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233教導王二郎分享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
小說推薦炮灰女配不想轉正炮灰女配不想转正
“给。”林曦将烤好的兔腿递给了王二郎。
“谢谢。”虽然王二郎很有礼貌的感谢着林曦,但是他的神情很是颓废。
面对这种情况林曦也是理解,毕竟自己的亲哥哥在自己面前死掉了,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非常残酷的打击,林曦也问过王二郎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打算,王二郎说不知道,但是他已经不想在王家村待下去了,王家村带给他的唯有残忍的记忆。
一时不知道如何安排的林曦,便只能先带着王二郎上路,王二郎有着不错的灵根,他应该可以入比较好的门派,只是现在的王二郎怕是很难自己做出决定,得让王二郎振作起来。
“二郎,我教你修炼吧。”自己也才只是筑基的修为的林曦在用完餐后,突然站起来说道。
这是她想到的目前最有效的方法。王二郎是因为自己的哥哥惨死在眼前,一时之间没有寄托,让他专注于做一件事,应该可以分散掉这股颓废劲。或许是因为王二郎觉得是自己弱小才没有保护好哥哥,在听到林曦愿意教他修炼之时,顿时跪下。
“师父!”他朝着这个只比他大几岁的少女磕头叫师父。
“别这样。”林曦扶起了他,并表示自己并不是他的师父。林曦自己也修为较浅,只能教他一些基础的东西,吐纳以及感受天地灵力。剩下的就要靠他自己决定加入哪个门派后,拜师后再进行学习。毕竟要入好一点的门派,除了看灵根以外,更是要考核的。
优秀的门派所关注的并不只是灵根,心性,悟性,都是决定是否能入内门的关键,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明明是双灵根,却还能成为某位大能的入室弟子的原因。
王二郎根据林曦的指示,盘腿坐下,开始感觉天地的灵气。但是一个时辰后,王二郎颓废的表示自己不行,他完全没有感受到灵气这种东西。在王二郎修炼之时,林曦也是抓紧暗修炼,毕竟正如那天元子所说,天门不源源不断的派人来暗杀他们。
所以她必须抓紧提升修为。
面对王二郎的颓废,林曦让他不必着急,这修炼最入门的一步,也是最难的一步,便是引气入体,能一天便能感知灵力就已经是天才的,普通人可能需要十天半个月,更差一点的则需要几个月,林曦让他不必太过关着急,太过着急的话,反而可能会靠成心性不稳。
王二郎听了林曦的话重新闭上眼,开新开始入定。
当林曦结束修炼之时,王二郎仍在入定中,看来确实是个可造之材,林曦有种想将他介绍入浩阳派的想法,可是她现在连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又怎么让王二郎入洛阳派呢,早知道应该让小咪带着王二郎一起回去,只是那毕竟是灵兽返回的通过,不知凡人之躯是否能承受得住。
算了,还是稳妥一点比较好。
曾经那个处处听别人安排的少女,也逐渐有了自己的想法。天色渐晚,林曦点燃了柴火,越是这种森林之中,越是可能会出现捕猎的野兽,林曦用落叶,斩杀了一条爬蛇。幸好,这里没有用妖兽,倒是令人放心了一些。她转过身,惊奇的发现才一天的时间王二郎竟然已经学会引气入体了,不愧是单灵根。虽然王二郎正式修炼的时间算是晚了的,但照这样下去,说不定修真界又会诞生出一个少年天才来。
学会引气入体的王二郎显然非常高兴。
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只会种地的乡间孩童了。望着恢复了些精神的王二郎,林曦总算是放心了一点,之前王二郎的状态实在是太差令人担忧。在前往城中的日子里,林曦继续教王二郎修炼,由于林曦考虑到现在王二郎的状态特地放慢了速度,原本是五天才能到达城里的,现在却花了整整七天。
现在的王二郎已经是练气一阶,虽然是最弱的修为,甚至一些武功高手都能轻易的打败他,但是比起林曦初次见王二郎时,他的身体已经结实了不少,而且现在的王二郎也是一天天的结实起来,事实证明,让王二郎专注于一件事,确实能让他逐渐忘却心中的伤痛,虽然偶尔他还是会露出神伤的模样,但是比起头几天,他确实已经精神了很多。
由于第一次入城,王二郎惊叹于眼前的一切,他从来没看到过这么平坦宽大的路,马车在上面行走着,一点也不颠簸,街边的摊贩也很多,比平日里去邻镇赶集时所见过的还要热闹,这就是大都城吗?
