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1xnl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炮灰郡主要改命討論-第二百一十四章 初見端倪閲讀-pv1ul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炮灰郡主要改命
尚不知道自己已经快成靶子了,丁潇潇换了几套衣服,每件都很明艳,只是她没那个心情。
惠香帮她选了两套,一个是淡粉色的,一套是柳绿色的,可她看着眼前的花红柳绿只觉得眼晕。
“非要去吗,不去不行吗?”丁潇潇问道。
惠香低下头:“姑娘,这可不是咱们说了算的啊。”
虽然也知道,可是她心里还是惴惴不安,一想起到时候寿宴上的情况,她就两眼发黑。
“凌燕姑娘子这里吗?”门外,突然有人问道。
惠香赶紧应声:“在在,有什么事?”
丁潇潇赶紧穿上自己的衣服,生怕李林那个登徒子又不打招呼就冲进来。
“歌舞团的玲姐来找,请问姑娘见不见。”
丁潇潇听了这个名字,有种救命稻草飘来的既视感:“见,见!快请她进来。”
不能出门,还得参加寿宴,怎么去不是去,混进歌舞团里,没准还能有一线生机。
玲姐在院子里很是不自在的转来转去,直到看见丁潇潇,才舒展开眉头,很是亲切的迎了上来。
“哎呀,现在是不是要行礼啊,奴家见过姑娘。”说着就屈膝。
丁潇潇不知道她吃错了什么,赶紧阻止:“你这是干嘛啊?”
玲姐笑道:“你现在可是世子贵妾,我这身份能见一面都是高攀,怎么敢造次。”
没想到,外面的风声已经传成这样了,丁潇潇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就是请错了个大夫而已,怎么就闹成这样了?”
玲姐笑着将她拉到一旁,低声问道:“你知不知道,承阳府也进城了?”
丁潇潇默默点头。
“你的身份,可只有我们歌舞团知道,若是出什么纰漏,咱们一个团都得给您陪葬啊。”玲姐实在没想到,宋喝和会撂下乱成一团的西归城,到吉里来贺寿,不然她怎么也不会将丁潇潇带上。
“放心吧,我会小心的。”丁潇潇劝道,“玲姐来找我,是要练舞吗?”
“练舞?还练什么啊。”玲姐叹了口气,“我来就是要你守口如瓶,千万别说是跟着我们一起进城的。”
丁潇潇不禁笑道:“玲姐这么聪明,怎么突然糊涂了。多少人看见李林带我进城,我这个人是从您的车子里掉出来的?到时候,说不是一起来的?谁信啊?”
玲姐一拍脑门:“忘了忘了,这一天过得,什么都乱了。”
看她这么着急,丁潇潇不禁宽慰道:“您只要自始至终坚持只是因为我可怜,所以收留在团里的不就行了?”
玲姐叹了口气,想要彻底撇开是不行了,眼下只能如此,走一步看一步。
“所以,我得练舞啊。不然,你不就成了明知故犯了?”丁潇潇继续开解道。
“你是个身段不错的丫头,身世可怜被我收留,就是为了带到王府献技。不错,你得登场,我日后才有话说。”玲姐立即接受了丁潇潇的提议。
雪破惊霄 清铃雪帝
“时间不多了,我们出发吧。”丁潇潇急着离开,赶紧说道。
玲姐有些为难的看了看她身后惠香等人,略有犹豫道:“我就这么带你走,他们不会……”
丁潇潇转头吩咐了一声:“我和玲姐去歌舞团练舞去了,要是世子回来就这么告诉他。”
说罢,她也没等几人回答,立刻和玲姐走了出去,极其麻利地跳上了马车。
玲姐的车刚走,一辆华丽的车轿就行了过来,车上坐的正是丁娇娇。她撩开车帘看了看世子府的门楣,很是有些不忿。
“堂堂燕王嫡子,就住在这?还赶不上祖父家一半气派。”
车夫回头狠狠看了她一眼,随即下车拱手道:“东临郡主求见王妃和二世子,还请代为通传。”
惠香在门口听见,心中不由得庆幸。
这个凌燕姑娘还有点运气,要是正面碰上,还真是不好收场呢。
车子很快到了一处客栈,玲姐她们就安置在这里。丁潇潇特意让马车直接进了后门,看清四周没人才迅速下车。
一个传言而已,弄得她如今好像一只过街老鼠似的。
“昨天选拔如何?燕王对舞蹈可满意?”丁潇潇问道。
玲姐闻言苦笑:“王爷的面我们哪里见得到啊,就是管事的接待了一下,登记名字的时候,听见咱们歌舞团叫这个,脸色极其难看。选什么啊,只是告诉我们后天几时入场,走哪个门到什么地方等着。其他的一个字都没有,就这么被打发出来了。”
丁潇潇不解:“不看舞蹈,也没看看人?”
