,按照民间的习俗礼仪,你就应该唤我一声相公。”
雨嫣略显羞涩,深呼吸道:“相……公……”
夜羽辰意犹未尽,“再叫一次。”
“你……”雨嫣觉得夜羽辰有些得寸进尺,本想拒绝,但是一想到夜羽辰苦苦等了她两年,顿时心疼,深情款款道:“相公。”
夜羽辰心里顿时涌上一团火焰,捧着雨嫣的脸颊,含情脉脉道:“嫣儿,我爱你。”
雨嫣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也爱你,辰。”
夜羽辰一个猝不及防的公主抱,雨嫣的身体就悬空了,他朝着雪屋的榻上走去,雨嫣害羞的将头埋在夜羽辰的怀里。
英俊的脸庞上露出一个邪恶迷人的笑容,夜羽辰将怀中的人儿放在床榻上,性感又磁性的口吻道:“嫣儿,为我生个女儿吧。”
话音刚落,冰凉的薄唇就覆上了雨嫣。
————————— 完结

337be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傲世寵妃:王爺別亂撩 起點-第234章 前世今生 生命輪迴展示-gooko

傲世寵妃:王爺別亂撩
小說推薦傲世寵妃:王爺別亂撩傲世宠妃:王爷别乱撩
两年后。
夜司爵在一场宴会上被暗夜的人刺杀,他满身伤痕的回到别墅,一个人在书房的柜子里寻找药箱处理伤口。
由于伤势太重,书房的地板上很快就被鲜血浸染了,夜司爵一个踉跄就摔在地上,可他已经无力爬起,只好将就的靠在冰冷的墙上。
慢慢地从药箱中拿出一把小刀,夜司爵又随手拿起一卷纱布咬在嘴里,他眉头紧蹙,用小刀划过自己的皮肉。
就在这时,雨嫣隐隐约约听到书房有动静,来到书房门口,敲门问道:“是夜司爵吗?”
夜司爵扯下纱布,努力装作没事,提高音量道:“有什么事情吗?”
雨嫣轻声道:“没事,就是问问而已。”
这两年来,雨嫣和夜司爵虽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是两人之间的界限和关系划分的清清楚楚。
夜司爵也一直遵守承诺,什么都依雨嫣,他是打心底里爱着雨嫣的,这两年来他也一直在等,等雨嫣能够真正爱上他。
可是他心里很清楚,雨嫣的心里早就被一个神秘的男人占满了。
我的魔幻手机女友
雨嫣刚刚打算迈步离开,就听到书房内的踹气声,再仔细回想刚刚夜司爵说话的语气,她觉得不对劲,立刻转身,破门而入。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浑身血迹的男人,雨嫣下意识的上前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夜司爵道:“没事,一点小伤。”
十二生肖大战十三香
雨嫣蹲下去查看夜司爵的伤势,他腹部的肉里嵌着一颗子弹,还被人捅了一刀,连心脏处也中弹了。
雨嫣顿时心惊道:“这哪里是小伤,这都是致命的伤口,夜司爵,你该不会是要……”
夜司爵从雨嫣的清眸中看到了担忧,笑着问道:“你这是在担心我吗?”
雨嫣喝道:“废话。”
夜司爵捂着腹部的伤口,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道:“谢谢你,我很开心,这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一天。”
雨嫣见他的血越流越多,担忧道:“你别说话了,让我给你处理下伤口,你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转生之塑魂 谁来挽尊
说着说着雨嫣就落泪了,人心都是肉长得,与夜司爵朝夕相处两年,她深知这个男人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她不明白为什么暗夜的人一直都要追杀他,可是在她眼里,夜司爵确确实实是个好人。
灵兽宠物店 雀隼
手忙脚乱的从药箱里拿出酒精和纱布,还有镊子,雨嫣准备替夜司爵取出子弹。
然而夜司爵拦住了雨嫣,声音沙哑道:“别白费力气了,没用的,子弹打在我身上,我很清楚它的威力,我可能真的……”
雨嫣泪如雨下道:“你别说了,我这带你去医院,只要去医院就会好起来的。”
说着雨嫣就去搬夜司爵的身体,夜司爵顺势将雨嫣揽入自己的怀中,笑道:“嫣儿,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一次,我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此时此刻,我只想把我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情感表达出来。”
如果是以前,雨嫣一定会暴打夜司爵,可是此刻她并不排斥这个男人的亲密举动,她反而害怕会弄疼他的伤口。
氪金论坛 盛夏流火
妙手 小村 醫
夜司爵沉声道:“其实一直以来,我都真心实意的喜欢你,虽然我做得不好,没有让你完全的相信我,但是我不后悔将你留在身边,跟你在一起的这两年,是我最幸福的时光。”
夜司爵微微笑道:“我知道你心里其实都住着一个人,我从来不曾过问你的过往,因为我自知没有这个资格,我以为只要我足够真诚足够努力就可以打动你,可是两年了,一切都是我的奢望罢了,说真的我真的很羡慕他,但是为你付出的这一切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就算是为你付出生命我也愿意。”
雨嫣从夜司爵的怀里抽离出来,感动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她心里一直都有个疑问,开口问道:“你为什么会爱上我?”
