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yp5引人入胜的小說 神樹領主-第853章、再見陽絕熱推-9u2er

神樹領主
小說推薦神樹領主神树领主
看着对手瞬间只剩几十人,其中还有大半受了重伤,容玉儿有些不敢置信。
数百人,转眼就只剩下几十人,这也太强大了!而且,牧尘根本就没动,一直站在原地!
“现在明白自己的行为,是多么幼稚了吧!凭着一个四级阵法,然后拉上一群与自己一样的废物,就以为能杀了本王!简直太可笑了。”
雷震此时,心中满是震惊,他知道牧尘很强,但是他不知道牧尘究竟有多强!
强……这个概念是很宽泛的,一个筑基期修士,觉得虚丹境很强,同样,他也觉得神王境强者很强,因为不论是虚丹境还是神王境,都能杀死他。
雷震纵横秘境几百年,遇到过的高手千千万,在他的观念中,强……也只会比自己强一点,只要他能全力应对,任何人都能被杀死。
几百年的身居高位,让他失去了对强者的敬畏,也失去了对‘强大’二字的想象。
不由得,雷震开始后退了。
牧尘步步靠近,道:“或许,在你的想法之中,归仙之境……已经是当世无敌,即便再强,也不会强到那里去?但是现实却并非如此,这个世界很大,什么归仙什么金丹,都只是开始而已。”
牧尘一个爆发,身形直接出现在雷震面前,几乎在雷震没有反应过来前,就将他踢飞。
强劲的力量,瞬间击破雷震的护体罡气。
“噗……”
一口老血喷出,雷震立即脸色煞白。
牧尘的力量,可不是一个刚入归仙境的人,能挡住的。
当初,牧尘还没渡过天劫时,就能硬抗虚魂境高手!如今,已经成为御魂境强者的他,又岂是归仙境所能抵挡的。
强大的求生信念,以及自己数百年的孤高,让雷震的战意大涨,即便是死,他也决不能窝囊的死去。
“混蛋,老夫今天,就与你同归于尽!”
雷震大吼一声,手中捏动法诀,并将一块类似阵盘的东西捏碎。
“锁神阵!灭!”
一声怒吼,大阵立即发生暴动,之前还比较平静的大阵,随着雷震手中阵盘被捏碎,立即爆发出可怕的威压。
刹那间,天空色变,狂风骤起,雷光闪烁,无数雷电在半空汇集,一瞬间,整个大阵的全部力量,竟然全部聚集成一颗雷球。、
狂风肆虐,威压遍地……
牧尘看着这颗雷球,面色有些意外。
另一边,雷震瞬间拿出一颗黑色灵球,灵球差不多有脑袋大小,灵球内,蕴藏极为浑厚的阴气、尸气!
“阴噬球!”
雷震一声大吼,将口中鲜血吐在阴噬球上,阴噬球吸收血液后,立即释放出可怕阴气,所过之处,万物凋零。
雷震将自身全部力量,全部灌入阴噬球,大吼道:“所有人,快动手!一起上!”
赵霸、北堂傲、还有带着金色面具的神秘人,竟然不约而同的催动力量,拿出各自的灵器,准备动手攻击牧尘。
面对所有高手的进攻,牧尘表现的非常淡定。
天空中的雷球,已经凝聚成形,正在朝着牧尘落下。
雷震的阴噬球,携带浑厚阴气以及雷气,急速朝着牧尘袭来。、
赵霸的剑气,北堂傲的掌力,以及金色面具神秘人的拳劲,同时朝着牧尘进攻。
面对这么多的强劲攻击,牧尘先是单手拖住雷球,另一只手直接握住阴噬球,不顾阴气雷气的侵蚀,直接将阴噬球砸了回去。
至于赵霸、北堂傲、以及金面神秘人的攻击,牧尘管都没管,这点攻击,连破防都办不到。
阴噬球被牧尘大力砸回,雷震本想双手接住,但是牧尘的力量太大了,全力一砸,直接将雷镇砸入地面。
并且,阴噬球上,还携带着牧尘的浑厚法力,法力爆发,强悍的力量,立即让雷震重伤。
奄奄一息的雷震,直接晕死过去。
一代归仙境高手,在牧尘手中,却是这般无力。
我 的 黑道 總裁
至于阵法凝聚的庞大雷球,则被牧尘手中的一根枯树枝吸干。
烟消云散之后……牧尘毫发无伤的走出尘埃。
赵霸、北堂敖、高如海,早就被吓得脸色苍白。
正当牧尘解决雷震,而表露出一丝松懈时,一枚携带强劲力量的降魔锥突然穿透牧尘的心脏!