“没有,就我自己和二世子府上那位进去了。”
“他们不怕当天你们跳的不好,惹了王爷不悦吗?”丁潇潇又问。
玲姐摇头道:“恐怕不是怕,是盼着。巴不得我们跳得一塌糊涂,他们才开心呢。”
丁潇潇不明白了。
玲姐解释道:“现在府里管事的,都是侧妃的人,寿宴主持的是王爷庶长子。听了我们是二世子派来的,自然不会多问。更何况,我们歌舞团的名字……哎……”
丁潇潇回忆了一下:“二世子起了个什么云梦情是吧,这名字暧昧了点,但是也不至于惹出火气吧。”
玲姐苦笑:“您是不知道,这个名字算是戳中了那位侧妃的肺管子了,不生气才怪了。”
“云梦不会是侧妃闺名吧?”丁潇潇问道。
红拂 陈天下
不论是不是嫡子,庶母也是长辈,何况封了侧妃。要是李林真的这么大逆不道,府里的人也该是会主动避讳的啊。
“要真是名字倒好了,主簿肯定就给改了。”玲姐叹气道,“听闻是这位侧妃当初是个花楼的魁娘子,她在的那花楼就叫云梦。”
丁潇潇脸色一滞,这个李林还真是出手狠辣啊。
她当时就觉得,云梦情这个词脱胎于云梦闲情,实在适合一些软香魅惑的场所。
果然,当初是一座青楼的名字。
“那地方后来就改了名,再也没人提起。二世子这么干,就是要把当年的丑事掀到台面上来啊。”玲姐叹息自己莫名其妙的就成了炮灰。

nhne5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炮灰郡主要改命 線上看-第二百零八章 謠言四起讀書-j82q5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炮灰郡主要改命
乌龙事件经过徐名医号脉之后彻底解开了,他笑着说道,由于婢女传话说的含糊,又是这么晚来请自己,所以想的多了些。
“婢女?”李林皱起眉头,想起来明明吩咐去请李大夫,怎么换成徐名医了,也是不解,“惠香!?”
婢女急急忙忙走上前,并不知道一搭脉,徐名医便知丁潇潇不仅没有怀孕,还是处子之身,莫名道:“姑娘腹痛,这么紧急,自然是请徐名医来合适啊。”
李林还是不解:“我明明叫你去找李大夫啊,怎么你去请了徐名医呢?”
惠香有点慌了,赶紧推责任:“奴婢路上遇到林小爷,他世子爷是着急说错了,让我去请徐名医呢。”
李林瞥了一眼旁边看热闹的某人:“骏驰?”
林骏驰慌忙出列:“世子爷,这姑娘一进门就吐,现在又肚子疼,不是……”
“是你个头!”李林扶额转圈,像是被活活气晕了头。
丁潇潇瞥着身边这个慈眉善目好像送子婆婆长相的徐名医,心里却在盘算,这人治疗刀伤在不在行?
“你们去找徐名医,会有什么后果,不清楚吗!?为什么不问问我再做决定呢!”李林突然吼了一声。
在场众人都安静下来,只有徐名医最镇定:“弄错了不要紧,我虽然不精通其他,但是这姑娘脉象还算天平,顶多就是累着了,世子爷不用这么紧张。”
面对颇有名望的徐名医,李林还是很有礼貌的,他立刻收敛了怒气,吩咐人将徐名医送出去,再请李大夫过来。
惠香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林骏驰在她旁边一脸不解:“世子爷发这么大火干嘛呀,弄错便弄错了,咱们也是盼着世子爷早日开花结果啊。”
“你当我是枣树啊,还开花结果!”李林喷了一句,之后叹了口气,“行了,现在满城都知道我府里有人怀孕了,你们等着看吧。”
话音刚落,一个穿着很是华丽的下人走进世子府,所有人见了他都低头行礼:“苏公公。”
李林一副你看吧的神情,瞥了林骏驰和惠香一眼。
“奴见过二世子!”苏公公极其夸张的神情,就像是看见什么稀罕物种了一般,“王爷有命,寿辰在即,宣您与王妃后日一同过府饮宴。对了,您府里那个小娇娘也一并带上,王爷想要嫡孙也是好久了,那天双喜临门,想见见您的妾室。”
李林把门带上,将苏公公不断试探的目光关在门外。
“我没有什么妾室,更没有有孕的妾室。烦请公公回去通传一声,没有什么嫡孙,为了不让王爷伤心失望,我这个不孝子就不在他老人家四十大寿的日子上门添堵了。”
苏公公闻言没有丝毫意外:“二世子说笑了,您和王妃怎么能不参加寿宴呢?老奴已经传完话,这就告退了。请世子代问王妃安康,王爷很是想念王妃,记挂王妃。要是您这边也没什么要紧事,还想请王妃早些回王府。”
李林刚想讥讽几句,苏公公见好就收,立刻告辞。
“不过大寿在即,府中格外忙乱,二位在世子府歇歇也好,王府里的事交给老奴打点便是。那老奴这就告辞了,二世子见谅。”
掌家 琼姑娘
说完,苏公公掉头便往外走去。
丝毫不给李林留机会,吐槽几句。
丁潇潇摸到门口,竖着耳朵听了听外面的情况,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府里那个小娇娘”说的是谁。搓着下巴猜测着,这个李林金屋藏娇藏在哪里,或许也是个能打开局面的新出口。
殊不知,她现在已经是全城谈论的,世子有孕的妾室了。
送走苏公公,李林的神情显然难看了不少,他平日里总是一副痞痞的德行,突然阴沉着脸,感觉就像是拿错了剧本似的,怎么看都别扭。
丁潇潇轻轻一跃回床上躺好,继续痛苦不堪来回翻滚。
“李大夫去清了么?”
林骏驰平日里和世子没大没小,但是见他如今的神情也是不敢造次。
“去请了,小厮已经出门了,世子殿下稍安。”
这句话之后,房间里陷入尴尬的沉寂,只有丁潇潇不屈不挠的哀嚎声,好似背景音乐一般,响个不停。
惠香用眼神询问着林骏驰,何时派人出去的。林骏驰瞪起眼来往下划了两次,重重的点了点门口。
意思是,现在还不快去,等着挨骂吗?
得到信号的众人默契的缓缓退出,只留下李林一个人在房中坐着,他手边有茶点,身边有娇娘,应该不需要其他人在伺候了。
丁潇潇看着鱼贯而出的人,恨不能把他们薅住,可是现实情况却是,她只能眼睁睁看着,房间里只剩下自己和这个大色鬼二世子。
李林喝了口茶,稍稍缓了缓脸色,终于把一层死灰的感觉抹掉了一些。
“还是很疼吗?到底是怎么了?”李林问道。
丁潇潇一边来回滚着,一边喃喃道:“可能是,可能是,马背上颠的。”
听了这话,李林手里的杯子顿了顿:“李大夫一会儿就到,你好好休息吧。”
说罢,竟站起身走了。
天下独尊
“留两个人在这听姑娘差遣!”到了门外,他喊了一声,“要是李大夫有了诊断,去告诉我一声!”
