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 ptt-0368 無相蟲閲讀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重生之捉鬼续命
无相表面意思没有相,也就是没有长相。
这最早是道教的词汇,后来佛教也有同样的说法去与“有相”相对。而相在佛教中总共分为十种,分别是色相、声相、香相、味相、触相、生住坏相、男相、女相。
亦有说法为“无相”乃大乘佛法。所见之人,所见之事,所见之物,不见十相从而窥得本心。
但是,这无相虫虽然与佛教搭边,但是按照系统妈妈在我触碰新NPC时给出的说法来看,这个无相虫诞生在天地的概念则是需要一个对信仰感恩戴德到极致在天地寻找出路的人对苍天一次又一次祈祷无果后,心理畸形才会随之伴生这么个物件。无相虫本身可以吸收各种物种的气运,再用这气运来反哺寻找宗教出路的人,从而借助气运来将教派言传下去。
引人入胜的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 愛下-0368 無相蟲
也就是能为某个宗教“天降猛男”拯救宗教。
又因为伴生条件极为苛刻,再加上即使吸收再多的气运,在大时代的铁蹄下一切都是枉然。
匈疾临死前,心死了。
也就这时候,无相虫有了私心,他不想跟着匈疾一起凉凉,便想方设法蛊惑住邪恶精灵,想操控利用邪恶精灵完成自己的愿望。
比如说,自创一派。
而且无相虫想要生长,不仅需要吸收气运,还要吸收众生负面情绪和欲望。等吸收足够多,无相变有相,就是五相虫大乘之日,方可降临人家。
地洞所有的布局,全是五相虫为之。
邪恶精灵只不过是他操控下的一个傀儡,多他少他也无妨,现在死了不会觉得惋惜,死了就死了呗。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0368 無相蟲讀書
眼前这个五相虫道行修为没有高到离谱,因为除去吸收一帮野仙气运和几个阴差欲望之外,压根没有给他接触外界的机会,哪怕现在有了,还遇上我们了。他千算万算怎么都想不到,我身上有个识别他身份的系统妈妈!
“哪又怎么样?”
无相虫顶着匈疾的脸皮,很是疯癫:“这个糟老头临死之前还把兜里唯一的一块干粮给了路边乞讨的小姑娘。他自己都混到好几天没吃饭了,还想着布施他人!难道他就不知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吗?!”
“他死了,我就替他揭开他伪善的面具。让他看看应该怎么面对这些已经没了本心的人类!”
他情绪很激动,却能从他语气中听出他在替匈疾觉得不值,从西南走到关外的千山万水,没人相信他,没人帮助他,他只是为了完成自己心中的理想,在这种情况下仍然不忘要固守本心,最后被活活饿死。
值吗?!
这么死了真的值吗?!
会有人记住他吗?
他会在教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吗?
没有,什么都特么的没有。
他死了,躺在地上蜷曲身体,捂住肚子,饿死了。
“那咱俩应该是站在对立面了。”
我很敬佩匈疾,如果换做我去干这些事,那我肯定不能干,谁傻啊?没有任何利益可谋,还得付出生命。
到是眼前这个无相虫立场很干脆。
人家就是要毁灭世界,就是要吸收众生气运和欲望。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笔趣-0368 無相蟲讀書
那我指定得干死他。
不完全是为了我,也为了躺在地上道基尽毁的猴咂。
“为什么非要站在对立面呢?”
无相虫仍然想着试图说服我:“我在那个阴差的记忆里看到了,你是执嗔王,你被地府十殿阎罗群起而攻之,后来含冤而死。难道你不想报仇吗?和我一起,我把我能吸收的气运和欲望全部给你,到时候不管是天上的神仙还是地下的神仙都不是咱们的对手,不就能完成你的宏愿了吗?!不就能完成咱们想完成的东西了吗?!”
“谁告诉你,我是执嗔王的?”
我抬头笑了笑:“我可正经跟地府没啥深仇大恨,而且我现在是地府的阳司,专门过来调查你的。”
“执嗔王,你装下去有意思吗?!”
“去你妈的!老子名叫赵青燚!”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討論-0368 無相蟲閲讀
我破口大骂,机智果断双击太阳穴召唤鬼王面具,释放套装组合技能:“你们看我像不像鬼啊!?”
“你……”
无相虫嘴角抽搐两下,陷入眩晕状态。
“叮!”
系统提示音响起。
系统妈妈不甘寂寞:“恭喜宿主成功恐吓到无相虫,恐惧值+1000!同时触发眩晕效果,但是本系统妈妈在此提示宿主对敌一定要小心谨慎。”
恐惧值丸子对无相虫伤害可以忽略不计,所以我连忙收起匕首,从空间背包里掏出关公刀,飞起来一刀斩向无相虫的脑袋,欲取其头颅当做实验品。
“咔嚓!”
无相虫成功被我枭首,人头滚滚落地。
然而虫子组装的肉身没有倒地,另一头没有五官的头颅瞬间漂浮在匈疾头颅被砍断的伤口处,重新为身体装上一颗真正合适的头颅。
“嘎巴……嘎巴……”
无相虫活动活动脖子,没有五官的脸在此刻怪诞无比。明明没眼睛,却给我一种他始终都在盯着我的感觉,明明没嘴巴,我耳边却听到他贴在我耳边窃窃私语,说着可以蛊惑我心灵的话。
鬼王面具不再提供恐惧值,失去作用。
此刻证明鬼王三件套不论那个技能都对他没有用处,估计网抑云麦克风和阴谣吉他亦是如此。
怎么办?!