见到牧尘心脏被穿透,身后三女立即大惊失色!
“夫君&少爷&少爷……”
连续三声惊呼!
牧尘默默转身,看着不知何时已经来到自己身侧的神秘人。
“九阳之力!你是玄天宗的阳绝!”
牧尘胸口的伤势,正在缓慢恢复,被九阳之力贯穿了心脏,换做其他人早就死了,但是牧尘……只是重伤而已。
牧尘,为自己的轻敌,也付出了代价,嘴角流下一丝鲜血,气息明显弱了不少。
“牧尘兄,多日不见,别来无恙。”
头戴金色面具的神秘人,慢慢摘下面具,露出一张英俊年轻的面庞,正是许久不见的阳绝!
阳绝笑道:“不愧是不死战体,即便心脏要害受到九阳之力的攻击,也能缓慢恢复!”
“若真的贯穿了心脏,恐怕即便是本王,也已经重伤不起,虽然,不死战体能让本王不死,但是九阳神力非同小可,若是被九阳之力贯穿心脏要害,即便是本王,也要卧床半个月!”
阳绝:“…………”
“你刚才的攻击,并未贯穿本王的心脏,以本王的实力,想要移动心脏要害……并不难!你刚才的攻击,太快太突然,等本王发现之时,已经晚了,既然躲不开,规避要害……还是能办到的。”
说话间,牧尘胸口的伤,已经止血,但是伤口附近,九阳之力一直在抵抗,牧尘想要快速恢复伤势,的确不好办。
突然被人偷袭,牧尘心情很不好,当即转身,专心对付阳绝。
至于赵霸等人,见到如此好的机会,当即转身离去,丝毫不曾停留。
牧尘看着阳绝,道:“多日不见,阳绝兄可还好,当初骨灵城一别,已经数年不见了!”
阳绝面带笑意,说道:“当初,在下就觉得王爷绝非池中之物,潜龙军必将在天元大陆崭露头角,只是想不到,镇山王府的崛起……会来的如此之快!”
“怎么……你们玄天宗,竟然看得上本王的潜龙军?”
“王爷说笑了,潜龙军的战力,在下也亲身感受过,的确是出类拔萃,若是王爷能投效我玄天宗,相信师门长辈,一定会非常高兴。”
“这是想要拉拢本王!难道你不知道,本王与神夜宫的关系!”
“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息,神夜宫在天元大陆的势力,并不强,但是我玄天宗不一样……我玄天宗的穿界大阵,已经设置完毕,不需要多久,我玄天宗就会派遣大量高手在天元大陆设立宗派,到时候……恐怕神夜宫也保不住镇山王府!”
“你这是在威胁本王。”
“非也,在下只是好意提醒,再过不久,不论是天元大陆还是秘境,都将是我玄天宗的!!!”
“这话……你可有问过无极魔宗的意见!”
阳绝冷笑道:“一盘散沙的魔宗,我玄天宗又有何惧!”
“看样子……玄天宗是有大动作了!你来秘境,就是为了给玄天宗探路的吧。”
將 夜 小說
“这个……就不劳王爷费心了。”
“但是本王很想知道,不知道,你渡过了天劫,《荒芜真经》是否有所长进,本王很好奇!”
阳绝笑道:“今天遇到王爷,也只是碰巧,所以,在下不想和你战斗,毕竟,你我两人若是死战,你身边的人,恐怕都要受到牵连!”
阳绝看了一眼邀月几女,面色有些异色。
“好了,在下还有要事,告辞!”
说完,阳绝的身影,就消失在虚空之中。
牧尘并未追击。
阳绝离开之后,牧尘当即剧烈咳嗽,将体内淤血咳出。
邀月立即扶起牧尘道:“夫君,你怎么了!还好吗?”