“是……”
半妖怜
怯生生的两个女子应了一声,丁潇潇觉得这不是刚才那个惠香。
她浑身是汗的躺平了休息片刻,只觉得装病真是个辛苦的工作,她一方面有点恼怒这个李林连歉也不道就这么走了,另一方面也是庆幸。
再抽一会儿,她觉得自己真的要抽了。
世子走了,两个婢女转身进来,都贴在门口,谁也不敢上前。
丁潇潇伸着半拉舌头,四仰八叉的摊在床上,模样也确实有点惊悚。
两个婢女看着她的样子有点害怕,谁也不敢上前,只盼着李大夫赶紧来。
“她怎么一动也不动了?刚才还又抽抽又喊的……”
“你去看看啊……”
“我不去,你去!”
二人争执着,也害怕着,时不时往门外看看,期盼着李大夫赶紧出现。
就在此时,一阵绵长而舒畅的声音丝丝绕绕的传了过来,两个婢女只感觉全身的汗毛都站了起来,顿时跳出房外去了。
累了一天的丁潇潇扯着欢快的呼声,已然睡得毫无知觉了。

xcb8o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炮灰郡主要改命 暖姜-第二百零七章 母慈子孝分享-x3zi8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炮灰郡主要改命
丁潇潇看了看还没有反出青的细皮嫩肉,装作一副娇羞的模样。
王妃听了这些说辞,早就是气冲头顶,见李林还过来胡闹,转起手腕一掌推在他胸口。
丁潇潇距离很近,看的特别清楚,这一反掌一绕,然后从容推出的动作,没来由的极其眼熟。
见母亲下了狠手,李林急急闪身躲过,擦着身子让了一掌,王妃见状,又要动手被儿子拽着袖口跪在脚边。
“母亲,您不能听她一面之词啊。”
天朝上国 阿菜
悬疑志
见儿子这副模样,王妃摇了摇头:“你呀,什么时候能长大?”
听了这话,李林突然化身小家猫,蹭在王妃手边:“儿子不想长大,儿子一辈子陪在娘亲身边。”
再生气的心此刻也化了,王妃喷出一口郁郁之气,顿时绷不住脸,掌化为一根手指,点在李林的额头上。
一副母慈子孝的和谐画面。
如果说,李林的年纪减去一轮可能还行,一米八几的大小伙子跪在母亲身边,还得弓着背才能蹭到母亲的手,实在是有点让人胃部不适。
丁潇潇瞥了他一眼,却见李林满脸的孝容边上,挤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狠狠钉在自己脸上。
片刻之后,李林用极其喜欢这个女子为由,哄着王妃将丁潇潇留下。
她也想不明白到底什么王妃,能让儿子把来路不明的舞女往家里领。
总之,最终的结果是,她被迫滞留在世子府,唯一值得幸庆的,是没被关在柴房里,好歹有一间客房落脚。
夜幕渐渐降临,世子府刚刚用过晚膳,就要进入安静的夜梦之时,一声惨叫打破了所有人的寂静。
丁潇潇抱着肚子,在卧房里来回打滚,就像是吃了什么穿肠毒药一般,面色恐怖。
侍女们吓坏了,赶紧向主子禀告。
特种部队之蓝影
刚刚上了药的李林一瘸一拐的走来看情况,他想知道这个满肚子心眼儿的郡主,又在打什么歪主意。
“怎么了?”倚在门框上,李林翘着一只脚,动作滑稽。
丁潇潇继续滚着:“疼……疼……”
李林远远看了一眼,笑道:“您这架势,不是要生了吧,要找稳婆来吗?”
你娘的。
丁潇潇心中暗骂了一句,戏还得继续演。
“疼,肚子疼……”反反复复就一句话,装别的,丁潇潇没有表演经验也不是很有底。
李林换了个姿势,看了看丁潇潇的状态,揪住她身边的婢女问道:“她吃什么了还是喝什么了?”
婢女也很是慌张,毕竟这是世子爷第一次把姑娘带进府中,还当着王妃的面说,他很喜欢这个姑娘。
结果这个很喜欢的姑娘刚在自己手边吃了顿饭的功夫,就在床上疼成了一只蜈蚣,这谁看着不心焦啊。
“姑娘没吃什么特别的,就是府中的晚膳。不过,用饭的时候,她就说胃不舒服,也没用多少。奴婢们劝说姑娘可以喝点汤暖暖胃,她坚决不喝,说是感觉很恶心……”
婢女说话间,抬眸悄悄观察着世子爷的神情,毕竟这位花名在外的燕王府二世子,在外招猫惹狗的功夫,是人尽皆知的秘密。
李林现下却在想,这丫头一路奔波,昨天晚上刚刚经历一场纷争打斗,方才入城又差点摔下马车,自己又将她控在马背上一路颠簸回府。
她那几两重的骨头,还真是经不起。
见世子爷神情逐渐严肃紧张起来,婢女心中有数了,赶紧屈膝问道:“世子殿下,姑娘像是挺严重的,要不要请个大夫过来看看啊?”
少将大人,求轻宠!
李林点点头:“快去,要李大夫来,多少钱都行。”
婢女有些意外,妇科圣手徐名医不才是最佳人选吗。
见她还愣着,李林怒道:“傻了?快去!”
婢女屈了屈膝,赶紧向外走去,没多远便遇到了刚回来的侍者,他将玲姐她们送进燕王府又接出来送进客栈安置,正累的骨头都要散架子了。
“急忙忙的去哪啊?”