我收回无用的关公刀,从空间背包分别掏出南部十四和之前在追杀游戏中杀死鬼怪获得的法剑。
“嘭!”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0368 無相蟲鑒賞
我连续扣动五次扳机,枪响一声。
子弹穿透他肩胛骨,只是让他往后趔趄一下,留下个不会出血的洞洞,并不足以杀死他。
我连开十二枪,响四枪,让他一时间无法靠近我。
紧接着我向后撤退,把南部十四插进裤腰带,左手掌心握住法剑剑锋,用力一划让剑锋沾满掌心血。随后用食指沾着掌心血在剑锋画简易开天门符,再结道指擦拭血迹覆盖整个剑锋,喝出口诀:“吾将祖师令,急往蓬莱境,急如蓬莱仙,火速到坛前,徜或迟延,有违上帝,唵哈哪咆咒!”
阴差气息夹杂后天浊气如同给法剑开光,整个法剑剑锋呈现出黑白两色相间气体。
术有专攻。
我本来就不是打战士流的,并且没学过任何武艺,纯靠早些年街头斗殴积攒下来的掐架经验,完全野路子出身。仰仗系统妈妈强化过的身体素质和颈椎运转到极致的阴差气息,我提剑而上,把剑当做西瓜刀使,像是切西瓜似的一剑斩向无相虫右边锁骨位置。
“嘎嘣!”
法剑成功镶嵌在无相虫锁骨位置。
但是充当他身体结构的虫子猛然一夹紧,让我一时间无法抽出法剑,卡在他锁骨位置。
“破!”
我左手结成剑指拍在剑柄。
开光才有的特效瞬间炸碎七八只虫子。
可惜杯水车薪,死了的虫子瞬间被其他虫子吞噬,更大的虫子又快速继续夹住我的剑锋。
完咯,又完咯。
我拼命反抗在左手搓出个恐惧值丸子,扣在他胸口,胸口炸裂出个一厘米小坑,不到半秒复原。
你大爷啊!
真就打不死呗?!
我松开握住剑柄的右手,在他没有回击的情况下,撕碎右手衣袖,将麒麟臂纹身露出。这麒麟臂整体是用墨绿色魂毒纹的麒麟图案,狮头、鹿角,虎眼、麋身、龙鳞、牛尾的麒麟刻画有模有样,与书中所记载无异,却实实在在没啥福相,有点穷凶极恶的意思,偏丑又很是抽象。
运转之前日子吸收的魂毒。
我整个右胳膊从手指甲到腋下变成墨绿色,搓出来的一秒钟恐惧值丸子也从黑色转变成墨绿色。
魂毒悄然流入恐惧值丸子。
正当我要把魂毒丸子拍向无相虫的时候,无相虫原本没有五官的脸庞竟然开始演变出五官。
这……这长相!?
是我!?

好看的都市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笔趣-0349 又不服我?讀書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重生之捉鬼续命
臣哥即使在我把他胳膊打断,并且当面装逼击毙一个阴差,其实对我也没啥仇恨。
人这玩意挺怪的。
连人都算不上的阴差更奇怪。
因为阴差这个职位很特殊,像是平常生活中最底层的公务员,抱着铁饭碗至少不愁吃喝。
但是一抬头往上看。
科长,处长,部长……各个健在。
一个萝卜一个坑,自己这阴差生涯没啥特别突出贡献的话,那特么指定是升职加薪无望了。在这种情况和心态下导致阴差大致分裂成两种阴差。
一种是依然恪守成规并且积极向上,有一份力使一份力,为阴阳两界和平默默做着贡献。
这种阴差可以叫做基石。
不多,又不完全没有。
另一种很好理解,在升职无望的环境下被熏陶彻底磨灭了人性,开始为非作歹,暗地里受贿,背地里使坏,满足自己的欲望且觉得自己比活人要高一等,比鬼要高两等。
至于妖兽,那必然是高三等。
由于这个原因,阴差来到阳间之后普遍比较自大,找不到自我方向感,以为在地府当两天小吏回到阳间就能作威作福,可以轻易践踏法律的尊严。
这种阴差都很暴戾,脾气不太好。
那更何况眼前这八个曾经被关在大牢里的阴差呢。
他们八个以为臣哥不回答他们,就是默许他们动作,所以一步叠一步向我和猴咂包围而来。
像我这种在他们眼中“徒有其表”的阳司,自然想象成了我只是一个通过走后门被提拔上来的关系户,当初能干死那个叫嚣的阴差,纯粹是因为那把手枪。
没有手枪,他阳司还是个啥?!
就问他是个啥?!
啥也不是!!!
要不是臣哥让我们隐藏实力,否则早给这个跟愣头青差不多的阳司活活用手撕碎。
在我们面前装逼,他够格吗?
“都别动,你们被我一个人包围了!”
深山老林里头哪有板砖啊,猴咂捡起一根折断的木叉子当做尚方宝剑使用,作势要砍他们。
“嘭!”