“放心,死不了,只是咳出一些淤血而已,刚才真是好险,若是被九阳之力贯穿心脏,就算是我,恐怕也要重伤!”
凤舞面露警惕,道:“刚才……那个人是谁!他给我的危险感,竟然与少爷不相上下!实在太强大了。”
“从刚才他偷袭我的法力看,他也已经达到御魂境了,而且,比我的修为,还要高出一些。九阳神体,果然名不虚传,修炼速度实在匪夷所思,渡过天劫之后,他的九阳之力变得更加强大了,纯阳真火的威力,也一定变得更加强大!若是正面交手,恐怕,我和他也就伯仲之间。他的实力,应该比毒王,还要强大不少。”
齐川的万绝毒体虽然不比九阳神体弱,但齐川毕竟是个散修,身后没有足够多的资源支持。修炼速度自然有所不及。
而阳绝的背后,可是一个超级势力在支持,想要什么都能得到。
这几年,阳绝接连受挫,让他高傲的性子收敛不少,办事也变得严谨起来,并且,渡过天劫之后,阳绝立即闭关,潜心修炼,直到最近才出关。
如今的阳绝,已经不是几年前的阳绝了。
若是牧尘解开全部封印,或许能够稳稳胜过阳绝,但是现在这个状态,两人也就五五开。
想必,拥有了法力的阳绝,《荒芜经》将变得更加可怕,牧尘不得不防。

b5n9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神樹領主討論-第849章、容玉兒的選擇讀書-h08he

神樹領主
小說推薦神樹領主神树领主
看着被两个人追着打的牧尘,兰姨有些疑惑,这……可一点没有前辈高手的样子啊!
“是这几位前辈救了我们?”
容玉儿也是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邀月倒是闲着,走到两人身边,问道:“好点儿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我家夫君做的,很美味哦。”
递给两人两副碗筷,两人也没有见外,说了声‘多谢’。
佛跳墙的美味,立即征服了两人味蕾,充盈的灵气,也能加快伤势恢复。
如此美味,自然不能辜负。
看着自己曾经的模样,邀月心中有些笑意。
容玉儿似乎觉得自己吃相有些失礼,慌忙转移话题,道:“前辈,您可以收我为徒吗?”
这是容玉儿仔细思考之后的决定,容玉儿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她需要力量。
“为什么。”
“前辈,您与雷衍宗也有仇怨,是吗!雷衍宗也是玉儿的大仇,前辈若能收下玉儿,玉儿愿意付出一切,凡是前辈吩咐的,玉儿绝无怨言,就算让玉儿去死,玉儿都无怨无悔。”
从之前的谈话中,容玉儿知道,邀月与雷衍宗也有大仇,只要能报仇,让容玉儿做什么都可以。
仙羽 莫叶子
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宗门长辈,都因雷衍宗而死,这份仇恨,已经埋在容玉儿心中良久。
从容玉儿的眼神中,邀月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影子,当初,自己失去一切之时,眼神和她……是如此的相似,决绝中带着迷茫。
家人惨死,爱人背叛,所有的朋友,全部背弃自己……仿佛世间的黑暗,全部压在自己身上,那一刻,邀月根本找不到活下去的意义。
霜绛
她也曾经试过自我了断,但仇人不允许,那时的她,就连自尽都是奢望。
之后,邀月沦为傀儡,忍受着世间最残酷的折磨,当她从地狱爬出,心中只剩仇恨。
逍遥仙帝混都市
为了报仇,她不惜舍弃自己的一切,只为得到力量!
几十年间,邀月辗转多个势力,与无数卑劣之人合作,只为复仇。
曾经的惨痛经历,让邀月有些迷失,心中仇恨越演愈烈,那样的痛苦,或许只有邀月自己清楚
直到遇上牧尘,邀月才找到人生的意义。
曾经的她,早已对这个世界失望,甚至……不愿去相信任何人,与任何人合作,都只是利益驱使。
当然,当初选择牧尘也是因为利益,因为牧尘有能力帮她复仇,但是现在……邀月的想法改变了,或许,她已经找到活下去的动力,所以,她想要继续活着。
抚摸着容玉儿精致的小脸,邀月笑道:“不要随意舍弃自己,其实,你……值得更好,只因仇恨活着,太辛苦了。”
“前辈……玉儿不怕辛苦,只要能为父亲母亲报仇,能为玉清宫讨回公道,玉儿做什么都可以!”