当林曦带他到客栈时,望着那装修堂皇的客栈,他甚至都不敢踏入,随着林曦催促两声,他才捏着衣角小心翼翼的走进去,生怕弄脏了人家的地。
周围用餐的人看到这个模样的王二郎自然知道,他是第一次入城,不知哪来的土包子,一些人小声的嘲笑着。
“两间上房。”林曦来到掌柜的面前,要两间上房。
“三百文一晚。”掌柜的报上价格。
“三百文!”王二郎惊叫道,这么贵,三百文可是他两个月的开销了。然而他这句话刚说出口,便引得其他人发笑,听到这些笑声,他顿时羞红了脸,自己是不是太没见识了,给林仙长丢脸了。
然而就在王二郎陷入窘迫之时,林曦转身给了他一个令人安心的笑容,顿时让王二郎平静下来。
林曦在柜台放下一块灵石:“住一晚,另外准备一些晚膳。”
见到灵石,柜掌的顿时脸色大变,既然是用灵石当钱,那便是修者,顿时周围人连同看王二郎的眼神也变了,这时王二郎才知道修者与凡人之间的地位究竟是差多少。在小二的热情的带领下,两人来到自己的房间,在打开房间那一刹,从来没有住过这么好的房间的王二郎还是有些不适应,但是比刚刚进来时已经好了很多。
看着如此青涩的王二郎也是让林曦想到了当初的自己,也是如此的谨慎,胆小。就算是已经成为了修者也是一样,林曦觉得自己是谦让,但事实只会让其他人更瞧不起她。身在其位,便是要拿出上位者的威严来,现在的林曦已经能坦然面对这一切。礼貌和谦让,并不是一味的贬低自己。
林曦走进旁边的房间,轻轻地关上门。
随及又是卸下人设,颓废的躺在床上。
终于是又结束了一个小故事了呢!她打开系统界板,查看着目前的情况。现在一切都按着剧本那样顺利的进行着,没有任何不妥的情况,按目前的剧情来看,应该就是寻找走失的同伴,然后一起去雪国了。只是不知这突然冒出来的王二郎究竟是何身份?
又有没有剧情与他有关呢。
“系统,你应该有完整的大陆地图吧。”林曦想看看现在她究竟在什么地方。
系统打开了完整的大际地图,红点所标注的就是他们当前的位置,正如林曦所想这里位于大陆南部,离雪国确实遥远。咦?林曦指着另一个红点。
“这个…”林曦坐起身做思考状:“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可以定位主要角色的位置吧。”
以前身为炮灰时,为了随时走剧情,系统可以定位到主要角色的位置,特别是男女主的,现在女主是她,那另一个就是…男主?
也就是现在男主离她很近?
林曦连忙查看剧情。
“噗哈哈哈!”看着接下来的剧情,林曦没有忍住。
为什么看男主吃瘪她会这么欢乐呢?
林曦假装修炼,终于是等到外面敲门声响起。她打开门见王二郎站在她的门口。
“有事吗?”她询问道。
“那个…”王二郎扭捏的表示自己看到街上行人似乎去看热闹了,他表示自己也想去看一下。
毕竟王二郎还是个孩子,想看热闹很正常,正好林曦也闲来无事,正好也出去走走吧。她这么想着,便与王二郎一起出门。果然一出客栈,街道人的人皆朝一个方向走去,就连一些小摊主也不摆摊了,跟着一起前去。
林曦拦下一个人,问他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你是外乡人吧!”那个路人看了林曦一眼,毕竟这样的美人看一眼怎么会轻易忘记。
见林曦点头,那个人开始愤怒的说:“你可不知道前一段时间我们这出了一个采花贼,那采花贼,不仅糟蹋女人,还杀人,幸好我们的城主大人,将那人给抓到了,现在正要当着全城百姓的面,处死那个恶人呢!”说起那个采花贼,那人表现得极为厌恶。
看来这个采花贼在这里做下了不少人神共愤的事情。
像这样的人林曦也是绝不原谅的。
她带着王二郎一起前去。
城中的广场,由于是处决这乌城的人人憎恨的恶人,这广场上人山人海,被围得水泄不通,林曦他们已经来晚了,只能站在最外层。但是那里已经被建起来高台,就算站在外层也可以看得很清楚,现在犯人还没有被带上来。但是已经有两名强壮的大汉站在那里,林曦看得出,他们手中的大刀是仙器。看来那个采花贼还是修仙者。
高墙之上,站着一群守卫,他们每个人都是戒备无比,而且许多还是练气阶的修为,看来这座城是有修仙世家坐镇的,很有可能城主就是个一个修者,正当林曦猜想之时,一个男人出现在守卫面前,随着他的出现除了像林曦这样外乡人,其他百姓纷纷跪下。
林曦遥望而去,那是一个清冷无双的白衣男子,莫约二十出头的样子,气势不凡。
看样子他就是城主了。
但这一切都不是关键。
这个人竟然是元婴修为!