“嘭!”
难兄难弟二人组,于香肉丝和方胖子搀扶着对方,缓缓走下了车,幸好前几天练剑让方胖子体格子强壮不少,至少现在还有底气说话:“cnm的!你们要干啥啊?”
“铮!”
我把青铜剑从空间背包里掏出,青铜剑像是与方胖子同心,感应到方胖子愤怒,从我手中飞起穿过阴差们,飞降到方胖子手中,等待方胖子御剑斩敌。
“就这么不服我吗?”
我无所畏惧伸个懒腰,双手竖起中指:“不服就干我!可跳可痒痒了!麻溜利索滴干我!”
“啪!”
阴差们离我不到两米远,我一个垫步上前抓住其中一个青年阴差脖领子,大嘴巴子当做起手式一个响亮耳光直接把他脸抽到又红又肿:“你瞅nmlgb!?不服是不?来,还手!来,干我!我问你们谁行!?”
站在青年阴差左边的阴差终于恪守不住心中愤怒,释放丙等阴差气息就要与我撕个痛快。
“滚特么犊子!”
我一脚踹在他腹部,把他踹倒在地。
“都别动手。”
臣哥从树顶跳下来,双手插进各自衣袖里像是个庄稼汉,憔悴的眼睛,忧郁的眼神,漫不经心的话语:“从西坡往南走就能找到萨满宝藏,你还要跟我一起走吗?”
“我肯定跟你一起走啊!”
我松开青年阴差衣服脖领子。
这不废话吗?
我不跟你一起走,谁知道一会又得出来几个阴差偷袭暗杀我啊!?
臣哥点点头没再多说话,转身凭借感应向南走去。而这些臣服于他的狗腿子也没放下什么狠话,搀起跪着的阴差跟在臣哥身后,向南走去。
等他们走远,于香肉丝和方胖子才敢来到我身边。
“哥……有诈吧……”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于香肉丝小心提醒我。
“咱们……”
我刚想要说话,心头却传来一阵宛如抽筋的疼痛感,紧接着大脑一阵眩晕间转眼忘记此行的目的是要干啥……看着那些阴差的背影,只是察觉到很是熟悉,可以肯定自己跟他们有仇,并且仇不小。
完了,孟婆汤起效果了。
我……我失忆了!?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0349 又不服我?相伴
这深山老林是哪?
于香肉丝身边站着瘦得跟猴差不多还戴路飞草帽的小伙子好像叫猴咂吧!?
对对对!
是叫猴咂!
人瞅着不靠谱,却是一个结实的后盾。
武器擅长使用砖头子,有能把脸抹成麻将的手艺。
前面那些阴差有是干啥的啊?
莫非他们就是季春市那伙子阴差?
不能是想找于香肉丝杀人灭口吧!
想到这儿,我立马把于香肉丝保护在身后:“肉丝别怕!哥在这呢!肯定不能让他们把你胳膊打折。”
于香肉丝没发现我不对,反而因为我的话语让原本焦躁不安的内心顿时被安全感堆满。
“燚哥,咱们用跟上他们。”
于香肉丝凑我耳边小声嘟囔一句?
我又懵逼了。
跟上他们干啥?
对!
帮于香肉丝报仇!
我可是答应过他,要帮他报仇!
“都特么给我站那别动!”
我浑身上下透着虎逼劲头,指着他们大喝一声。
走在队伍前头的臣哥停住脚步,在阴差中间回望着我,他从我身上感觉到一种微妙的气息。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 起點-0349 又不服我?
这种微妙的气息似曾相识,又一时间想不起来。
臣哥也有点懵逼。
我用因果眼一看,在场就数他道行修为最强是个乙等阴差,坑断于香肉丝胳膊百分之百他是罪魁祸首。
整残他,为于香肉丝报仇雪恨!
虽然秦广王殿下说过他们道行修为会保持一直衰退的结果,但是面对强敌不能掉以轻心。
我左手双击太阳穴召唤鬼王面具,鬼王面具覆面,在他们呆愣快要把鬼字呼喊出口的时候,释放套装组合技能:“你们看我像不像鬼啊!?”
“嘭!”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重生之捉鬼續命-0349 又不服我?展示
“嘭!”
……
倒地声接二连三响起,这伙子阴差哪还有之前威风凛凛样子,他们瘫倒害怕到颤抖的样子倒更像是夜半三更看完恐怖片害怕到不敢睡觉的小孩儿。
领头乙等阴差眼神中泛着不解和恐惧。
等眩晕效果降临在他身体里,彷佛让他想到了什么更加可怕到让他记忆犹新刻画进骨子里的存在。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我运行阴差气息让方圆十米内阴风呼啸,吹得无数红色枫叶落地。我捻住一片树叶来到领头乙等阴差身前,眩晕感已经消失,可是他没敢动,直勾勾与我对视。
我用枫叶划过他的脸颊:“就是你坑的我弟弟?”