“不要着急,你很幸运,能在一切刚开始的时候,遇到夫君!和我相比,你真的很幸运。”
“那前辈,愿意收下玉儿吗!”
“这可不是我能决定的,夫君说了,你们只有通过考验才行,现在……考验都还没开始。”
“前辈……您的实力,是不是比您的夫君更强啊!”
之前,邀月只用了两箭,不仅秒杀了云梦谷四长老,还能将北堂敖重伤,如此实力,在容玉儿的想象中,应该仅次于归仙境强者了吧。
“哦,你知道我的境界。”
奉天 承運
“不知道,不过北堂敖乃是整个青川界最强的人之一,前辈一箭就能将他射伤,怕是已经达到虚魂境巅峰了吧。”
“不是哦,我可是归仙境,虽然只是初入归仙。”
听闻此言,就连兰姨都是大惊。
归仙境,毫无疑问,是秘境中绝对的至强者,虽然归仙境之间,也有强弱之分,但对其他人而言,归仙境就是无敌的,没有哪个势力,愿意轻易得罪归仙境强者。
曾经,这是幻灵秘境的铁律。
对容玉儿来说,归仙境就是世间的最强者。
“你们不会以为,仅凭归仙境实力,就能撼动雷衍宗吧!”
无限恐怖之我欲成圣
容玉儿眼神充满激动,道:“请前辈收玉儿为徒!玉儿愿意终身侍奉。”
“我都说了,收不收你,夫君说了算,我答应你,没用。”
容玉儿想不明白,邀月一位归仙境强者,竟然如此顺从,让她有点不敢置信。
归仙境强者,不是应该非常孤高的嘛,邀月看上去,就是个小媳妇。
“前辈的夫君,就是那边这那位吗?”
“没错,另外两位,是夫君的贴身侍女,凤舞,虚魂境六重,年级最小的,是青莲,结丹后期。你们可以称呼我……月姐姐。”
“冒昧问一句,月姐姐你的夫君,是什么修为?”
“这个……不好说,但你们可以将夫君当做没有修为,因为夫君不会出手。”
“…………”
那边三个家伙,打累了,见这边三人聊得挺开心,也是走了过来。
“聊什么呢,看样子还挺开心。”
见牧尘过来,容玉儿与兰姨,当即跪下,道:“玉儿,恳请大人收留。”
“我不是说了,等你通过考验,再商议是否收下你,现在着急也没用。”
容玉儿拿出掌门玉符道:“大人,此玉符乃是我玉清宫的掌门玉符,当年,我父亲带着玉清宫大半宝物,逃离玉清宫,并在一处偏僻之地隐居,为了防止暴露身份,只能将所有与玉清宫有关的法器、功法,藏于地宫之中,这块玉符就是开启地宫的钥匙,玉儿愿意将地宫中的一切,献给大人,只求大人收留。”
当年,玉清宫虽然有不少人幸存,但对手实在太强大了,玉儿的父亲根本就没想过要报仇,而是选择了隐居。
为了避免身份暴露,所有与玉清宫有关的东西,他们是万万用不得的,因此,玉清宫的诸多宝物,都被留在了秘密地宫,掌门玉符就是开启地宫的钥匙。
“哦,你把这些都给我!这些东西,可是你们报仇的唯一希望了!若是没了地宫宝藏,恐怕……你们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去报仇,就是在做白日梦。”
“是的,玉儿只求大人能够收留我们。”
杨青莲笑道:“容姐姐,玉清宫的那些东西,少爷看不上的,你还是自己留着吧,若是你没能通过少爷的考验,还能为自己留条后路。”
“这…………”
容玉儿一时间有些呆滞,玉清宫,再怎么说也是曾今的一流势力,虽然当初灭宗之时,带出来的东西不多,但毫无疑问,每一样都是宗门至宝,即便是雷衍宗都想要得到,牧尘竟然看不上。
“大人,地宫之中……不仅有《玉清神诀》,还有其他利害的攻击术法,和神功要诀,就连极品先天灵器都有,甚至还有五级阵法的阵图!”