这乌城之中竟有这般人物的存在,难怪此地如此繁华。不过林曦只是稍作停留而已,与他也不会对上。林曦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又着那准备行刑的高台上望去,想看一下做出这般恶劣之人会是什么样的人。
城主顾寒之让底下还跪着的百姓们站起。
“各位,自十日前我乌城出现一名采花贼,此贼残暴无比,残害整整七条人命,他甚至伪装成正道修士,躲进我城主府,在此我为我的识人不清,于前日才将此賊抓住,害得众多无辜之人的枉死而道歉。”
看来这顾寒之在百姓之中威望挺高,随着他的道歉,其他人也纷纷哭喊着说这不是城主的错。
然而即使如此顾寒之还是向众人深深地鞠躬。
在鞠完躬后,他抬手让人将那犯人押下来。
那沉重的铁链在地面摩擦发出沉重的声音,一个被穿透了双肩,锁了枇杷骨的,浑身是血的男人被强行拖上来,那个披头散发,即使是如此境地,他仍然挺直的腰背,反抗着那些押送他的人,从那黑发之中,是一双仇视的双眼,正紧盯着台下的百姓。
见此采花贼仍是这般不知悔改的模样,顾寒之皱眉。
“大胆采花贼,今日你就要为你所为的一切赎罪!”顾寒之大声呵斥道!
“行刑!”
穿越青春梦未老 轩樟
“林仙长,你怎么了?”王二郎本是随着众人一起高喊着杀了那采花贼,然而他突然发现林曦的双手正在擅抖,他不解的问道。
那采花贼原本站直的双腿,被人踢了膝盖窝,强行跪下,听着底下百姓的叫骂声,他咬紧牙关,若不是被封了修为,他早就…没想到他竟会命丧于这种地方!
早知道…
身旁的两名刽子手已经抬起大刀,阳光下那大刀闪着寒光,喷洒的酒落在他凌乱的头发上,他又开始愤起反抗,然而却被他人按住双肩,肩膀上传来巨痛!他的眼睛瞪得极大,眼中布满血丝,他不甘心!
“我是无辜的!”
他大叫着!
然而底来却仍来了臭鸡蛋,没有人相信他话,那是一双双期待他去死的目光。终于刀光落下。
“铮!”
断刀从他眼前落下!
顾寒之猛拍城墙,他瞪大眼睛看着突然闯进行刑地的少女,为何会有人来救采花贼!他一跃而下,用剑指着对方。
“你是谁!”
林曦拿出自己的弟子令牌,伸到顾寒之面前:“浩阳派——林曦。”
说罢,她挥剑斩断了采花贼身上的铁链。
“不知我浩阳派弟子苍澜所犯何罪,你们要在此杀了他。”

5nnal言情小說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討論-220血親之人-t76b9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
小說推薦炮灰女配不想轉正炮灰女配不想转正
如今所有的计划全部都被打乱,林曦被抓,小鱼独自一人孤军作战,一个人要保护另外四个人,如今完全忘记如何使用功法的他们,面对一群修士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快走!”
林曦用身体撞上去,果然如她所想的那样,这些人根本不敢为难她,林曦这种跳出来挡刀可能会伤了自己的行为,成功为众人打开一条道来。趁此,林曦让众人快走。可是白逸他们如何愿意离开。
“要走一起走。”
白逸望着林曦被擒住,竟然召唤出了本命仙剑,他绝对不允许他们动林曦!
依靠着本能,白逸也重新能使用出功法了,知府见状,一手抓着林曦想要先带走他。
“放开她!”白逸冲上前,却被知府一掌打开。
“小心,他是元婴修士!”小鱼提醒道。
然而现在白逸可不记得修士的等级之分,他一心想救出林曦,然而他却被几个金丹修士拦住去路。
知府冷眼看着被团攻的白逸毫无还手之力,不由的冷笑,不过如此而已。
“你究竟要要带我去哪?”林曦挣扎着,想挣脱他的束缚。
知府一时间竟抓不住她,他被林曦踹了一脚,不自觉的松开手。糟了,眼见着林曦逃走,他伸手去抓,然而空气中传来炸响,却见一道青色的雷电击中他的手,他整条手臂都在发麻。
林曦望着大门望去,眼中透出惊喜。
“苍大哥!”