第二次面对这个问题,领头乙等阴差想了想回答道:“没错,是我坑的你弟弟。”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重生之捉鬼續命 ptt-0349 又不服我?分享
领头乙等阴差觉得我身上有些细微的变化,没像第一次问他问题时那般五马长枪,吆五喝六。这第二次淡定到如同在解决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那我就要你一只胳膊。”
树叶在阴风和道行修为加持下宛如锋利刀片一样坚硬,信手甩出树叶,树叶干脆利索切断他左胳膊前小臂。
“咔嚓。”
前小臂落地,我一脚将其骨头踩碎,仿若碾死一只蚂蚁的碾动脚尖,抬头与他不可置信的眼神相对,淡然一笑:“怎么?你认识我?还是你想继续报复?”
“你……”
领头乙等阴差眼神从惊恐万分到不可置信再到欣喜若狂,最后停留在早知如此:“你……你是执嗔王?!”
哎?
鬼王面具被认出来了?
毕竟前些日子那张任务照片中有过提示,执嗔王与我有相同的鬼王面具,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套。
既然领头乙等阴差认识执嗔王。
说明他还是有点资历。
我听着悦耳的系统提示音和系统妈妈增加恐惧值的消息,胸有成竹操控意念收回鬼王面具和关闭不知何时开启的易容功能,将真容外露在他眼前:“没错,是我。”

q0x0a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重生之捉鬼續命-0329 人生哲學鑒賞-bbfl3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重生之捉鬼续命
“知道一点……”
赵火火对地府大牢了解的很片面:“我就知道仗势欺压冥鬼的,在阳间作乱的,跟妖兽和执嗔殿有勾结的判完罪后就被收押到那个,就在地府的地狱塔旁边……而且刑期都不短,最少的都得五百年。”
勾结妖兽?
都市 少年 仙 尊
勾结执嗔殿?
那这些阴差会不会跟这两个势力有勾结?
十殿阎罗把他们放到阳间的含义是什么?
借着我手把这些罪不该死但理应处死的阴差,不留活口全部干死?那就有意思了。
“啪!”
老周恶狠狠打我后脑勺一下:“没看着你干爹啊?现在翅膀硬了,都不跟你干爹打招呼了是不?”
“干爹好!干爹吉祥!”
我停止思考,和净身多年老太监似的对老周请安。
老周踢一脚方胖子,方胖子给他从沙发上让出个位置,他大大咧咧落座,接过方胖子给他递的烟,语言极其刺耳的说道:“咋滴?我听说你要去季春市作死去?你特么这是要励志作遍关外三省呗?!”
“没有……没有……”
我哪敢跟他犟嘴:“就是手头有点事儿要办一下子。”
天封孽界
“啊!”
老周可能最近瞅我比较心烦,所以侧头看看于香肉丝,语言再次极其刺耳:“小肉肉同志!你这是咋的了?咋还让人干成这个逼德行呢?走走路掉壕沟里去了?”
“出了点意外。”
于香肉丝知道老周心善嘴臭,也没过多解释。
“啊!”
老周随口答应一声,又转头看看新来的猴咂,语言再再次极其刺耳:“这小子谁啊!?你看他瘦的跟八十年代电线杆子似的!就这小体格子,小燚子你忍心带他出去作死吗?!这孩子不得让你一走一过就给忽悠死了啊!?”
“他是于香肉丝的表弟,叫猴咂。”
方胖子为老周介绍一下子。
繁花落尽我爱你 第三人称的伤感
老周是个啥样人。
假戏真
我只能用时而虎逼,时而正经,时而暴躁来形容。
猴咂是个啥样人。
可惜 不是 你 小說
短短一天相处,从他表现来看是虎逼+中二病+智商癌+直男癌+沙雕晚期+一根筋。
这俩人同时有个共同性!
都在虎逼这个属性选项加足够多的属性点。
風水 師 小說
俩虎逼见面肯定不能分为眼红,但是绝对会流传一段佳话……不对!是一段笑话。
猴咂在我和方胖子他俩说话的时候,就摆出个思考者雕像的造型,时间过去一个多钟头老姐她们回到家,他依然是思考者的造型,主要多出鼾声和一丢丢哈喇子。
关键老周上来这一嗓子,给猴咂整醒了!
猴咂睡眼惺忪眨巴眨巴略显淳朴的三角眼,寻找吵醒他声音来源处,碰巧和老周四目相对。
火花,我隐约听到火花迸溅声音。
“莎是比亚曾经在《金瓶梅》精装版里曾经说过,前世七百次的咔吧眼睛才还来这一生的在一起吹牛逼。我与燚哥情同手足,怎么能让他当吴老二忽悠呢?”
猴咂用他经典开场白叙述他的来历。
老周倍感此次棋逢对手,双手抱拳拱理,煞有其事问道:“你刚才说啥,那个逼说的?”
“莎是比亚……”
“那个逼?”
“不是逼,是莎是比亚。”
饲神
“这小子咋蔫吧坏呢?老问我啥是逼呀?我这么大岁数了,能教坏小孩吗?大叔告诉你,这个东西是女性的生殖器官,你就是从这里头出来的。不能用污秽的词语去形容她!她是伟大的!她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老周絮絮叨叨说的相当来劲。
狂女 重生
然而猴咂这么一听,心里头一琢磨:我操!这是高人啊!懂这么多呢吗?他能不能教我处对象?