玉清宫的阵法造诣非常出名,特别是防御大阵,尤为利害,若非忌惮玉清宫的护宗大阵,雷衍宗也不需要花费那么多时间,来引发玉清宫内乱。
玉清宫的护宗大阵,名叫五绝灵界,乃是一种相当强大的五级阵法,阵法内可自行演化空间,防御力强悍无比,就是五六个神元境高手,也难以攻破。
若是雷衍宗当初选择强攻,玉清宫的护宗大阵,就够他们喝一壶。
若非雷衍宗安排了内奸,从阵法内部破解了阵法,雷衍宗想要毁灭玉清宫,怕也极难。
邀月:“玉清宫的五绝灵界!妾身也听说过,乃是十分强大的防御阵法,就连雷衍宗也很想得到,若是夫君能得到五绝灵界的阵图,或许,我们就有机会让此绝世大阵重现天下。”
“五级阵法而已,凭我们现在的力量,想要炼制并不难吧,难的……其实是收集阵法的材料。”
“那我们要去地宫吗?”
“去看看也好,天下阵法千千万,若能多收集一些高阶阵法,改善学习,也是极有好处的。”
现在秘境中常称的五级阵法,放在上古时期,最多只能达到四阶。随着上古阵图的大量遗失,现在的阵法造诣已经远不如上古时期,丹药也是如此,所以,现在说的等级,比起上古时期的同阶,都要弱一些,等级差距至少相差一个层次。
焚天谷作为上古时期的阵术大家,堪称集百家之长,别说四阶五阶,就连八阶阵图都有,奈何八阶阵法的炼制材料,实在太苛刻了,而且深奥难懂,这天下根本没几个人能炼成,至于九阶阵法,巅峰时期的焚天谷,也就只能弄出一半儿!
说实话,五绝灵界在上古时期,最多就是四阶阵法水准,牧尘手上有不少与之功能相似的强力结界,只是苦于没有相应的材料,无法炼制,四阶阵图,对牧尘的吸引力,其实并不大。
但是,抱着学习的态度,牧尘还是决定去看看。
成功吸引到牧尘,容玉儿当即欣喜道:“大人,玉清地宫……就在清水村的后山之中,只要有掌门玉符,现在就可以开启,不如,我们明日就启程回清水村,开启地宫。”
“可以啊,那就去清水村看看。”

g1vnd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神樹領主 線上看-第848章、救人看書-0cysa

神樹領主
小說推薦神樹領主神树领主
容玉儿明白,若是自己不答应,等待自己的,就是可怕的酷刑。
但是,北堂敖这样的卑鄙小人,根本不值得信任,只要自己将一切说出来,他为了灭口,一定不会放过 自己,既然早晚都是一死,不如死在这里。
容玉儿和兰姨眼神对视,眼神中流露出决绝。
冰尊觉醒
只见容玉儿拿出长剑,对着自己心脏猛刺,道:“玉清宫的秘密,只有我一人知道,我死后,这个秘密就无人知晓了……”
北堂敖其实早就防着了,自己一个虚魂境七重高手,若是让一个筑基期修士 在自己面前自杀成功,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还没等容玉儿长剑刺穿自己,手中长剑就已经断裂,并且,一旁的兰姨也被北堂敖一脚踢飞,伤上加伤,兰姨直接晕了过去。
容玉儿两人实力,与北堂敖差距太大,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单手扣住容玉儿的脖颈,北堂敖冷笑道:”想要自尽!实在太天真了,在我面前,你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既然你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不讲仁义。“
”你……还有什么仁义可言,先是用卑鄙手段,害我族人,又用毒计骗取我的功法,现在……还敢说仁义二字!“
”你说得对,在这个世界本就没有仁义,只有实力!!看你模样,倒是长得不错,比起谷里那位,可要漂亮多了!放心,我一定会怜香惜玉的!哈哈哈……“
”卑鄙……你杀了我吧……“
就在此时,身后的黑暗处,突然射来两道强力箭羽。
其中一箭,直接贯穿了四长老的心脏,一箭毙命。
另一箭,威力虽然绝顶,但北堂敖也非凡俗,提前感知到箭羽位置,扔掉容玉儿的同时,转身格挡,艰难避开要害,但箭羽之上,携带强大的真元,北堂敖不敌,被射穿了肩膀。
”咦!“一声好听的女声传来。
紧接着,邀月从黑暗中走出,身穿一身黑色长裙,头戴轻纱,气质妩媚,魅惑中带着一缕杀意,真是别具诱惑。
“竟然挡住了!”