苍澜飞身进来,他拔刀替林曦砍掉了身上的缚仙索,并扔给林曦一把剑。
傾城 絕 寵 太子 殿下 太 撩 人
“曦儿,我们并肩作战。”
“嗯。”
原本应是小鱼与林曦一起对付知府,人数不变,但是却变成了苍澜和林曦。他们二人如心有灵犀一般,配合默契,苍澜主攻,林曦在一旁补刀,虽然知府有能力杀了苍澜,但他如果他用大招的话,绝对会伤到一旁的林曦,而且面对林曦时不时偷袭,他也根本无法下重手。
而另一边,在小鱼与白逸的联手下,衙吏渐渐不敌,眼见着林曦他们逐渐要占回上风。知府却突然捏爆了几颗珠子,并且放了一个信号弹。
众人不明所以之时,城中发生了异变,突闻哀嚎四起,城中掀起腥风血雨,众人此时已经打到了屋外,他们抬头望向天空,天空是一片黑压压的乌云,令人感觉很不安。从城中各处出现了六名修士,这些修士有魔修,也有普通修士,刚刚那些哀嚎惨叫正是这些人杀人造成的。
“唉~真是许久没有恢复记忆了。”
“刚一来了就杀了十几人,不愧是你啊,老江。”
“你不一样,杀了二十人。”
这些人相互吹捧着对方杀了多少人。在这些人中,白逸发现居然包含了江老爷,在他们发现的武刑剑的那户人家。他竟然是一个魔修,看着他放声大笑的样子,白逸捂着头,那被封印起来看记忆有一些松动,恍惚之中,在一片尸山之中,他看到一个刽子手的模样和江老爷重叠。
“是你!”
“是你毁了我雪国!”
向来冷静的白逸飞上前去,一剑刺向江老爷,然而他的剑却被江老爷用两指轻易接住。
“雪国?原来你是雪国作孽啊。”江老爷没认出白逸是当初逃跑的小皇子,还以为白逸是雪国后人,以戏耍般的心态与他缠斗起来。
“白大哥,回来,你是斗不过他们的!”见白逸竟是单枪匹马的杀过去,林曦心急的在下面喊道,以白逸现在的实力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大人,唤我们过来何事?”和江老爷一起来的其他修士向知府请示任务。
“杀了除林小姐以外的所有人。”知府吩咐道。
苍澜一听,一只手护在林曦面前:“我看你们谁敢动她!”
那霸气的动作,凌厉的语气,一时间确实震住了对方众人,但也只有一瞬间,因为人家压根也没有想动林曦,他们躲着林曦还来不及呢。
“你们快走。”眼看场面快控制不住,小鱼让冰七里他们先走。
凡人 修仙 之 仙界 篇 飄 天
现在他们三人还没恢复功法,绝对是拖累。
“瞧不起谁呢?”
冰七里的袖口钻出一条小青蛇,那小青蛇化为巨蟒般的大小,在院子里开始拆家。冰七里拉着楚家兄妹爬到小青的身上。她其实很早就发现自己的身边竟然有一条小青蛇一直跟着自己,并且保护着她。之前没有遇到过危险,她便也没让小青出来,如今正是时机。
小青一蛇,便可敌几名金丹。
然而明显知府找来的帮手更胜一筹,白逸被直接从天下打下来,小青也逐渐被他们用藤蔓困住,小鱼也伤痕累累逐渐不敌,林曦放弃支援苍澜,转身打算先救白逸和小鱼,却被拦住去路。
他们就这样失败了吗?
眼见着江老爷刀就要落下斩下白逸的头。
“不要!”林曦伸出手。
“轰隆!”
天空传来一声巨响,众人抬头,却见一道耀眼的光芒,让众人听不开眼,那强大的风流,吹得众人跪下,不知过了多久,光芒终于消失,再睁眼,云层都被炸天,天空之上悬着数千把剑。
绝色弃妃:妖孽六小姐 林家小洋
知府心知不妙。
“快跑!”他一声令下,众人开始四窜。
然而已经晚了,这些剑如雨般地落下,砸向他们,那些小兵自然是全军覆没,就连知府找来的高手也死伤不少。反倒是林曦他们无一人因此而死。终于最后一把剑落下,就只剩下知府和江老爷,但两人也受了很重的伤。
知府抹掉嘴角的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却见一个面具男浮现而出,他低眸凝视着大地,知府感觉自己的血都要冻结了,那样充满杀意的眼神,他从来没有见识到。他究竟是谁,此刻他的心中只有逃。
然而那个面具男已经投身而下,他转个身的时间,对方已经降临这片土地。
“放开曦儿!”