夜司爵思索一番,说道:“可以说是一见钟情吧,又或许……更早。”
雨嫣不解,蹙眉道:“更早?”
夜司爵解释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上辈子我们就相识了,第一次见你我就有这种感觉了,我相信我们一定在哪里见过,或许是上辈子,又或许是另一个时空。总之,有太多的可能了,而我唯一能确定的是,不管生命有多少轮回,我都依然会爱你。”
猎户出山 阳子下
这番话让雨嫣恍惚片刻,她大胆的猜测,也许真的如夜司爵所说,他们在很久很久以前就相识了,而这个“以前”,便是指几千年前的东灵国。
那段关于她和夜羽辰的时光,也许就是属于她和夜司爵的,这么说来,夜羽辰就是夜司爵的前世。
金牌神医:腹黑宠妃
在执行任务的那一天,她和夜司爵的命运就被绑在了一起,她无意间的穿越,只是为了回到前世去与夜羽辰的相遇,去拯救属于他们的爱情。
所以说,她的穿越并不是巧合,那个原主便是前世的她,因为原主自尽了,所以她才出现在那个时代。
竹马未归来青梅已不在 浮梦草
那么如果今天夜司爵真的死了,夜羽辰会不会也出现在这里呢?
雨嫣不敢想象,这个猜测太大胆了,可是仔细想来,却有理有据。
前世的她是楚雨嫣,今世她还是楚雨嫣。
前世的他是夜羽辰,而今世的他就是夜司爵。
片刻之间,鲜红的血液已然流尽,夜司爵凭着最后一口气说道:“嫣儿,我夜司爵这一生没做过什么后悔的事情,却唯独后悔没有早点遇见你。”
少顷,夜司爵便含着遗憾死去。
“不……不要……”
“夜司爵,其实我们早就相遇了,我们在几千年前就遇见了,你不要死好不好。”
“我知道你就是我的夜羽辰,你不要死,我求你了,你醒来好不好。”
雨嫣撕心裂肺的喊着,她抱着夜司爵僵硬的身体,哭的泪流满面。
她真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发现,如果她早一点知道夜羽辰和夜司爵之间的联系,她一定不会对夜司爵那么冷漠。
如今前世的夜羽辰还在等着她,而今世的夜司爵也已经死去,她到底该怎么办?
雨嫣哭的泪水都干涸了,她低眸看着怀中的男子,他死之前的最后一句话还回荡在她的耳畔边,她是那么地心痛,那么地愧疚。
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折磨和捉弄她,她好不容易可以好好跟夜羽辰在一起,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留在那个世界。
可是偏偏一道雷又将她劈了回来,回来后她遇见了夜司爵,这个男人一直深爱她,可她却一直无动于衷,直到他面临死亡,她才看清所有真相。
倾城乱:王妃可入药 安小楠
为什么不管是在古代还是现代,他们都没有办法好好在一起呢?