于是乎,猴咂用他擅长的知识点与老周探讨生命哲学和宇宙来源:“非也非也!从太上老君怒撞不周山,从夸父捏土造人开始,再从努尔哈赤扫炎帝斗蚩尤,这些都是历史书上写的丰功伟绩,而莎是比亚则是我最喜欢的现代爱情诗人。他的著作很多,比如《趴寡妇墙头的隔壁老王》,又比如《触发G点的三十六式》。还有他写的《金瓶梅》中有那么一句话,少年不知精子贵,老来望屌空流泪!这都是生理哲学问题,不是逼,更不是生殖器官。”
瞅瞅,看看,这丫是个文化人啊!
“非也!非也!”
老周博览群书,对中外历史研究非常透彻:“他为什么能写出你说的这些书呢?你说是不是他早些年的亲身经历呢?啥是逼呀这个笔名不就一种质问吗?食也色也,这是在警告你们这帮年轻人不要见B乐,沾B射,要有足够多的定力从而控制欲望,才能探索到真正的快乐!”
“咣当!”
猴咂听老周一番高谈阔论,霎时间心生敬佩之意,当场双腿膝盖着地,跪在老周眼前:“师傅!请受徒儿一拜!”
“悟空,快快请起。”
老周假模假样扶起猴咂,拍拍他肩膀,语重心长说道:“悟空!你岁数还小,以后的路还很长,为师没有什么好教给你的!回头传授你一招撩妹十八掌,助你早登大道,成为一代宗师!”
“谢谢师傅!”
猴咂喜极而泣,终于觉得有人带领他走上溜光大道。
我看着这疯疯癫癫成为师徒的二人,实在没有话可说,为了避免他爷俩一会组团跳楼去西天取经,我一拍桌子站起身来:“别扯淡了!收拾收拾,吃饭吧!”
“师傅!”
“悟空!”
……
我们哥仨去厨房帮二位女士洗碗洗菜去了,这爷俩站在客厅中你浓我浓一口一个师傅,一口一个悟空说个没完。等他俩喊够劲,我把伙食材料摆在餐桌中,喊他俩过来吃饭,顺便唠唠嗑。
酒摆一地面。
这叫啥?
吃着火锅唱着歌。
两个多小时过去,时间已经来到晚上六点。
光老周一个人喝没八瓶二锅头,光着膀子露出他那一身伤疤,光枪眼愈合留下的伤疤就有四处,瞅着异常渗人和杀气腾腾,脸紫到跟生猪腰子似的。
他旁边坐的是猴咂,没想到猴咂仗着年轻气盛在喝酒方面跟老周斗了个旗鼓相当,甚至略胜一筹,九瓶二锅头摆在他旁边,象征他酒量一点不逊色于老周。
这下可给老周高兴够呛,直上头。
两人在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把二锅头当水喝,你来我往是筹光交错,最后一合计光他俩人就喝空四十八瓶小扁瓶二锅头,关键是都没有喝吐。
猴咂还能乐呵呵吃羊肉。
霸爱专情:专制教官宠刁妻 陈紫洛
为了一会避免这老二位酒精中毒,我给他俩一人开了一瓶啤酒。果不其然,两掺之后一下就多了。
这造成什么场面呢?
老周和猴咂搂脖子抱腰凑一块唱军歌。
虽然五音不全,但是真唱出当兵的精气神。
等时间到晚上十点,于香肉丝已经倒沙发搂三两睡觉。方胖子说话舌头梆硬用筷子给老周他俩打拍子节奏,我迷迷糊糊一直在咧嘴傻笑望着高高兴兴的他们仨,攥着老姐的手:“嘿嘿嘿,姐你看,他们都喝多了!就我没喝多!我跟你讲,今天我可高兴了。”
“知道你高兴,那也得少喝点酒呀是不是?”
“不嘛~不嘛~”
我和老姐撒娇,在军歌中把头靠在老姐肩膀,身体强化的我很难喝多,此时我却有些许疲惫醉意。我用只有和老姐听到的声音嘟囔着:“我一定带着他们活着回来……”
“我一定带着他们活着回来……”

fdvi2超棒的都市言情 重生之捉鬼續命 ptt-0328 會有人記住我們嗎?鑒賞-ds2vq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重生之捉鬼续命
我脱下外套,给在场爷们各发一根香烟。
于香肉丝搬两个小板凳过来,我们围着茶几落座,我往烟灰缸里弹弹烟灰:“今天晚上咱们一起好好吃顿饭,然后明天咱就出发,苦日子就要来了。”
“又又又是最后一顿呗?”
死神 逆
方胖子斜楞个眼睛准备时刻找茬。
猴咂眨巴眨巴单纯的大眼睛:“啥是最后一顿啊?”
“咱们这个团伙的传统习俗。”
方胖子抽两口烟,就在阴如花即将要杀人的眼神中把烟按灭:“我给你讲嗷!你燚哥一有点啥事就要跟马上要死似的!高低得好好吃一顿断头饭。我给你数数,在松东我跟他吃过最后一顿,在奉沈我,你表哥,还有我周叔,三个人跟他们吃过最后一顿。这眼瞅着要去季春了,他又要吃最后一顿。咋滴?最后一顿饭吃遍关外三省呗?”
“去去去,不乐意跟你说话。”
我摆摆手不搭理方胖子,转头相当硬气吩咐老姐:“姐,你一会跟花花去下楼买点菜呗,咱今天还吃火锅,顺便联系一下干爹,把他也叫来!”