婢女见到他赶紧说道:“林小爷您可算是回来了,世子殿下带回来一个姑娘,突然腹痛不止,我要着急去请大夫呢。”
林姓侍者很是愣了愣,再回想起下午见过一个姑娘和世子爷回来,一下马就开始吐。
“是一个娇小可人的姑娘吗?”林小爷比量了一下。
“就这么高的,世子的喜好您还不知道吗?”婢女轻声吐槽了一句,之后急忙忙说道,“我不跟你多说了,来不及了,我得赶紧去请李大夫。”
林小爷拉住她:“李大夫?不是徐名医?”
婢女眼睛一亮:“你也觉得?”
两个八卦的心碰撞在一起,顿时熊熊燃烧起来。
你我轻狂的十年 十字救赎
“姑娘是什么地方不舒服?”林小爷问道。
“肚子疼,满床打滚呢。”婢女脸色很是暧昧。
“这就对了!”林小爷一拍手,“我今天第一次见她,那姑娘就在吐。现在,世子爷又将她留在府中。错不了错不了,你去请徐名医,听我的没错!”
婢女眼睛都亮了:“这么说,咱们世子要纳妾了!?咱们要有小世孙了?”
林小爷拍拍胸脯:“我天天跟着世子,这点数还是有的。虽然经常告诫他别弄出人命,但是现在这么看来是差不多了。”
婢女还是有点担心:“可是,世子明明让我请的是李大夫啊,还说了多少钱都行。”
“多少钱都行?听听,这是怕小世孙出状况啊。”林小爷很是胸有成竹,“听我的没错!世子爷只是急的乱了,一时口误。他一个男子,平日里也不惦记什么妇科圣手啊对不对。”
听完这一通分析,婢女很是肯定了:“我就说,为什么是李大夫,不应该是徐名医吗。好的,我这就去!”
说罢,已经彻底弄错方向的婢女欢天喜地无比确定的奔向了一个错误的方向,不到半个时辰之后,整个吉里城都在传言,那个早就过了议亲年纪的大龄单身狗燕王二世子,家里偷偷藏着的小妾有孕了。
徐名医急匆匆的走进丁潇潇的客房,看见世子亲自在门口等着自己,心里对于婢女的话更是信了十足。
“孕妇在哪,我先给她号个脉吧,世子莫慌,有孕初期各种不适都有可能发生。”
“孕妇?”李林一头雾水的问道。
在床上滚得累了,正在休息的丁潇潇听见这话,脑子里又是那句:你全家都是孕妇!

j3kzv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炮灰郡主要改命-第二百零五章 吐出謠言鑒賞-qj5vu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炮灰郡主要改命
真让丁娇娇看见,她别说买药了,就连放个屁都会被探子逐字汇报。
“那你带我去个没人的地方,躲开他们不就得了!?”丁潇潇呵斥着,言语中怂横怂横的。
李林点点头:“好呀,悉听尊便。”
说罢一转身,他飞身一跃将丁潇潇像袋粮食一样横架在马背上,自己拉起缰绳绝尘而去。
丁娇娇耳听得马蹄声响,暗觉不好,拉开窗帘一看,只见到二世子掉转方向而去的背影。
街上不少人惊讶于丁娇娇的容颜,均是驻足观看,赞叹一片。
丁娇娇见状也不好再多停留,只能命车夫迅速离开,直奔驿馆而去。
东临城与吉里城在多年前交往甚密,双方都有驿馆在城中心很是热闹的繁华的地段,后期不知由于什么原因,两城关系疏远了不少。
这次丁娇娇到吉里来,算是近年来第一次互动。
所以,可谓是身兼重任。
裴少,乖乖就擒 维维宝贝
转了几个弯,丁潇潇胃里的隔夜饭都快颠出来的时候,李林终于在一幢府邸门前停了下来。
闻听得马蹄声,一个打扮很是干练的男人走了出来,迎着李林唤了一声:“二世子回来了。”
之后,他才看见在马背上的丁潇潇,顿时愣住了。
“这位小姐是……”
丁潇潇内心的独白是,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然而真实地反映却是一张开嘴,便哇的一声吐了一地。
侍从见她如此,更惊讶了,他看着李林满脸的不可置信和惊恐不已。
“世子啊我的世子啊,您终于还是把人家搞出人命来了!?小人都说了多少次了,要注意要注意,您怎么就……”
球场暴徒
赛尔号之战神无敌 唐钰儿
朝代 順序
丁潇潇吐的抬不起头,手指着侍者,脸上浮现出杀人的凶光。
李林上前一把捂住侍者的嘴,低声道:“你在胡扯什么啊,这是西归来的舞娘,我俩才见了两次。”
侍者拿开李林的手,坚定道:“两次!?两次足够了!世子,这次大寿您可不能再出任何状况了啊。”
终于吐得能抬起头了,丁潇潇指着侍者大喝道:“胡扯什么!再信口雌黄我撕了你的嘴!”
侍者吓呆了,看着丁潇潇上上下下打量了三遍,这丫头个头娇小脾气却大的厉害,他在世子府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碰见有人敢跟自己这么横的。
对方还是西归小城的一个舞娘,简直是笑话。
夜夜强宠:恶魔,轻点爱
极品僵尸
见他还想还嘴,李林阻拦道:“行了,你还没完了,赶紧把马牵下去。我娘在吗,今晚她在哪用膳?”
侍者撇撇嘴,上前牵马去了。
“王妃在府中用膳吧,没听说那边来人请啊。”
李林苦笑了一下:“大寿在即,我们母子当真是可有可无了?!”
丁潇潇抹了抹嘴,瞪着李林道:“行了,现在丁娇娇也走了,你可以送我去燕王府了吧?”
李林莫名其妙的问道:“王府?你去王府干什么?”