痛恨老天的不公平,雨嫣将头埋得很深,手指甲嵌进地板里,握紧拳头疯狂捶着地面,她真的好恨,恨命运的不公,恨老天的作弄。
抱着那冰冷的尸体,雨嫣深怀愧疚,觉得自己亏欠了夜司爵,也辜负了夜羽辰。
她望着他那张苍白憔悴的俊颜,慢慢低下头去,情不自禁的在夜司爵的薄唇上,留下一记冰冷的吻。

7jd7e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傲世寵妃:王爺別亂撩 夕陽下的貓-第232章 柳氏父女 碎屍萬段閲讀-hmie4

傲世寵妃:王爺別亂撩
小說推薦傲世寵妃:王爺別亂撩
三人来到皇宫内最恐怖最神秘的地方——天剑塔。
这座塔有七七四十九层,每一层都关押着一个祸乱人世的大魔头,这里的侍卫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个个身手不凡。
这些大魔头每日都会饱受非人的酷刑,有一些受不了此等屈辱自尽身亡,有一些耐性极强,吊着最后一口气倔强的活着。
也有人问:“为什么不直接杀了这些为非作歹的祸害?”
可是他们得到的答案就是:“死一个人不应该只是肉体上,而是精神意志肉体的全面崩塌才叫死亡。”
这些大魔头被折磨数十载,有的意志力顽强,依旧心怀恶念,有的精神崩溃,成为了疯疯癫癫的神经病,有的特别抗打,即使满身伤痕也从不屈服,有的世故圆滑,试图用花言巧语引诱侍卫当他们出去。
然而这座天剑塔,是一个终身圈禁的牢笼,这些人一旦被抓紧来,就根本不可能逃出去,这座塔尖有一把被千年前的上神开过光的天剑,只要发现有人逃出去,它就会在分秒之间了断此人的生命。
上官明轩之所以要来到此处,就是因为他最近刚抓了个大魔头,这个大魔头性格刚烈,力大无穷,竟然打倒了好几个侍卫,不得不让他引起重视。
上官明轩要找的那个人在最底层,也就是第四十九层,雨嫣站在第一层,向下望去,那是一道无边的深渊巨口,黑不见底,光是站在这里,就对那深渊下充满恐惧,更别说是走下去了。
三人没经过一层,都会听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夜羽辰牵着雨嫣的手,生怕随时会有脏东西靠近雨嫣。
雨嫣问道:“皇兄,这样走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怕是走到底腿都要断了吧?”
她心里不免有些想要吐槽,如果这时候有一个电梯就好了。
下一秒,一个类似电梯的铁笼从天而降,落在三人面前,这铁笼做工还算精致,是北冥上等的紫晶矿建筑而成。
上官明轩做了个手势,说道:“请吧!”
雨嫣白了他一眼,道:“有这儿玩意儿你不早说,想累死谁啊?”
上官明轩尴尬一笑道:“原本是想让你们了解一下这天剑塔,谁知道你走这么一会儿就累了。”
雨嫣抱臂靠在铁笼上,不屑道:“谁想了解这个鬼地方啊,我就是冲着那“惊喜”来的,你直接带我们过去便是。”
命運零線 風落紅葉
剑行九州 冷月小医
上官明轩但笑不语,给站在铁笼旁的侍卫一个眼色,示意他启动铁笼下降。
“哐哧哐哧……”的声音充斥在整个塔内,这个声音让那些被关押的大魔王兴奋不已,他们张牙舞爪的想要逃离牢笼,通过一丝缝隙看到上官明轩的身影,便更加暴躁起来,恨不得将上官明轩碎尸万段。
然而上官明轩根本不予理会,甚至没有看过他们一眼。
半晌过后,终于抵达最底层,这一层的侍卫是最多的,三人往深了里走,越过层层密室和暗道,终于来到了关押这名“神秘惊喜”的地方。
刚走进去,室内就一片混乱,地上躺着三五个疼的翻来覆去的侍卫。
几个侍卫见到上官明轩,立刻起身请罪,然而上官明轩并没有责怪他们,而是让他们去养伤,并且带了几个更厉害的侍卫来顶岗。
娛樂圈那點破事兒(GL) 永嵐
那名大魔头身上拴着铁链,满头白发,蓬头垢面,衣衫褴褛,胡须都快赶上头发长了,脸色像煤炭一样黑,根本看不清他的样貌。
可就是这样一个似老非老的人,在被束缚身体的情况下打倒了好几个精英侍卫,若是没有那铁链栓着他,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见到上官明轩一行人前来,那大魔头瞬间老实了许多,捂着脸转过身去,似乎并不想让人看出他的模样。
纵使他有意闪躲,夜羽辰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是你……柳文敬……你终于出现了……”
那大魔头闻言足下一顿,身体兴奋地颤抖起来,疯狂哈哈大笑着,转过身来,他那双布满红血丝的眼睛狠狠地盯着三人。
雨嫣第一眼没有认出来,仔细定睛一看,果真是柳文敬那个狗贼。
上官明轩得意道:“怎么样,这算不算一个大惊喜?”