“行!”
老姐知道我在哥们弟兄面前好面子,起身拉着阴如花的小手,出门下楼买菜。
影城大亨 镔铁
等她俩一走,我这才喘口气:“我之前不是消失一顿时间嘛,其实想去了趟地府,跟秦广王喝了点酒。秦广王挺看得上我的,就给我封了个官当当。他也跟我说了一些情况,季春市这伙子阴差是从地府大牢里放出来的……他们杀野仙的目的可能就是为了寻找隐藏在关外三省的老龙脉。所以咱们这次去,不是单单为肉丝报仇。”
“阴差找龙脉,要嘎哈啊?”
方胖子见我聊起正事,也不开玩笑了。
狂妃逆袭:扑倒腹黑王爷
我就事论事继续往下说:“这伙子阴差路数不正,而且前段时间地府里头又跑出来个妖兽,彼岸花就是他带过来的。但是这个妖兽被地府的楚江王厉温给打成重伤了,现在翻不起啥大浪,可是听秦广王的意思,这伙子阴差暗地里跟妖兽勾结在了一块,想取得龙脉里的气运。”
“我还阳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松东市的局面给彻底稳定下来了,所以现在松东市不会出啥大乱子。小打小闹也有鬼刹梁道长解决,咱们这次就放开手脚在季春大干一场。”
“而且秦广王让我当阳司,就是想让我掌管整个关外三省的阴差势力,咱们就得就着这次机会,把他们打服了!打到以后看着咱们这帮人得特么跪地下叫爸爸!”
弃妃太逍遥
方胖子和于香肉丝互相对视一眼,没有说话。
反倒是猴咂突然开口:“装逼卖老,就地干倒!”
“对对对!就是小猴咂这个思路。”
我点点头,很欣赏猴咂这股子冲劲儿。
“燚哥,我有个问题。”
方胖子重新点燃一根烟:“你不管干啥我都同意,因为没有你,我特么早死八百遍了。但是这为地府卖命真的合适吗?咱死了可真就死了,别说死后上地下当大官去,那也不现实啊!”
“那你什么意思?”
我挑挑眉没有多表达情绪。
方胖子头一次鼓起勇气说出心里话:“哥,报仇可以……多余的事儿咱就别往里掺和了行不行?把该干跪下的干跪下!之后咱就回家,我把房子卖一卖,肉丝还能出点钱,咱就支起个生意啥的,消消停停的吧。其他多余的事……真跟咱们有关系吗?死了会有人记住我们吗?”
死了会有人记住我们吗?
这句话从他口中说出开,听到我心里,犹如被迫击炮在心头一顿狂轰乱炸一般。
不是方胖子变了!
他一个原本颠三倒四,无牵无挂的江湖浪子,现在有了能好好搭伴过日子的漂亮媳妇,有了能干正经生意的启动资金,甚至自己还练了两手剑法。
这些够他保护现在安于现状了!
那他怕了?
我敢肯定他没有怕。
他只是觉得干这些事儿不适合,更不值当我们中哪天某个人需要付出生命。他只是觉得他没有义务去捍卫他人的生命,因为他前二十年已经活得够颠沛流离了!
这种心态我也有。
我怕死,我比谁都怕死。
我惜命,我比谁都惜命。
可是问题摆在眼前,不完成任务就会死啊!
我需要帮手,或者说需要一些心灵寄托去帮助自己完成天杀的系统妈妈所发布的任务。
死了会有人记住我们吗?
没有,没人会记住我们。
我惆怅揉揉脸蛋:“肉丝,你的意思呢?”
鉴 宝 直播 间
“仇可以报……”
此时连于香肉丝都犹豫不决了。
是,他是心底善良。
可以自己出资打造一个专门处理灵异事件而又不受官方承认的机构。也可以在必要时候不顾自己安危去帮助正在或者将要有危难的人们。
但他干这些事儿前提是什么吗?
是不会违背本心的自由!
他完全不会甘愿充当领导博弈棋盘上的一颗棋子,更不会愿意单纯为某个人做到奉献生命的代价。
家庭条件优渥,助使他有更多的底线。
于香肉丝抽着烟,思考一分钟后又说道:“哥,你是唯一一个能让我喊哥的,所以我这当弟弟的不管你要干啥,哪怕现在你要领我们从松叶江上跳下去,我们都肯定跟你一起扎猛子!所以这次事儿,还是你说了算。”
“我也跟肉丝一个意思,听你的。”
混世狂兵 零零猫
方胖子目光盯着我,放下最后一句话。
一瞬间压力再次回到我肩膀,我稍微有点喘不过气:“先帮肉丝报仇,后面的事……咱们量力而行。”
说完话,我突然笑了,转变口风:“如果不把龙脉的事儿解决干净,我就会死,你们还能跟我一起干吗?”
心思灵敏且知道我任何小动作代表什么含义的方胖子,知道我笑着用不在意的语气说话,往往说的是真话,便顿时恍然大悟:“干,必须干!谁死都行,你不能再死了!这玩意又不是网络游戏,不能老冲复活币玩复活啊!”