“不是你叫玲姐她们来,为寿宴献舞的吗?”丁潇潇觉得这个二世子是不是花酒喝的太多,酒精烧坏了脑子。
我的美女房客 黄家小亮
李林闻言突然大笑起来,好像丁潇潇说了什么不得了的笑话一般,好半天才直起腰:“寿宴献舞?她是不是想多了!?宋玲那个歌舞团的水平,能去燕王府寿宴献舞?”
丁潇潇不解道:“不是说以前也来过吗,前几年,歌舞团还有个姐妹被王爷收了房?怎么一转眼,就不配了?”
李林收了笑容,狠狠看向丁潇潇:“姐妹?你融入的倒是挺快的!玲姐这次是我请的,我让她干什么,她就得干什么!你既然属于她的歌舞团,就给我乖乖听话,今晚我要你留在我的府邸,哪也不准去!”
丁潇潇愣住了,这人怎么喜怒无常,完全不讲道理啊?
正要开口辩驳,玲姐破了个洞的马车也摇摇晃晃的到了,车上的人挤作一团,各类物品不得不抱在手上,看起来极是狼狈。
见不是燕王府,玲姐也有些意外,本想询问引路的小厮,见李林在赶紧下车屈膝行礼。
“二世子,这是您的府邸?不是说去燕王府献礼的,怎么先来这了?听说今晚要在王府选拔的呢,去晚了会不会耽误啊?”玲姐笑容满面,虽然心里很是焦急,面上却不能流露分毫。
“王府献礼?”李林问了一遍。
玲姐笑容逐渐尴尬:“燕王寿宴在即,不是去王府献舞,您请我们来是……”
丁潇潇听到这,心底咯噔一声,原来并没有写明白是来做什么的,玲姐脑补的功力也是可以的。
果然李林尖锐的问了一个问题:“在你玲姐眼中,我吉里城就只有一座燕王府是吗?”
玲姐愣在原地,目光不由得扫到站在李林身后的丁潇潇。
她赶紧摇了摇头,顺便指了指旁边的世子府,玲姐立刻领会,赶紧笑道:“这当然不是了,世子府还有各位大人亲贵各个都是咱们的主顾。只是,寿宴在即,奴家才妄加猜测。我们是二世子请来的,自然听凭二世子吩咐。您说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车上的姑娘们听闻不是去王府献舞,无不面露失望之色,尤其是春燕,她瞪着一双大眼睛看了看面前这座普通到西归满大街都有的府门,俏脸顿时就沉了下来。
“玲姐,怎么回事啊,你当初可是说向燕王献舞我才参加的啊。”
丁潇潇扬了扬眉毛,这丫头,长得不错眼神确实不咋地啊,都什么节骨眼儿了,还说这个。
果然,李林顿时坏了一张俊俏痞邪的脸,哑着声音问道:“这位姑娘,若是本世子和王妃请你,还请不动,是吗?”
玲姐转头对着春燕使眼色,后者却完全没有收敛的意思。
“当然不是,只不过,二世子不说清楚讲明白,就这样吧人诳来,是不是有些欺人太甚了。若是您早就看中了凌燕,就别那我们在这当幌子寻开心了。”
神的伊甸园
说到底,还是嫉妒丁潇潇被当街抱走,二世子在她面前目不斜视的带走了丁潇潇,于她而言像是受了什么奇耻大辱一般。
七夜谈 十四阙
北斗推理剧场
李林走到春燕面前,直勾勾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突然问道:“三年前进了燕王府的那个女子,是你什么人?”

podzw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炮灰郡主要改命》-第二百零四章 再見李林讀書-3ws8b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炮灰郡主要改命
就在这一瞬间,丁潇潇想起了一个世纪难题,如果你不小心裸奔了(别问怎么个不小心),捂哪里。
于是,众人便在一声巨响之后,看见一个捂着脸的女人从车厢里掉了出去。
屈雍确实在人群中,看见疯动的马车莫名其妙定住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丁潇潇动手了。这么多人上前推车,他便开始担心这马车能不能禁得住。
果然……
“城主千万不能妄动啊,临邑大人还在城外,您现在的身份要是就这么冲进去,郡主和您怕是要一起遭殃了。”丁一很不放心,一直跟在屈雍身边,在他看来主子还是有些心机见识的,这个场面应该应付得了。
蛇蝎宠妃:王爷请自重
可是,屈雍冲出去情况就变了,现在他是西归的逃犯,和他绑在一处,主子才更加危险。
丁潇潇不是不想让自己摔的轻一点,但是她更不想就这么滚到丁娇娇面前,由她奚落。
着地的一瞬间,她疼的咬破了嘴,但还是没把手放下来,依旧紧紧护在脸上。
隐仙 金鳞小生
几个轱辘之后,一双精致的绣鞋就在她面前不远,丁潇潇正想着以什么姿势爬起来迅速逃离现场,突然一双手将她从地上托起,极其利索的抱了起来。
丁潇潇心里骂了来人一万遍,本想低调溜走,现在怎么搞?
“放我下来!”她低声呵斥。
来人却轻轻巧巧的:“娘娘轻声点,别挣扎。我也是要面子的。”
上司大人,如狼似虎
这个声音……
他认识我!?
丁潇潇心头一抖,被人轻薄的记忆一瞬间浮起,她撤了手面前的这个,不是李林是谁!?
见她露脸了,李林一转身,将她护在身前。
诡行 刺蔷薇
丁娇娇站在后面一脸惊讶,却看不见被抱起的女子是谁。
周围的守卫愣了愣,慌忙行礼:“见过二世子。”
二……世子!?
丁潇潇看着他眼神里全是难以置信,这个混在金将军队伍里,还经常在地窖里轻薄大媳妇儿小嫂子的小兵,居然是燕王府的二世子!?