邀月有些吃惊,想不到北堂敖实力不强,感知能力倒是不错。
牧尘也从黑暗中走出,紧接着,就是凤舞和杨青莲。
”月儿,你的箭术还有待提高啊。“
邀月研习箭术的时日尚短,技巧上自然有些不足,若是燕回出手,恐怕北堂敖必死。
北堂敖摁住伤口,看着眼前三女一男道:”你……你们是什么人!“
凤舞:”少说废话,先想办法活下来,再说吧。”
凤舞也是干脆,立即鼓动真元,全身燃起古凤真火,朝着北堂敖袭来。
凤舞现在的境界,比北堂敖低一点,只有虚魂境六重,修为达到虚魂境后,想要快速增长修为,也是不太容易。
不过,现在的凤舞,已经觉醒了灵魂之火,并且与自身的古凤真火完美相容,实力……怕是增长了两倍有余,现在的凤舞,即便面对归仙境高手都能抵挡一二。
北堂敖本就已经受伤,匆忙之间,对上凤舞的古凤真火,如何能够抵挡,当即被凤舞掌力击退,伤了几根经脉。
并且古风真火,还在灼烧北堂敖的灵魂。
“啊…………这是什么火焰1!!”
北堂敖倒也干脆,顶着灵魂剧痛,掏出数张符咒,一起朝着凤舞扔去,凤舞被符咒挡住去路,北堂敖头也不回的遁走。
凤舞本想继续追击,但是却被邀月拦下,道 :“小舞,不用追了。”
“需要放他一条生路吗?”
“先留着吧,不着急杀。”
潇窈剑
杨青莲此时已经将容玉儿扶起,道:“这位姐姐,你还好吧。”
见到杨青莲温婉的眼神,容玉儿有些呆滞,随后说到:“你……你们是谁?为何,会来这里。”
“哦……我家少爷发现这里有个结界,而且是人为设立的结界,好奇过来看看,破开结界后,就发现姐姐你有危险,月姐姐就出手了。”
“你们为什么要救我?”
杨青莲这时候从储物戒指内将《玉清神诀》取出,递给容玉儿道:“这是姐姐你的吧,小妹碰巧得到,还修炼了此功法,少爷说,这算是恩情,所以,让月姐姐出手帮忙,现在,我把功法还给姐姐。”
“《玉清神诀》!!怎么会在你们手上!”
“我们路上,遇到了云梦谷和离火剑派的人,在抢夺灵药,顺手杀了云梦谷三长老,这些都是从云梦谷三长老身上找到的。”
“什么!你们杀了云梦谷三长老,这么说,北堂敖没有得到《玉清神诀》……那我玉清宫的玉符,也在你们身上!能否……将玉符还给我!”