然而他抓的却是林曦。
林曦被他死死的掐住脖子,苍澜一声怒吼提剑冲上前去,然而还未见对方动手,苍澜就被弹飞出去。
“今天,你必须死在这里。”面具下是非常沙哑的声音。
“放…开…”林曦被掐得嘴角已经溢出了血,她不断的试图掰开对方的手指,然而只是徒劳。
林曦要被杀了,众人心里清楚的意识到,然而林曦的同伴已经没有任何救林曦的力气了,而知府那边。
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知府竟然会出手救林曦。但知府也不想的,若是他不动手的话,就算他能从这里活着出去,还是会被杀,他将情况告知了江老爷,江老爷也是只能掉头相救林曦。
可是…
江老爷的胸膛被破开一个洞。
白逸瞪大眼睛看着江老爷倒下,灭了他国家的凶手死了,但也意味着线索也因此断了。一时间白逸无法相信,头脑一片空白。
“你到底是谁?”知府吐着血吼道,在白云城里根本没有这一号人,他也根本不认识他:“放开林小姐,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
面具男冷笑一声。
“我只想让她死。”
说罢,他又下了众人。
“不!”
苍澜,白逸,楚烨,三个男人同时冲了出去,就连楚烨也想起来如何使用功法了。然而,他们依旧还是没能靠近那面具男,便被打飞出去。眼见着林曦的呼吸越来越微弱,众人狠狠的捶打着地面。
可恶,竟然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救不了。
特别是苍澜,他眼见着林曦向他伸出手,自己却握不上,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只手缓缓放下。
“曦儿!”
他撕心裂肺的呐喊着。
一把剑划破他的脸颊,划断他耳边垂下的青丝,直冲那面具男而去。这一次攻击终于奏效,那面具男终于是松开了林曦。苍澜伸出双手,稳稳接住林曦,将她抱在怀中。
“曦儿。”他深情的呼唤着林曦的名字。
却又捂上自己的头,他的头开始强烈的疼痛起来,林曦此时的模样,与他脑海中某幅画面强烈的重合起来。
他想起来了,全部想起来了,他是谁。
他差一点又失去重要的人了。
前方传来脚步声,他缓缓地抬起头,烟雾之中,有一个人影缓缓走近。
怎么会是他?
苍澜瞪大眼睛,满脸写满不可思议,于原烟雾之中,走出来的人竟然是——李倾城。
此刻李倾城仍然穿着他出门时所看到的衣服,那眼神,那神态,完全是别人,这还是和他朝夕相处的温柔善良的李倾城吗?
李倾城瞥了一眼苍澜和林曦。
“你伤了她。”她的语气之中充满了愤怒。
面具男昂首:“是又怎么样。”
“我要你死!”说罢她便执剑攻击了上去,一根金针从她身上掉落,顿时众人感觉被压制得起不来。
“出窍期。”小鱼脸色煞白的说出了李倾城真正的实力。
这么一个看上去年轻的姑娘,竟然有这么强的实力!这简直难以令人相信!两人的招式令人眼花缭乱,这一场战斗根本不是他们能插上手的。双方看上去争斗得不相上下,可若是仔细一看的话,便知那面具男的实力更胜一筹,他之所以一时间攻不下来李倾城,只是因为李倾城的伤好得极快。
就连断了胳膊都能极快的长出来。加上她不怕疼的打法,若是这样下去,说不定,她真的能打赢对方。
“曦儿你好了。”
望着从自己身上起来的林曦,苍澜露出笑容,可是下一秒,林曦却是御剑飞行,朝着二人而去。
“危险曦儿!”苍澜大叫道。
“曦儿,你退下,这里交给我。”李倾城以为林曦是来帮她,她一边抵挡着面具男的攻击,一边对林曦说道,希望她去安全的地方。
“对不起。”
然而她听到林曦愧疚的声音。
什么?
她震惊的回过头,顿时胸口传来一阵剧疼,一把剑插入她的胸口,剑的另一端在林曦中。
“倾城!”苍澜见此飞身上前,一把抱住受伤的李倾城,一掌朝着林曦打去,林曦又是一口血吐出。
苍澜本想关心受伤的李倾城,回头间,却是一个巴掌打在他的脸上。
“该死的东西。”李倾城一脚踹开了苍澜,自己飞向林曦。
“曦儿,你怎么样了。”她焦急的抱着林曦,眼泪顺着她的脸庞落下。
“她是正道弟子和你毫无关系,你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护她。”那面具男负手立于她的身后。
“曦儿是我的女儿,我护她有错吗?”
李倾城说出的话,令众人为之震惊。林曦不是孤儿吗?
面具男冷笑:“女儿?她真是你的女儿吗?忘了告诉你,刚刚我在掐她脖子的时候,下了一点药,需要用至亲之人的血肉才能救她。”
李倾城顿时僵住:“至亲之人,我的血一定可以的,可以的!”她喃喃自语着,她割开自己的手腕,将血喂给林曦。
然而林曦有脸色没有丝毫的好转。
“怎么会这样,我的血为什么不管用,明明我和她是双胞胎,为什么我的血就不行!”