玲姐慌忙上前,赶紧施礼:“二世子,这是我们的舞娘,实在是唐突了。凌燕,还不下来!”
丁潇潇头皮一麻,正要挣扎,却被李林一个眼神按在原地。
“凌燕?好名字。”李林说着,眼神往她脸上飘了一下,不知为何,丁潇潇顿时呼吸停滞了一下。
“玲姐,辛苦了,就随我进来了。宏昌,我发的这份通关文书是有什么问题吗?”他转头看了看护卫队长,笑着问道。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重生之再做我老婆
“没有没有,这就放行,开闸!”队长慌忙吩咐道。
丁娇娇站在原地,看着李林抱着一个舞娘头也没回的走了,甚至连目光都没往自己身上飘一下,气的咬紧了牙关。
“郡主娘娘,您快请吧。”队长赶紧上前献殷勤,“我们二世子就是这么个劲头,您别见怪。就连王爷也拿他没办法,您可千万别见怪。”
二世子……
丁娇娇狠狠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脸上支起笑容,向队长点了点头,转身便上车了。
“给我查查,那个叫凌燕的舞娘什么来头!”丁娇娇就像卸了妆一样,刚坐上车便露出一脸的愤恨,“二世子,爹爹不就是冲着才叫我来的吗!这是怎么回事!?”
婢女们不敢出声,纷纷点头称是。
霸 皇紀
“早就听闻那个二世子风评极差,没想到竟然到了这个地步,一定要告诉母亲,到了驿馆立刻写信!”
婢女慌忙应声,给丁娇娇加了一个软垫子靠着,但是显然这对于压下她的怒火并没有实质性的帮助。
“区区一个燕王,不过是北荒不受待见的闲王,居然敢让本郡主只带三个人来向他贺寿!”丁娇娇狠狠拍向身前的案几,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但可见一路上不少抱怨。
太子嫁到 凤倾天下 星绫
“娘娘,咱们在城外说几句都无妨,现在毕竟入城了,您还是要多注意着。”车夫在外面听见声响,回头劝诫。
嫁 時 衣
丁娇娇立刻住了嘴,像是对这个车夫有几分畏诫。
“我就是随口说两句,爹爹的吩咐我自然是记得的,只是有点气不过,这个二世子居然看都不看我一眼。”
“郡主从小心比天高,世子不看您,就能难住您了吗?”车夫继续循循善诱道。
他的话听起来不重,语气里却拿捏着教训和恭敬的分寸,像是软软的馒头里夹着骨头,看着软软糯糯,真想一口咬下去,硌掉大牙。
丁娇娇的气焰略略收了一些,眼神里却透出无尽的厉色。那个被二世子当众抱走的丫头更是成了她的眼中丁一般,恨得她咬牙切齿。
此刻被嫉妒出血的主角正满脸赤红的在李林怀里,极其张扬的走在吉里的大街上。
“你能不能放我下来,你个骗子!”丁潇潇低声怒喝,“你什么时候跑了,怎么知道我会来?偷偷摸摸装成一个小兵,混在西归城里,你到底想干什么!?”
李林笑着说道:“我就是叫李林啊,骗你什么了?我不知道你会来,只是听说我请的歌舞团在城门口遇到刁难,所以才来看看。正巧碰见你,这只能说明我们有缘分啊。”
“狗屁缘分,你赶紧放我下来,不然……”丁潇潇像一只小狼狗似的,露出牙齿,仿佛下一秒就要咬在李林的胳膊上。
“不然?不然郡主娘娘要用千斤坠,拽断李某人的胳膊吗?”李林笑呵呵的说道。
丁潇潇一愣:“你,你怎么知道?”
李林大笑:“我只是看上去草包一点,也没草包得那么彻底。郡主地窖里踩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刚才看见疯动的马车突然定住,也猜到七八分。只是没想到真的这么巧啊,缘分,真是缘分。”
丁潇潇不明白李林在高兴什么,她只知道自己这样受到侧目,想要低调在吉里城行事便会多有不便。
英雄联盟之我师父无敌
“你先放我下来,我不想当街跟你动手。”丁潇潇眼看着越来越多的人注视着他们,再厚的脸皮也经不住这个。
李林收了收笑脸,沉声道:“丁娇娇的马车就在后面,你是想让她看见我无所谓。”
丁潇潇探出半颗头往后看了看,四匹马的大车就在他们身后缓缓跟着,这让她犯了难。

nqdyh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炮灰郡主要改命 起點-第二百零二章 東臨郡主相伴-m8jsj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
守卫从玲姐手中夺过马鞭,已经高高扬起,突然看见好似凭空冒出来的这么一辆马车,也觉得很是意外,手里缓缓放下。
马鞭正好搭在玲姐头上,惹的她很是烦闷的一撩。
丁潇潇见状忍不住噗嗤一声,周围很是安静,她这一声笑顿时引来不少目光。
虽然她随后便像鱼一样,沉到车窗下去了,可还是有目光在她脸上顿了顿。
来的这辆马车装点的并没有多么华丽,甚至说颜色略显单调了些,可是花式大气镶金质感细腻,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
周围人不自觉的让开一条路,再加上马车上挂着的通行令牌,是金底的,更让普通运货的马车避之唯恐不及,别说碰上去,就是靠近了仿佛都能熏脏了一般。
车子行了不少路,同行牌有好几张,但是车轮铮铮马夫正襟危坐,连拉车的四匹马都精神矍铄,和周围通关的芜杂氛围显得格格不入。
舞女们争相看着,一个个都既是羡慕又是嫉妒。
“这谁呀,到吉里来还能整出这么大排场。”
“你看那些通关令牌还看不出来?”春燕睨了一眼,居高临下的口气不容置疑,“不是西归来的,也不是北荒其他城邦,还能是哪。就算不认识通关令牌,也认不出满车的图文徽记,总得猜得出来吧。没见识是命,没脑子那可就是自找的了。”
说着,她往没脑子的郡主凌燕那里特特看了一眼,发现对方只是若有所思的呆坐着,顿时没了力气。
吵架这种活动,一定要势均力敌剑拔弩张,但凡有一个消极应战的,这就吵不动了,丁潇潇目前的状态就非常影响春燕的发挥。
最后,她的独角戏只得靠冷嗤一声,来草草结束。
“也对,都是郡主,人家出门高头大马专人开道,她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的。哎,要是我啊,就找个泥坑把自己埋了,再也不出来丢人。”
丁潇潇从一开始就猜到了,一个燕王寿辰,特别大的人物,不会从这个城门这样进入。能如此高调出现的,又要通关过城门,那十之八九,便是东临来的了。
荒古神儲 倉矢
“是东临城?是东临城主府的车轿?凌燕,你不认识吗?”