“哈哈哈……”
我伸手抚摸方胖子脑袋:“放心,咱们都会活着回来的,谁也不会死。”
“mlgb!一天天就从你嘴里头听不着吉利话!”
方胖子扒拉开我手掌:“一会吃饭喝酒,你得自罚一箱啤嗷!喝多了也没事!明天我们扛着你去火车站。”
“操!你哥我这酒量喝你不跟玩似的啊!?”
“你是吹牛逼真不用找草稿,真不知道那次是谁喝多了,高低要在老周家洗碗池子里尿个清明上河图。”
“往事莫要再提!”
但愿情深不负你 师滢滢
“还有那次……”
方胖子提起我糗事叨叨个没完,我借此机会没再聊关于季春市的事儿,呆呆看着他说那些过往回忆。
这一叨叨,叨叨一个多小时。
方胖子正在讲我十四岁那年第一次捣管子呲出某些白色不明液体后,以为自己是被蜘蛛咬了变异成蜘蛛侠呢!非得拉他去看我表演如何光屁股用小鸡鸡表演上树翻墙,最后没拦住我,我好悬从楼顶掉下来摔死。
修佛传记 Alex郑
唠着唠着,老姐领阴如花和老周进屋了。
老周这次来没空手来,左边抱着正在呼呼大睡的三两,右边抱着正在裹嗦螺蜜的赵火火。
就差背后背个胖娃娃。
赵火火一进屋看见我,眼睛当时亮了,棒棒糖当时就不甜了,从老周怀里跳下来扑到我怀里,小脑袋瓜一个劲蹭我:“大舅啊!小小火差点死了,都把我吓得好几天没吃饭了!你看我,我最近都瘦了……”
“好了好了,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哭哦,哭多了可就不可爱了哦,到时候可就没有人喜欢了哦。”
我跟哄小孩似的哄赵火火,想到他是地府出来,应该知道地府大牢是什么情况,便问道:“小小火乖,大舅有一个事儿想问问你,地府的大牢你知道吗?”

h3gxy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重生之捉鬼續命 txt-0327 能找到家的感覺展示-7841d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重生之捉鬼续命
他这一句话把我心中酝酿好的传销忽悠人洗脑十八式给整不会了。
啥啊?
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儿啊!
沃特发?!
他就想着让我给他介绍个对象?
能不能再草率一点!?
“啊哈哈哈……”
方胖子差点把大牙笑到肚子里给咽了:“哈哈哈……介绍对象这事儿可别找你燚哥了!那你燚哥是出了名的妻管严,连跟其他小姑娘说话的勇气都木有。这事儿你得找你方哥我,回头你方哥带你去夜店耍一耍,多花点儿钱,啥对象找不着啊?!”
“这不是花钱的问题……”
这时候他表弟多多少少有点哽咽:“是我爸临终之前嘱咐我要找个对象,然后结婚……没想到我网恋八年的女朋友她老公不乐意,要不然凑合凑合就一起过日子了。”
这孩子吧……
我就感觉他有点一根筋。
人家都结婚了,跟你过哪门子日子?
于香肉丝起身拍拍表弟肩膀:“等以后安定下来了,哥给你介绍介绍,回头要是真能成了,哥好好给你操办一下子,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嘿嘿嘿……于肉老哥最好了”
表弟瞬间转哀为乐。
我适当在一旁插上一句话:“表弟啊!你这刚才名太长了!我也没记住,以后我管你叫啥啊?”
“燚哥,你叫我猴咂就行。”
“那行,那就叫你猴咂了。”
我确认好管他叫啥之后,转头看向于香肉丝:“我掐指一算就感觉你最近没闲着,明天咱就买车票去季春,你把你最近打探到的消息啥的,跟我说说吧。”
网游之轮回印
“他们有一个阴差昨天死了。”
于香肉丝果真最近没闲着,估计是用钞能力打听不少消息:“他们一共有十二个阴差,昨天突然死了一个,还有最近他们虽然老在季春市待着,但是最近老隔三差五,躲人耳目,避开仙家,往延边跑,然后再从三道白河往长春山去,不知道想干啥。”
“往长春山去?”
听他这么一说,我琢磨出点味儿了。
系统妈妈给我的任务线索照片正好是一座白雪皑皑的山峰,还有最为主要的整个关外三省最出名而且最神秘的就是这长春山,早些年更是有新闻报道说有外星人开UFO降落在长春山上,还有什么天池仙女啊!
也有传闻说过,长春山就是关外的一条龙脉。
再加上很多野仙和散仙,在龙江省的话,便在郊区开发不完善的二龙山上待着。在吉森省的话,就喜欢在长春山上待着。虽然这座山已经被开发为旅游景点了,但是实在架不住这座山风水好啊!适合野仙散仙修炼啊!
既然跟长春山挂钩的话。
那么必然是冲着龙脉去的。
我进行短暂思考后,揉揉鼻子又问道:“那现在那些阴差在哪呢?内外五行的老仙们没找他们报仇啊!?”
“这几天没敢出季春市。”
于香肉丝挠挠头,说出一句我这辈子都意想不到的话:“他们在市.**大院不到两百米远的位置租了个房子,当王八成天在窝里眯着呢!”
“啥玩楞?!在哪眯着呢?!”
“在市.**大院旁边!!!”