“是不够多,一定是这样的。”
说着,她又要割开伤口,然而一只手伸出来阻止了她这种自残行为。
“够了,你根本不是我的母亲,你究竟是谁?”林曦质问道。
奇斋异闻录 筱竹子
“我是啊,你和你父亲长得这么像,你一定是我和阿宋的孩子。”李倾城已经失了智,或许说,从一开始她就失了智。
“原来如此,这个疯女人是将你认成了她和她情夫的孩子,才会对你百般维护。”面具男说着,摘下自己的面具。
魔尊!
苍澜瞪大眼睛,怎么会是他。
众人也是陷入疑惑之中,白逸虽然之前与魔尊有过一面之缘,但并不认识他,但也知魔尊应该是认识林曦,且不会伤害她,因为他从魔尊的眼中看到了和他一样对林曦的爱慕,可是现在魔尊又怎么会伤害林曦呢?
还有,原来李倾城一直维护着的竟然是林曦。
从李倾城一进来,他们还以为是苍澜受伤才会导致她如此愤怒,而如今却告知他们是因为林曦,而且因为林曦长得像她的丈夫才会如此,这让人难以相信,可这却也是真的。
灵场王子 天堂之影
而与在场的其他人反应所不一样的便是林曦。
她惊讶的望着李倾城。
“李姑娘,所以你认识我父亲是不是!”
就在刚刚苍澜打中她的那一刻,她也恢复了全部的记忆。

ywq2k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 愛下-219動手展示-z5j3c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
小說推薦炮灰女配不想轉正炮灰女配不想转正
黑影没想到自己奉命而来,这李倾城居然敢攻击他。
而且…
仅仅只是一把飞发,就伤了他。这个李倾城居然会是这么强,害得她狼狈而逃,而且那张脸…凭什么她能用那张脸!如果自己能再强一点的话。他需要力量,更多的力量!
“哼!”李倾城望着夜空中狼狈逃走的黑影,冷哼一声。
月静奇谈 无鸣的鹏
虽然不知道主上是什么时候收编了这样的人,但是也不过如此,敢对她大呼小叫,而且还想对林曦不利。
没想到任务有变,不过她想要的东西已经得到,其他人也早就已经没用。之前是她太过愤怒,现在一想,那个苍澜可能已经查觉到自己的记忆有问题,并且还联合起其他人,一起在调查,这样下去,留着也是麻烦。
剑傲苍穹
确实应该早日除去了。
“大人。”
衙门中,白日里带着林曦他们参观衙门上下的那位衙吏,急匆匆的推开了知府的房门:“大人不好了!”
“慌什么。”知府从旁走出。
他的手中滴着血,而一旁屏风后似乎有一个人躺在地上,他的一条腿露了出来。知府掏出手帕擦了擦手上粘稠的血。刚一擦完他的手上便出现了一团火,火烧掉了手帕。原来真如林曦他们所想的那样,这个知府也是一个修士。
虽然白天时由于衙吏们的失误,导致一具尸体被冰七里发现,但好在他们及时补救,也在林曦他们面前瞒住了,现在的林曦他们也不过是一失去记忆和法术的人而已,和凡人没什么区别,有什么可怕。
然而接下来衙吏的话让他气急败坏的掐住对方的脖子:“你说什么。”
“大人…尸坑被毁掉了!”衙吏又把话说了一遍。
“该死!”知府打了他一掌。
那个尸坑里的尸体,是他这几十年来所杀的人,一方面用来修炼之余,也是保存着他们的尸体,用以炼尸,那几百具尸体是他一点点的收集想来的,也是不小的一股力量了。然而如今却是被毁了。
“是谁干的,是谁。”他愤怒得周围的物件都擅抖着摔下。
然而就在这时,屋外似乎结起了一层寒冰。
“怎么知府大人,我让你管理去城,你就是这样管理的吗?”