众人听闻出话外之音,顿时炸锅了。
“那车上的是东临第一美女郡主丁娇娇?”
“她来吉里干什么啊?不会吧。”
春燕见大家终于有了反应,捏出自己的镶金箔的团扇,轻轻在鼻子前拍打着,很是骄傲的看了看四周。
“郡主早就到了议亲的年纪,西归城……”她看了丁潇潇一眼,尔后轻笑了几声,“现在这幅光景,郡主怕是也看不上了。北荒是城邦大国,即便是吉里也比东临差不到哪里去。郡主此次前来,自然是打打知名度,与亲贵们混个脸熟啊。将来,仪亲也能找到门。”
众女子听得如痴如醉,就像是在高头大马的车轿里有人供奉伺候着,送来展览的郡主就是自己一般。
春燕最后总结:“所以,郡主也就不过如此。和咱们的目的,有何不同!”
说罢,她狠狠瞪了已经到自己眼前不远的东临马车一眼,愤愤摔下了车帘。
守卫开始驱赶周围的车马,玲姐趁机将马车又往侧前方停了停,一方面躲开东临城主府的马车,另一方面她距离城门口又近了一些。
“不知车上是哪位贵人,还烦请通报一声,小的好赶紧派人通传。”
城门守卫职责所在,更何况对方也就是东临城,又不是北荒都城来的皇族,检查自然不能免。
不过,他也无谓枉做小人,白白得罪东临城主府,这话里话外的意思都到了,看似客气,实则是要车上的人将姓名来历统统报上来与其他人一样要走通关程序。
雄圖之青龍之亂
车夫跃下车来,对着守卫拱了拱手,奉上通关文牒。
武道破空 七郎传说
“守城大哥们辛苦了,这是城主的一点心意,还请队长受累代为交付。”
车夫紧接着便奉上一个锦袋,虽然不透明,但是从分量上看,应该是一包金叶子。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安姿莜
车夫的眼神都这么好使,从一群穿戴一致的人中,能分出哪个是头儿。
守卫队长顿时眉开眼笑,心中的喜悦全喷在脸上,嘴里还是客气着:“无名小卒怎么配城主记挂着,实在不知道车轿里的是郡主娘娘,失礼失礼了。”
说罢,他便领着身边的护卫对着马车行了个礼。
丁潇潇蜷在车尾,是最靠近东临城主府马车的,透过薄薄的车厢能将外面的声音听的一清二楚。
得知外面的真的是丁娇娇,她的心没来由的越跳越快。
这个守卫队长也不是吃素的,这么毕恭毕敬的行礼,车中的人总不好一点反应也没有,借这个机会,他就能摸清楚车厢内的情况了。
不伤面子又尽忠职守了,办事就是要这种人才行。
丁潇潇开始意识到,这个燕王府寿宴恐怕不简单,就是守城的人,显然也是经过挑选的,并非一般的大头兵。
果然,队长说完这句话之后,久久不起身,一直这么躬着,车夫见状只得转身通传。
“郡主,吉里城守卫队长向您请安呢。”
车帘一动,无数人的目光都向那里看去,寂静无声的城门口,期待的呼吸声都显得很是吵扰。
丁潇潇忍不住起身挤到车窗前,被同样好奇却不想承认的春燕白了一眼。
“你挤过来干什么!?一起住了这么多年,你是没见过吗!”
我的元首 落爺孤獨
丁潇潇也不恼怒,继续盯着东临马车,想知道接下来出现的,会不会是一个浓妆艳抹绫罗绸缎的花妹子。
一阵香气扑来,两个婢女挑开车帘,一个披着烟霞粉雾样大氅的女子走了出来。
她头上没有满是钗缳,反倒是极其简单的只插了一根看不出材质的钗,挽了一个略显青春的对称发髻,雪肌黛眉朱唇皓齿,确实一位宛若天仙的美娇娘。
没想到她直接下了车走到自己跟前,守卫队长默默后退了半步,明显的喉头滚动咽了咽口水。
春燕挡在脸上的团扇顿时拿了下来,一脸不屑的瞪了一眼。
丁潇潇却管不住眼睛,在人群中寻找起屈雍的身影来。
要是他知道丁娇娇也来了,应该会想尽办法进入吉里城吧?