“这可真是会挑地方……”
我顿时沉默下来。
这帮阴差确实忒会挑地方了,不管是鬼怪还是野仙全部不敢在市.**附近嘚瑟。市.**代表的是啥?那是一个国家的权威,是国家的脸面。
华夏一年比一年强盛。
国运早就不是风雨缥缈,忍气吞声,割地赔款的大清能相比的了!太清早特么亡了!要是放在战乱或者动荡的年代,这些家伙搞不准就敢在衙门这种地方嘚瑟嘚瑟。
放到现在?
十四亿人口聚集成的浩荡国运。
能把这些家伙活活镇压到死。
国辉可比我这破阳司令牌厉害好几十倍。
当然,住在市.**附近的阴差们也不敢瞎嘚瑟,他们也是鬼,他们也害怕,但确实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是啊!太会挑地方了。”
于香肉丝有点束手无策的意思:“这些阴差有肉身,咱们也不能轻易动他们,所以还是得想点办法。”
“办法有,既然你知道他们居住的位置,等明天咱们到了季春市直接上门找他们就行,哥给你好好报仇。”
我先给于香肉丝躁动偏激的内心吃了颗定心丸,转头寻问方胖子:“胖儿,你问问你朋友或者接触过的客户啥的,有没有在季春市认识人的。有的话,得让他们帮咱租个房子,再租两台本地车牌号的轿车,这是一场持久战。”
天界奸商 疯狂的鼠标
“有认识的,一会我就联系人家。”
方胖子交际很广,自然认识些朋友。
“好,那现在订票,订明天最早去季春市的动车。咱现在先回家收拾收拾,明天就出发。”
我想的很简单,任务第二个线索和接下来发展还没有发布,只能说明我没有触发NPC或者任务发展所需要的线索。况且那些阴差具体战斗力如何,我也不太清楚。
虽然司马同昭说他们最高等级是乙等阴差,可是毕竟他们是从地府大牢里放出来后来到阳间的,必然有两手绝活和看家本领。所以这步子得一步一步往前迈,要不然容易扯着蛋,可不能让他们把我这老哥几个再给坑咯。
于香肉丝激动万分的掏出手机,问一圈身份证号后开始订票,订票时候差点手抖到把手机甩出去。
这孩子是太期待报仇了。
方胖子则是带着猴咂回家,说给这孩子换身叶子(衣服),再把头发啥的剪一剪,要不然这形象太有辨认度,瞅一眼没个十年八年都不带忘滴。
而我陪于香肉丝在仓库里待了一个多小时,聊了很多知心话,也顺便开导开导他。
时间一晃来到下午两点。
于香肉丝和我走出仓库,伸手拦辆出租车,奔松西医院赶去,临走之前想看看空真大师和他未婚妻。
不灭天魔 更上一层楼
等我第二次见到空真大师,这小子脑回路清奇到绝对能够跟猴咂媲美,大腿打着石膏还能躺病床上劲劲的撩小护士姐姐呢。听他的意思,他想在躺在病床上这段时间,解决终身大事,找个能照顾他的好媳妇。
据说嗷!
沈 碧
据说刘空真打小身体不好,没事就去医院扎个针打个药啥的,就养成了他一个很不好的理想。
以后长大想给医生或者护士,打针。
异界兑换系统
打鸡肉针。
我为此只好劝他,没事多吃药治治脑袋。
星御九天
又陪伴于香肉丝去看看赵萌萌,萌萌大姐整张脸都打着绷带,幸好露出了眼睛,鼻子和嘴。
小两口说了会悄悄话。
我站在病房门外等待着,等到肉丝出来:“伤势咋样了?我看萌萌大姐挺严重的,不会留下后遗症吧?”
“能恢复百分之八十……都算好的了。”
于香肉丝先是郁闷跟我说完赵萌萌身体情况,随后不知为何突然傻呵呵咧嘴笑了:“等我报完仇……我就娶她,把她娶回家。”
“行,到时候我给你当证婚人。”
我拍拍他肩膀,无话可说的下楼。
我俩出医院打个车回到自己家。
等进家门,猴咂穿着与方胖子同款西服,头发没有刚开始那么长了,脚下换成崭新的皮鞋。却没有摘下他黄色草帽和额头忍者护额,和裤腰挂着的唢呐。后来猴咂跟我说,黄色草帽,唢呐和忍者护额是他的生命精华和灵魂,死了也不能摘。
猴咂羡慕到直流口水紧盯着搂媳妇坐在沙发的方胖子夫妇,甚至忍不住开口问道:“方哥,你这对象在哪找的啊?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个一样的啊?长得真漂亮。”
“小表弟……我跟你说……”
方胖子刚想吹嘘自己早些年神龙摆尾浪打浪的丰富感情经历,老姐就手持擀面杖来到他身边。身为大家长经常操心的老姐看着这一个老流氓和一个小流氓,属实有点闹心:“少说两句,猴咂还小呢,别带坏孩子。”
“嘿嘿嘿……我不小了,我今年都二十了。”
我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只有我身边多出一个哥们弟兄,他们都会对老姐表示尊敬,但又绝对不是看在我面子。后来我私下问过猴咂这个问题,猴咂沉思很久才回答我,他说他能在老姐身上找到家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