门自动打开,李倾城站在门外,冷若冰霜。
“大人。”一见是李倾城,知府吓得跪下。
表面上是他在管理着云城,但云城的掌控者实际上是这位大人,这整个云城不过是这位大人手中的玩物而已。虽然不明白,这样一位大能,为什么要隐居于此,但是这也不是他这种级别能够打听的。
虽然他保留着原本的记忆,也不过是因为他还有用罢了。
在这座城中,所有的百姓都是掳来的修士,他们没有之前的记忆,并且记忆时不时还会被篡改,而且已经失去了灵力,而上百姓之上的富商,则是他们的人,但和他不一样,虽然留灵力,但却没有记忆,只有在用得上他们时侯,才会让他们恢复记忆,最后一种,便是像他这样,有记忆也有灵力的,但平时也必须做好伪装的工作。
这便是李倾城定下的规矩。
知府害怕的咽了咽口水,难道是因为自己白天时暴露,再加上尸坑被毁,大人已经生气。他正打算先认错求饶再说,然而刚一开口,便被打飞出去,他在地上滚了几圈,连嘴角的血都不敢擦,连忙伏首,不也有一丝一毫的妄动。
“大人,小的再也不敢了,再给我一次机会。”他可不想被废了修为。
“你还想有下次。”李倾城冰冷的看着他,今天的事情已经足够让她生气了。
重生爱上安子迁
如今看来,可毁了尸坑的人必是有灵力在身的人,整个白云城能用术法的人,基本上都在她掌控中,唯一失去记忆,还没有完全失去灵力的只有林曦几人,苍澜可是现在还在家中躺着呢,而其他几人也没有那种迹象,唯一有可能的,只有今夜不在家的林曦。
本以为林曦只是去了白逸那里,却没想到她已经发现了那么多了,而帮她的定是她身边的那个魔族。其实早在林曦发现了那幅画像时,她不该心软的,可是她可以对其他人下狠手,唯独对于林曦不可以。
她低眸望着知府害怕着摇头解释,也没什么心思听下去。
“他们应该还会来,倒时将曦儿的同伴全部除掉,这件事你都做不好的话,这个位置也不要做了。”李倾城吩咐道。
“是是是。”知府应道,他心里清楚李倾城说的位置是有双重意义的。
只是还有一件事…
“那如果林小姐她出手的话,那我…”其他人也还好,在知府看来,林曦和苍澜才是最棘手的。
短暂的一年 秋雪利
然而话还没说完,他便被一股冰冷的杀气盯上,顿时脊背发凉。李倾城没有说话,但是她想对方应该明了她的意思。她拂袖离去,待她离去,知府身后的一个花瓶,直接变成了两半,知府回头望了一眼,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真的太可怕了,差一点他就人头落地了。
“大人,你没事吧。”一直在一旁连句话也不敢说的衙吏来到知府身边,给他擦汗,知府的袖子早就已经被汗水浸湿。
“吩咐下去,等白天那几个人再来时,一定要全部杀了,但不能伤到林小姐分毫,一旦任务冲突时,要以林小姐的安全为优。”知府吩咐道,他算是看明白了,就算那几人没有成功杀死,他还有一线活路,但是如果林曦伤着了的话,他可是半分活路也没有了,也不知那林曦究竟是何来路,竟会让大人如此相护。
“是,属下明白了。”得到命令的衙吏,立马吩咐下去,他需要特别叮嘱底下那群人,别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清晨,林曦敲响苍澜的房门然而敲了许久,对方房间里一片寂静没有丝毫的声音传出来。林曦最终放下了手,她垂下眼眸,神色失落。手抬起后又放下,默默的转身,才走了一步,又停下脚步。
“苍大哥,我知道无论我解释什么,你都不愿意听。”
钻石花
“虽然我们大家都没有之前的记忆,小鱼说的事情,虽然我们谁都没有办法证明那是不是真的。”
“但是我想有一件事是真的。”
“苍大哥在我心中确实是特别的,我总是会不自觉的将目光落在你的身上,会担心你比担心自己更多一点,会因为你突破了我自己使用出法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你…”
“我或许真的…喜…”
“苍大哥,我们今天要去衙门,昨天在衙门里调查出很多事情,这一次或许我们能恢复记忆,等到我们恢复记忆时,我们再好好聊一下吧。”
“或许至始至终我的心意都没有变过。”
林曦说了很多话,她不知道苍澜会不会听,就连心意也没有表达清楚,但是她能感觉到,身后的门缝里有人正在看着她。
林曦微微回头,露出一抹悲凉的笑容,随及义无反顾地走向前。
在她的身后,苍澜握着受伤的手臂,转过身缓缓地坐下,低沉下头。
“林曦,怎么这么晚。果然是昨天累到了吗?”冰七里挽上林曦手臂,关心的问道。