夜羽辰点头道:“真是个好大的惊喜,上官兄是如何抓到他的?”
上官明轩徐徐说道:“此事还要从半年前的“食人兽”事件说起,那时候民间传闻,说乱葬岗上突然多了个会吃人的怪物,我觉得此事甚是蹊跷,于是我便特地留意的此事,在乱葬岗设下重重埋伏,半年之久这贼人才落网,没想到竟然是柳文敬这个老狐狸。”
夜羽辰明了,目光转向柳文敬,冷冷道:“难怪这么多年你一直没有踪迹,原来是跑到死人的地方去苟且偷生了,还以活人的身体为食,简直是死性不改,罪该万死。”
柳文敬哈哈大笑道:“少废话,既然已经落入你们的手中,要杀要剐随便你们,我柳文敬绝不会哀嚎一声。”
夜羽辰冷笑道:“还挺有骨气,你的确该被千刀万剐,今日你非死不可。”
说着夜羽辰就拔出身旁侍卫的剑,直指柳文敬,准备取对方性命。
壹日輪回 如煙之嵐
雨嫣按着夜羽辰的手臂,说道:“慢着,我们是不是还忘了一个人?”
目光看向上官明轩,上官明轩立刻明白雨嫣所指,喝道:“来人,把人给我带上来!”
柳文敬又惊又急道:“你……你竟然把月儿也抓了,不,这不可能!”
魔女法則:殘落半墜花 熙寶貝
上官明轩冷笑道:“哼,朕何止是抓了她的人,朕还让她体验了一下“人生快乐”。”
片刻之间,两名侍卫押着一名浑身血淋淋的女子走了过来,将她重重地丢在地上。
雨嫣盯着趴在地上的女子,她双腿残废,身上的衣裳单薄无比,袒.胸.露.乳,身上全是被凌.辱的痕迹,一看就是被轮了。
柳文敬看着自己唯一的女儿伤痕累累,痛心道:“月儿,你这是怎么了?爹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啊。”
柳如月艰难的抬眸看着自己年迈的父亲,安慰道:“爹,我……没事,你……别担心……”
柳文敬目光凶煞的看向上官明轩,怒骂道:“你这个畜生,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的女儿,我要你的命。”
气急败坏地冲向上官明轩,柳文敬现在完全失去理智,他只想手刃了上官明轩。
然而上官明轩轻轻一脚,就将他踹倒在地,云淡风轻的讽刺道:“这可怪不得我,要怪就怪我派去的那些粗人,太久没开荤了,说起来他们还真是饥不择食,这样的破烂也下得去手啊,啧啧啧,那画面,真是不敢想。”
听到别人骂自己的女儿是“破烂”,柳文敬直接气的吐血。
仙宫之主逆袭 衣落成火
雨嫣瞥了一眼上官明轩,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冷血无情的上官明轩,跟夜羽辰真是有些神似,看来能做帝王的人,还是都有那么一点共同点的。
上官明轩又道:“惊喜送到,你们两个自己决定怎么处置吧。”
夜羽辰道:“还能怎么处置,他们在这个世界活着就是浪费空气,我现在就娶了他们的狗命。”
没有任何犹豫,夜羽辰手中的剑直接穿过柳文敬的身体,带走了一个邪恶的灵魂与肉体。
柳如月趴在地上哭着大喊道:“不要…爹…你不要死啊……爹……”
夜羽辰冷漠道:“你也去死吧!”
那个沾满新鲜血液的剑直接刺入柳如月的心脏口,她愣愣地看着夜羽辰,回忆如潮水般涌了上来,她用尽所有力气说道:“我是……真的……爱过你……”
说完,她就咽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