说出此话,容玉儿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杨青莲不仅救了自己,还把《玉清神诀》还给自己,现在,自己竟然还要她们把另外一件宝物归还,说实话,容玉儿自己都有些脸红。
不过,容玉儿万万没有想到,杨青莲真的把玉符拿了出来,道:“姐姐说得,是这块玉符吗?一开始,我就觉得这块玉符不一般,少爷还说 ,就是一块普通仙翠灵石,还说让我留着玩儿,看吧……这是块好东西!”说着,还回头看了一眼牧尘,表示自己才是对的。
“切,这么小块的仙翠灵石,有什么好得意的,等我回去,本少爷立马弄一张仙翠灵石的床。”
“给,还给姐姐,想必,这东西对姐姐来说很重要。”
看着容玉儿受伤的样子,杨青莲还拿出一整瓶三品丹药复春丹,都是品质上等的丹药,足有十几颗。
“姐姐,这些是三品丹药复春丹,也送给你了,算是谢谢姐姐的功法。“
牧尘有些不耐,道:”行了,东西都还回去了,我们走吧。“
杨青莲挥挥手,笑道:”姐姐,那我们先走了,姐姐再见。“
看着牧尘四人远去的背影,容玉儿大喊道:”等……等等。“
牧尘转身,问道:”还有什么事儿……难道还有什么要求?若是有的话,可以尽管提,能答应的,本少爷尽力而为。“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帮我,还给了我……这么多!”
“emm……你可以理解为……我欠你一个人情,若是可以,我希望还了这个人情。”
“人情?……为何……你我应该不曾见过。”
“我欠的,是玉清宫的人情,而你是玉清宫的少主,所以,我允许你,对我提一个要求,可以是圣阶功法,也可以是四品仙丹,亦或是为你杀一个人……等等,只要你有所求,我都尽力而为。”
容玉儿眼神冷冽,道:“那我要你杀了雷衍宗宗主,可以吗?”
容玉儿以为牧尘会拒绝,但是牧尘却答应了。
“可以,我自己本来也要杀了他,若是你的愿望也是这个,并不冲突。”
“什么!你……你要杀雷衍宗宗主!你听清楚,我说的,是雷……衍……宗 !”
“放心,我还没聋,也知道雷衍宗在秘境的地位。”
容玉儿久久不语,眼神从震惊到平静,又变得决绝道:“若是可以,我希望亲手杀了他。”
当我决定不爱你 水袖
鬼门密码
还没轮到牧尘拒绝,邀月最先不满道:“不行,雷霄的命……是我的,我可以允许你在一旁观看,但是杀他的人,只能是我,夫君先答应我的!”
容玉儿颤抖着起身,走到牧尘面前,道 :“大人,小人容玉儿,玉清宫少宫主,恳请大人收留,玉儿希望变得强大,无比的强大,强大到可以保护自己的亲人。”
牧尘笑道:“决定了!”
“是 ,恳请大人收留!”
“想让本少爷收留,可不是凭你一句话就能做到的,你必须通过考验。”
“什么考验!请大人示下。”
“不着急,先养好伤,然后和你的同伴商量一下,本少爷虽然欠你人情,但并不意味着你可以成为本少爷的部下,本少爷可以给你梦寐以求之物,但却没义务让你跟着我。想要成为本少爷的人,可不容易。”
“玉儿不怕,希望大人成全。”
“好了,先养好伤,这件事,以后再说。”
当兰姨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还在山洞,之前发生的一切,难道是梦?
就在此时,容玉儿惊喜道:“兰姨,你醒了!”
“少主,我们这是怎么了……刚才,云梦谷谷主来了吗?”
“来了,只是我们被人救了。”
“啊……云梦谷谷主,可是青川镇的最强者,竟然还有人能从他手上救下我们!是哪位前辈?”
“她们就在外面。”
“什么,那我们赶紧去叩谢救命之恩。”
容玉儿扶着兰姨走出洞外,只见牧尘抱着邀月,一脸享受的在那儿吃鱼!
没错,一大锅用海鲜烹饪的佛跳墙!香气扑鼻,鲜美异常!
一边享受着美人服侍,一边对另外两只单身狗发动暴击伤害,看的杨青莲和凤舞,异常无奈。
“少爷,这里还有别人,能不能收敛一点!”凤舞不满。
“怎么的!羡慕……嫉妒……恨!哈哈哈……本少爷就是喜欢看你们不爽,还拿我没办法的样子!哇哈哈哈……”
嚣张的言语,激得凤舞和杨青莲直接暴起,对着牧尘就是一通乱打。
“啊……真打啊……我告诉你们,你们这是以下犯上……小心本少爷惩罚你们……别打脸!”
豪门热婚
和牧尘相处久了,凤舞和杨青莲早就被牧尘带跑偏了,性子也直爽了不少。