“没有。”林曦微笑着回答,然而突然冰七里突然拿出手帕给林曦擦脸。
“你看看你都出汗了。”
冰七里帮林曦“擦汗”却是帮林曦擦着眼角的位置,林曦自己伸出手,眼泪沾在手指上,原来流的并不是汗,但两人皆心照不宣。
冰七里告诉她,今天打算去郊外查看一下,可能那个操控者不在城中,后来他们商量了一下,既然人在城中,时间一长都会失忆的话,那可能操控者自己并没有住在城内。这确实是一种想法。但是…
“他不在城外。”林曦却笃定道,她扭头看向冰七里。
“我们今天还是去衙门。”
白逸目前的住所,除了苍澜外,几人全都围在这里。林曦当着他们的面叫出小鱼,果然小鱼一出现,就引起了他们的警惕。林曦跟他们说实话,其实昨天小鱼一直都在,只是他们没有查觉到罢了。林曦让小鱼解释,他们昨天调查到的事情。
这几人的表情逐渐震惊,没想到白云城会有这么深的秘密。
“那还等什么,我们赶紧除去那知府,好恢复记忆吧。”楚烨第一个心急道。
流年告诉我们
“不行。”然而白逸摇头阻止。
“那知府不知修为怎么样,如今,我们之中只有曦儿你还有苍兄加上小鱼能动手,我们其他人现在根本相当于没有武功。”白逸谨慎道。
楚天雪连连点头:“是啊,太危险了。”
她缩了缩身子:“一定会出事的。”
致命情劫:总裁的前妻
“苍澜呢?把他叫过来啊。”冰七里环抱着双臂,这种时候又不见这人了。
“苍大哥,他昨天又遇袭了,受了一些伤。”林曦给苍澜辩解道:“而且其实我有一个想法。”
昨天和小鱼聊过之后,林曦也终于发现无论是袭击了小鱼还是袭击了苍澜的黑衣人,似乎都在避免与她交手,而且那个知府貌似也是对她太过礼貌,极有可能知府和他们是一伙的,或许他们可以利用这一点,既然他们不想伤到林曦的话,林曦可以和小鱼联手趁此吸引知府的注意力,而其他人,用小鱼给的法器找准时机抓住知府。
随着林曦说出计划,小鱼拿出一条缚仙索放在桌上。
听林曦的描述,这确实不失为一个方法。
踱步走向我的青春
“可是万一只是你猜错了呢?”楚天雪担忧着问道,林曦说的事情她并未亲眼所见。
万一林曦感觉那伙人对她手下留情,只是林曦的错觉呢?
“到那时的话,请你不要犹豫,直接逃跑。”林曦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她早就将他们的退路想好了,如果到时知府有意避着林曦,林曦可以借此拖住他,如果无意的话,林曦就拼尽全力,给他们逃生的机会。
“不可以。”
“不可以。”
白逸和楚烨异口同声道,怎么可以让林曦做这么危险的事情,然而就在两人劝林曦放充这个危险的想法,他们另想办法时,冰七里却拿起了那根缚仙索。
“我明白了。”
无论林曦做出何种选择,她都会支持。
“林小姐,今天怎么有空来本知府这里啊。”
林曦刚到衙门,便遇到知府一脸笑容的从衙门里走出。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一次来了六人,根本不像只是随便走走来到这里的。
在外面可不好动手。
“知府大人,可否进去一说。”林曦提出。
“那当然。”知府点头。
他也正有此意。
他将六人迎到客厅。
“来人上茶。”一入座,他便吩咐道。
“不必麻烦了。”林曦拒绝:“大人来这里,其实是因为小女子发现了一件事。”
“林曦小姐有事,本府必会替小姐分忧,先喝茶吧。”
茶正好上来,知府再次邀请林曦他们喝茶。
金丹火云录
“茶不必急,大人这件事比较重大,所以…”林曦故作神秘道。
“唉~”知府伸手:“林小姐,不必担心李家的事便是本府的事,我定会替你们分忧。”说罢,他饮下杯中茶:“林小姐还有各位,喝杯茶慢慢说。”
话说到这了,白逸几人面面相觑,为了不引起知府的怀疑,这茶必须得喝了。楚天雪率先端起茶,其他几人也纷纷端起,林曦也一样,就在喝茶时,她朝着知府瞥了一眼,正巧看到知府在冷笑。
不好!
“别喝!”她摔掉了茶杯。
其他几人一看情况不对,立刻也是站起摔杯。知府一看事情暴露了,也不伪装了,让衙吏们都出来将林曦他们围住。
“果然是你!”白逸皱眉:“你篡改我们及那么多人的记忆有什么目的,又为什么要杀那么多人!”
“呵,问阎王去吧!”
青山 依舊 在 幾度 夕陽 紅
知府也不和白逸他们多废话,直接让衙吏动手。林曦刚想与小鱼联手对付衙吏之时,却被一人给拦住,本是要抓知府的缚仙索,被知府给抢了去,绑在了林曦的身上。
林曦被抓,一切的计划都被打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