sohat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炮灰郡主要改命 txt-第二百零一章 又遇阻礙鑒賞-69g0t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
丁潇潇发呆的时间,玲姐已经殷勤的往她车上走去。丁一赶紧上前道:“怎么敢烦劳您,小的去为主子收拾一下即可。只是,车不能进,我们能进吗?小的愿意伺候各位,绝不会多添麻烦的。”
玲姐露出些许尴尬和讳莫如深的模样,很是真诚的说道:“这位小哥,不是玲姐不厚道,你呀实在不方便继续跟着凌燕了。况且,加一个人我都要想办法好好解释,男人更是带不进去的。”
丁一闻言大惊,赶紧下跪道:“小人愿意当牛做马,什么都不要,只求陪在主子身边!求玲姐成全。”
“倒是个衷心的。”玲姐叹了一声,“你要是想继续跟着,就在城外等着吧,城郊也有能落脚的地方,等我们从城里出来,你要跟着要走我都无所谓。”
丁一紧张的看着丁潇潇,后者对他默默摇了摇头,他也只得先退下了。
在车上搜摸了一阵子,丁一拿了个包袱下了车,递给丁潇潇说道:“主子,您一定好好保重啊,这里头是您的换洗衣服还有些傍身钱。小人在城郊等着您,多久都等。”
“落魄成这样,还要养个奴才,真是猴子穿衣服,装什么人啊?”春燕瞥着一双樟脑球一样的白眼珠,不屑的说道。
丁潇潇接过包袱,心里有点不舒服,怎么这场面弄得这么凄惨。她突然觉得,丁一的手刻意将一个东西往她手里按了按,她顺势一摸,发觉包袱最下面有一个盘成一团但是很锋利的东西。
软剑?
这是屈雍的软剑。
丁潇潇下意识抬头,见车窗处已经彻底放下的帘子还在微微晃动,心头不知为何暖暖的一阵,竟有点想哭。
“别舍不得了,赶紧走,晚了咱们都吃不俩兜着走!”玲姐催促着,丁潇潇跟着她上了车。
離婚吧,殿下! 六少
茶摊老板看了全程,叹息着走到一直目送马车的丁一身边,很是感慨道:“难得你们这么情深义厚的,你要是不嫌弃,就到我家先安顿几天。燕王府寿宴是大事,没准当日能够城门大开,热闹一天。”
丁一看着老板,愣了片刻,扑通一声跪下了。
丁潇潇自然不知道剩余的人如何,她第一要务就是混进城,找个药铺子想办法弄点好使的药,偷偷送出去给临邑。
没有时间商议接头方式,丁潇潇一直有点忐忑,时不时借机会往车后面看。一直到发现丁三默默尾随着,她才放心了几分。
黯夜巡游者
霸蛮至宠:吃定调皮小萌妻 尉迟蓝沁
这几个月算是没白培养感情,终于有点默契。
还没到城门口,蜿蜒近一里的车队就将马车阻拦住了,丁潇潇探出头来,看见丁三还在后边吊着,顿时安心了点。
城门口各种样式、颜色、大小的马车,各型各色的人都在等着过关进城。有的车子卸了东西就回去了,能进城的车排在一列,每辆车上都有一个类似狮头的牌子,想必这是通关令牌了。
丁潇潇缩回头,在车里安静的缩着,春燕以及她身边的那一群紧紧的围绕着好,像燕窝一样的小舞女们,都在用一种极其不善良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她目的已经达到,也不想引起无谓的纷争,所以决定尽量保持低调,毕竟自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萌新。
作为一个软萌软萌的小萌新,就应该有小萌新的态度。
车轮骨碌碌地转着,虽然车队很长,但是没过多久,她们的车子便到了城门口。
即便丁潇潇并没有再往车窗外看去,但是她也感觉到,应该是有什么特殊原因插队了。
“这么一大车人都是干什么的呀?车上都有什么东西啊?下来检查!”城门口的守卫毫无感情的说道。
玲姐下车应答:“这位军爷,咱们是西归城的歌舞团,受邀来参加燕王府的寿宴的。”
“哦?!西归城的?王爷居然请了西归的歌舞团?!”旁边一个守卫更是不解,“咱们北荒有名的歌舞团这么多,怎么还要到西归那破地方请?”
“听说不是燕王,是二世子。就喜欢这种长得又矮又小,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小丫头。咱们北荒女子,高挑结实,他可能折腾不动。”
“哈哈哈哈……”
王國血脈 無主之劍
众人闻言哄笑起来。
车上的女子们开始想尽办法彰显出自己的身材,并不是传说中的那种要什么没有什么的。
面对着众人嘲讽的玲姐,还是保持着一脸相当官方的笑容,但是掀开窗帘,被众多女子压在左下角,直露出一只眼睛的丁潇潇还是敏锐的发觉,她的手指分明狠狠的搓了一下。
“这位军爷说的极是,确实是二世子邀请咱们来的,还请您放行。”玲姐说着将通关令书双手奉上。
虚魂空间 酸菜
谁知,守卫瞥都没瞥一下,反倒推了她一把说道:“你们这样的没有资格优先进城,去队尾!下一个!”
岛是海上星 苏若灵
车上的女子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我们都到了门口了,为什么要重新排队啊。”
“去队尾?天黑也进不去呢,我们傍晚要赶到燕王府啊,还能来得及吗!?”
等我盛開愛上妳 南風知意
没人理会几个小女子在抱怨什么,守卫们已经朝着另外一辆马车走去了。
玲姐沉着脸,看了看后面又变长了不少的车队,眉毛一提,拉过马头,便往城里走。
马车动的很是没有预兆,车上的姑娘们顿时摔作一团。丁潇潇被压在最底下,疼的龇牙咧嘴,却也不忘了第一时间掀开车窗帘,继续看外面的好戏。
见她们居然硬闯,本来走开的守卫们又回来了,两个人拉着马,领头的走到玲姐跟前,拔出佩刀。
周围的人都不动了,静静看着一场即将发生的流血事件。
丁潇潇有些心累,她不着急进城,只要能进就行。但是若是起了冲突,她们进不去了,那她这半天光阴就算是白白浪费了。
临邑……
微微皱起眉头,丁潇潇抿紧了嘴巴,往队伍后面看了看,想确认一下丁三的位置。
就在此时,一辆极其华丽的马车四平八稳的碾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